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an搞的xia场(1/1)

    搞的

    翌日。

    听到人告知苏景若有事要找弟俩商谈,叶霜岚尽力镇定心神,面不改地说随后便到。

    以防万一,她把歌藏在了自己上,若是况不对,她只能选择立即逃跑,回到房间取骨灰盒只会延误时机。

    之后,她把解药给了怀昱,毕竟他力被封,打起架来只会碍手碍脚。

    怀昱用骨节分明的手指着那粒药,没有立刻吃。他挑了挑眉,,这样好吗?若我服解药,你就再无法钳制我了,我很可能会一走了之的。

    总不能让你死了吧。叶霜岚没好气地说。

    明明之前还打算死我,怀昱绽开了灿烂的笑容,难是因为我们有了肌肤之亲,所以对我

    不经意间,他的视线扫过了叶霜岚的腰肢,顿时瞪大了双眸,不可置信地说:的腰怎么突然变了?该不会是怀

    叶霜岚捂住了他的嘴,不快地说:你这人有没有常识?怀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变胖。赶把解药吃了,和我一起去见苏景若。

    二人想到苏景若凶神恶煞的另一面,心中难免有些忐忑。怀昱见叶霜岚双眉颦蹙,便神,为她讲了几件他目睹的趣事。

    看到叶霜岚愁眉舒展,面上有了笑意,怀昱牵起她的手指,微微一笑,放心,我是不会让危险中的。

    叶霜岚给了他一个脑瓜崩儿,不屑地说:你不拖我后就不错了。

    好,厉害。那一会儿可要保护我。怀昱搂住叶霜岚的胳膊,戏谑

    听着二人调打趣,歌心中五味杂陈。他瞧着那人稚气未脱,应是年岁尚小,叶霜岚宁可找这么一个人,也不考虑他

    他日日受着难以启齿的望折磨,她却对此一无所知。思及此,歌只觉得苦闷至极。他之前曾无数次设想过若是叶霜岚得知是他救了自己的命,会不会因他的满腔意而动。可她的表现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他,她对此毫不在意。

    歌悲从中来,心中大怮,他浑剧痛无比,他知自己的魂魄怕是要散了,却无计可施,只好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警告!警告!歌即将死亡!若歌死亡,任务则会失败。】

    听到系统的提示,叶霜岚如遭雷击,她想不明白歌明明好好地待在她上,怎么突然要死了?

    她连忙问系统这是怎么回事,系统并未解释缘由,只是告诉了她应该如何

    叶霜岚照系统的指示,借故寻了个角落,她咬破手指,将的血涂到了歌的上。

    他不想要血歌本想拒绝,可他的却极不争气地裹住了血的手指,起来。

    叶霜岚觉到一酥麻顺着指尖传到了自己的私,使她几乎站立不稳。等到歌不肯再喝,她垂眸注视着那手指,只见手指完好无损,若不是她中还残余着血腥味,她真会以为刚才的事不过是一场梦。

    她系好腰带,脚步虚浮地走到了怀昱侧。

    ,怎么了?怀昱看她面红,关切地问。

    叶霜岚摇了摇,走吧。

    二人走到苏景若的房中时,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她正用鞭打着赵轩的

    见弟俩呆若木,苏景若把鞭随手一抛,挤一丝不自然的笑容,寒暄:路姑娘,你们昨夜休息得如何?

    叶霜岚瞥了一赵轩伤痕累累的脊背,笑两声,还好,多谢苏小关心。

    她环顾四周,见房中只有苏景若主仆二人,周围也没有其他人的气息,暗自松了气。

    她考虑到苏景若可能会将她和怀昱逐苏府,便打算劫苏景烨府,等到攻略成功,再来此地偷。可现在看来,苏景若并无此意。

    请坐。苏景若对弟俩的笑容。随后,她狠狠地朝着赵轩踢了一脚,斥骂:没力见的狗东西,还不赶为客人斟茶?

    前这一幕使叶霜岚嘴角,她本以为苏景若是位温柔的名门淑女,没想到她居然如此暴力。

    她看着端坐在椅上的苏景若,犹疑:苏小,你叫我们过来,就是为了让我们看你鞭打侍从?

