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liu涌动(1/1)

    暗涌动

    待到怀昱悠悠转醒之际,他惊异地发现他居然衣衫不整地躺在自己的床上。想到叶霜岚,他立即翻床,穿好衣,快步走向她的住

    他见门窗都已闩好,便急切地拍打起闭的房门,呼喊

    坐在浴桶中的叶霜岚没好气地说:你叫魂呢?

    怀昱听她这句话语气如常,想必是药已解,便转了转眸,试探,我上挨了一后,迷迷糊糊中听到有女声,该不会?

    叶霜岚自然不会将真相和盘托,她思忖片刻,信雌黄:我用心打碎了缅铃,然后趁着你昏迷,把你给就这样。

    闻言,怀昱白皙的面庞瞬间灿若晚霞,想到他得以引人遐思的销魂,一时欣喜异常,就连他后脑无故遭了痛击这件事也抛在了脑后。他还想细问,叶霜岚却已是失了耐,语气甚差地他离去了。

    叶霜岚把趴在她歌用力揪,命令:给我背。

    看着浮在面上的歌,叶霜岚双眉颦蹙,若有所思。这东西实在是不堪目,她竟是和这奇形怪状的生发生了关系

    思及此,她艴然不悦地说:次不许这样了。

    听到这句话,歌伸向澡豆的手一顿,原本喜悦的心迅速消散。乔卿熙偷梁换替了他的份,还趁着她昏迷,对她亵之事,她却愿意与他日日云雨刚刚那小油嘴,举止轻佻,他们相识不过几日,她却愿与他颠鸾倒凤

    难,只有他不可以吗?他越想,心中越苦涩。

    叶霜岚对歌的心思一无所知,她仰望着朱红房梁,思绪飘飞。她先是想到古人多在房梁上藏,又想到许多人曾在房梁上悬挂白绫,借以自缢恍惚之间,她隐隐约约看到房梁上似乎闪过一片暗影。

    歌!她连忙呼唤他。

    听她语气中的恐惧,歌登时撇那堆五颜六的澡豆,猛然中,游到惊慌失措的叶霜岚边。

    叶霜岚一把抓住歌的,指着房梁问:歌,上面是不是有不净的东西?

    氤氲的气中,女白皙而又错着伤疤的微微颤抖,那双澄澈的明眸波浮动,盈满了歌的丑陋姿态。

    而此时的歌却顾不得羞耻,这些日里她从未正瞧过他,而此刻的她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他受若惊,便转哀为喜,绪变得昂。

    他顺着叶霜岚的指尖看去,几只鼠类的残魂正依着生前的习惯在房梁上寻找。他心念一动,在叶霜岚的手掌上写有鬼。

    若他实话实说,叶霜岚又会恢复那不冷不的态度,对他不屑一顾。他不要那样。

    得知这间屋有鬼,叶霜岚大惊失,草草撩了几,便急匆匆地跨了浴桶。

    这时,她后腰上那朵摄人心魄的罂粟歌的帘。他知,这八成是自乔卿熙的手笔。那龌龊的贱人真是魂不散,无法在叶霜岚边,就要在她上画一朵

    叶霜岚神,叫人抬走了浴桶。随后,她搂着歌钻了被中。

    歌见她瑟瑟发抖,便在她手心上写别怕,我保护你。

    她怎么可能不害怕?叶霜岚鲁地歌的,不快地说:鬼魂没有实,你能有什么办法?

    你把我的碎,让我也变成鬼魂,便可以了。歌一笔一划地写

    叶霜岚怔愣了半晌,这才意识到歌愿意为她付到什么地步。她叹了气,那你可要保护好我啊。要是你保护得好,让你,让你别的事也不是不可以。

    左右她也有生理需要,虽然歌这个样丑了,但是拿他当用用,也不是不行。

    歌大喜过望,心中顿时烘烘的。他轻轻地蹭了蹭叶霜岚的手指,试图把他雀跃的心传递给她。

    叶霜岚轻哼一声,任由亲昵的动作,没有叫停他的行为。

    一时间,静谧的房中弥漫着温馨的气氛。在跃动的烛火映照,面容平静的女温柔地抚摸着外表奇异的生,在诡异之余又显得无比和谐。

    渐渐地,叶霜岚平复了心,不再恐惧的她收好了那枚折磨自己很久的缅铃,便熄了灯,回到床上与歌躺在一起。

    在一片漆黑中,响起了女均匀的呼声。歌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壮着胆偷偷碰了碰叶霜岚柔的嘴,权当亲吻。

    这,他和偷窥她胴的乔卿熙也没什么不同了。可他如果不主动些,怕是这辈都不会有和叶霜岚肌肤之亲的机会,所以他不后悔。

    想到这里,歌便安心地躺在叶霜岚的枕上,陷了沉睡。

    另一边。

    临睡前,心神摇的怀昱终于回想起自己曾被一个东西击中了后脑,他怎么也想不通叶霜岚为何要偷袭自己。之后,他又发现了她说辞中的诸多破绽。她火焚,想必是难以提起力的,又谈何如此准地控制力打碎缅铃?还有,若是用了他的,为何不把他留在房中,而是送回这间房?

    疑问困扰着他,使他难以眠。最后,他决定找叶霜岚问个明白。

    然而,他透过窗纸,发现她的房间昏暗无光,显然是早已睡。他遗憾地回到了自己的房中,继续冥思苦想,思索她为何要编造谎言。

    他考虑再三,暗自决心再想办法哄着她与自己睡一次。既然她谎称二人已有了夫妻之实,那么再来一次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

    另一边。

    苏景若听了暗卫的汇报,陷了沉思。

    一旁的赵轩瞥了一苏景若的神,替她问:你是说那个路仪不但会武功,而且轻功不错?

    暗卫

    奇怪赵轩眉锁,之前我试探过他,发现他没有

    算了。苏景若屏退了暗卫,面无表地说:静观其变吧。

    她有预,苏府即将上演一场彩的好戏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