骨灰(1/2)

    骨灰

    玉龙山庄。

    叶霜岚正在专心地理事务,倏然,有人敲响了书房的门。

    她将手中的信件放在一边,问:什么事?

    人向她行了个礼,恭敬地说:庄主,山庄外有个剑客想要求见您,说有一献上。

    叶霜岚挑了挑眉,玉龙山庄地北境,山庄坐落在云的乌鳞峰峰,正值隆冬时节,山峰上弯曲陡峭的台阶覆盖着一层冰,极难行走,很少有人选在冬季上门拜访。

    她漫不经心地问:那剑客姓甚名谁,师从何人?

    不料,人听了她的问话,了为难的表:庄主,他不肯说。

    这人怎么这般不懂规矩?不递拜帖也就算了,连姓名和门派也要遮遮掩掩?叶霜岚挥了挥手,没好气地说:让他

    人得到她的命令,迅速地退了书房。

    叶霜岚又拿起刚才放的信件继续阅读,她越看眉皱得越,看到末尾竟怒得将信纸一把撕碎。

    她的贴侍女冬青见她面疲态,一边熟练地为她压起太,一边用轻柔的语气问:庄主,这封信到底有什么古怪,竟把您气成这样?

    也没什么,也就是武林盟主、教那破事。叶霜岚喝了一凉茶,勉了一火气。

    教位于西南边境,想要到达那里需要穿过层层密林,忍受毒瘴和各蚊虫。教中人修炼邪功,大多将正人士视为炉鼎,大肆采补,修炼速度远远快于普通人。因此,正试图剿灭教的几次行动,无一不是以失败告终。

    正各门派预计在明年举办的武林大会上推选一位武林盟主,带着大家讨伐教。叶霜岚刚刚看过的信便是来自于华山派掌门李玄,他在信中极力劝说她去参选武林盟主,以她先父在天之灵。

    六年前,由于父亲离世,玉龙山庄渐渐衰落,想要振兴山庄的叶霜岚毅然参与了对教的讨伐,结果年仅十四岁的她险些因此丧命,从那以后,她就对这事敬谢不了。

    至于她父亲,虽然他是丧命于讨伐教一途,但是他是因为毒瘴而送命的,叶霜岚实在是无法把账算在教的上。

    她地怀疑李玄提起她父亲的事是想嘲笑她父亲死得窝

    她烦得不行,偏偏这时又有人向她禀报山庄外的剑客的动向。

    那剑客招式古怪,手狠辣,打伤几个护院之后,就找了个角落坐了。我们好声好气地请这尊大佛离开,他却说:见到你们庄主,我自会离开。

    叶霜岚嗤笑一声:他想在外面冻着,就随他去。我看他能持几天。

    她堂堂一庄之主,坐拥万贯家财,什么财宝没见过?若是那个剑客觉得故玄虚就能勾起她的好奇心,那他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吧。

    之后的两天,她听人汇报那个剑客饿了就咬几冻得发饼,渴了就捧起一把积雪送中,以天为被,以地为席,是在冰天雪地中了过来。

    叶霜岚虽然对这剑客颇有些不满,但也不禁对他生几分敬佩之心。虽说习武之人比普通人质好上许多,可也不是铁打的,在这极度寒冷的天气,若不是心极为刚,在室外待上几个时辰就已经叫苦不迭了。

    叶霜岚对这个剑客生了一丝兴趣,她暗自决定,要是他能扛到第三天,就将他请山庄中。

    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她得以一睹剑客的真容。

    人将剑客带到书房后,便告退了。

    叶霜岚惊讶地发现这名剑客瞧着年岁不大,大概只有十七八岁的样,他束着尾,发间还夹杂着几枚细小的雪,他的脸庞因为刺骨的寒风冻得有些发红,底也有些青黑,却无损他英俊的相貌。

    他一黑衣,左边腰侧佩着一把造型古朴的剑,他的左手自然地垂在腰侧,右手则拿着一个布包。

    叶霜岚猜测那个布包里面大概就是他要献上的宝了,她目光灼地朝它看去,这剑客行为透着古怪,任她见多识广,也不免被他吊足了胃

    冷不防,她察觉到剑客正用探究的目光打量着她,她不悦地与他四目相对,摆了上位者的气场,说:说起来,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呢。

    剑客毫无畏惧地回视,不卑不亢地说:在无父无母,自然也无名无姓。

    说完,他将手中的布包递给叶霜岚,她伸手接过,心中充满了期待,她现在的心与在现代时候拆快递的觉无异。

    布包之中是一个木质的盒,盒盖上刻着一个女的背影,雕工细致,发丝随风舞动,分明,女手持一鞭,似是在与敌人对峙。

    是巧合吗?叶霜岚觉得这好像和她的武得一模一样。

    她将这个念抛在一边,又端详起盒纹,与盒盖不同,雕刻的纹路看起来潦草无比,线条浅不一。如果说,盒盖的刀工像是自名家之手,盒的则像是稚童信手划的,盒上还隐隐有暗红的血迹,让叶霜岚的心浮现不祥的预

    什么宝会放在这中?她带着的好奇,打开了盒盖。

    待她看清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后,她早已怒不可遏,恨不得将盒摔在剑客上,她了几次,才恢复了平静。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