    苏景若呷了茶,幽幽叹:我自幼被父亲教诲,要举止优雅,为人大度,这样才好找到如意郎君。可我格暴戾乖张,虽然勉父亲要求伪装成了大家闺秀,但始终觉得压抑。

    听到这番肺腑之言,叶霜岚想到她爹也是想安排她嫁人,顿时生同病相怜之。她微微颔首,附和:苏小过得真是不容易。

    苏景若掩住里的光,继续说:幸好我偶然看到赵轩自残,据此得知他有受癖好,便让他跟在自己边,偷着和他些双方都愉快的事。

    闻言,叶霜岚疑窦顿生,她和苏景若不过是萍相逢,她为何要告诉自己这些私密事?她和局促不安的怀昱对视一,便了离开这里的打算,她站直定地说:苏小,我认为这些话不必说给我们听,我们不会多闲事的。

    苏景若掩轻笑,路姑娘,我瞧你的样也是个暴躁的,难你就不想了解一事吗?

    倏然,叶霜岚想到自己未来的攻略对象也有可能是赵轩这狂,便坐回了原。她羞赧地说:苏小说得对,我确实想试试。

    怀昱轻咳一声,压低了声音说:,我可不想跟你玩这一。他见叶霜岚不为所动,便鼓起脸颊说:你自己听吧,我去外面等你。

    看到碍事的人离开了房间,苏景若很是满意,她对赵轩暗暗使了个,便讲起了玩法。

    叶霜岚屏住呼,认真学习着针刺、绳缚、滴蜡、鞭打刺激的手段。她一边听着苏景若的讲解,一边叹着样繁多。

    她听着听着,渐渐觉得燥起来,她认为这是她浮想联翩的缘故,便没有放在心上。

    苏景若发现面前女正动作很轻地着双,心知鱼已上钩,便诱惑:路姑娘,要不要动手试一试?

    怎么试?叶霜岚好奇地问。

    话音刚落,上的赵轩就举着鞭,膝行而前。他跪在叶霜岚的脚边,恭恭敬敬地说:路姑娘可以拿我试。

    不知所措的叶霜岚抬起,用神询问苏景若。看到苏景若,她拿起鞭,站直,准备挥一鞭。

    等。苏景若快步朝叶霜岚走去,从后摆起她的胳膊,不是告诉你了吗?鞭要这么挥才省力。

    挥鞭的事就不用她教了叶霜岚自信的笑容,苏小,放心吧。我不是没过人。

    叶霜岚控制着力,在赵轩的后背上又添了两的鞭痕。

    她转问苏景若她得怎么样,可后的女却趁她不备,骤然褪了她的亵。随后,她觉到有一个圆圆的漉漉的的甬

    苏小,你!叶霜岚正动手,便毫无预兆地开始震动,传来了令她脚发烈快,使她难以提起力。

    苏景若慢条斯理地为她提上了,笑着说:路姑娘,我送你一个好东西。这事名叫缅铃,最适合你这饥渴难耐的女使用。她从叶霜岚颤抖的手指中取回了鞭,路姑娘也该学学客的礼仪了。在别人家里搞也就罢了,竟然还跑到外偷看活?这次算是给你一个教训。

    叶霜岚自知理亏,不不愿地说:苏小,昨日是我不对。说完,她扶着墙,步履蹒跚地走了屋

    等她离开后,苏景若用脚抬起赵轩的,冷冷地说:贱的东西,那女人的鞭用得怎么样?

    赵轩不假思索地说:力控制得极好,应该是行家。

    我看她挥鞭的姿势,像是个使惯鞭的人。苏景若冷哼一声,这女人还说她不懂武功。我看她的份和脸八成都是假的。

    赵轩着脸问:要不要属去杀了他们?

    苏景若思忖了片刻,缓缓说:江湖上也没有太多用鞭的女,至于敢苏家霉的,更是少之又少。我倒要看看她来苏府有何图谋。

    赵轩见她主意已定,便不再多言。之后,他匍匐在苏景若脚边,恳求:属求小为我清洗

    苏景若一脚踩在他的伤上,不悦地说:一条狗还敢提要求?

    赵轩哀求只要小的痕迹。

    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贱的人?苏景若一边说着,一边举起茶壶,将的茶全浇在了赵轩的上。

    忍受着难以忍耐的疼痛,赵轩的嘴角却浮现了幸福的笑容。他激涕零地说:谢谢小重新变得净。

    啧,你又了?苏景若用力踩着赵轩的脑袋,鄙夷地说:我也该好好惩罚一你这条贱狗了。

    苏景若勾起角。今天还真是有趣的一天,希望之后的几天也是同样的有趣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