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窦初开(1/1)

    窦初开

    苏景烨以一个不太舒服的姿势窝在叶霜岚的怀中,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姣好面容,莫名有些不自在。

    他扯了扯叶霜岚颈侧的青丝,撅着嘴说:女鬼,你这么抱着我,教别人看见算什么样

    叶霜岚冷哼一声,将苏景烨当作一袋大米,扛在了肩上。她无视他的哭闹,加快了步伐。

    等到二人来到圃,苏景烨又成了一个泪人儿,他噎噎地说:女鬼,你怎么总是欺负我?真是太坏了。

    闻言,叶霜岚把他往地上一丢,径自寻了个,安闲自在地翘起了二郎

    她见苏景烨正怒视着自己,便朝他上掷了一片落叶,使他束起的黑发中多了一绿。她打了个哈欠,没好气地说:还不赶看看你的宝贝?一会儿苏景若可就来了。

    苏景烨面一僵,忙不迭地跑到一簇簇颜艳丽的朵旁,认认真真地理起丛旁的杂草。

    叶霜岚瞥了一忙前忙后的苏景烨,又打了个哈欠。她昨日纵过度,虽然休息了一晚上,却还觉得有些乏累。

    她忖度苏景烨多日未来圃,一时半会怕是忙不完,索阖上了双目,了梦乡。

    过了许久,苏景烨的汗珠,缓步走到了叶霜岚所在的梨树

    他本想唤醒她,然而前的女恬静的睡容令他改变了主意。她白衣胜雪,冰肌玉骨,在徐徐飘落的莹白梨的映衬,确实像位清丽秀雅的中仙

    鬼使神差地,他向着她白皙的脸颊伸了手指,想要摸一摸她柔的香腮。

    察觉到别人的气息,叶霜岚立刻睁开了睛,只见苏景烨正皱着眉向她伸手臂,像是要把她掐死。她愤怒地说:你这人比我还坏,我不过是折了你几枝,你就要掐死我?

    我才没有!苏景烨瞪大了双眸,连忙反驳。可要让他说本意,他又不怎么好意思,只得转移了话题:女鬼,只要你不祸害我的,我愿意与你朋友。

    见面前的苏景烨态度十分真诚,叶霜岚挑了挑眉,将十的手指伸到他,笑着说:我才不会祸害你的。其实呢,我也是个之人,不然也不会在指甲上画这么多

    是吗?苏景烨半信半疑,他指着她指上的纹问:那你说,这是什么

    叶霜岚垂眸一看,洁白柔朵在她指甲上微微绽开,苞待放。

    她左思右想,也猜不这是什么。她看到苏景烨眸中的嘲笑,犹疑:是茉莉吧?

    错了,这是栀。苏景烨撇撇嘴,不屑地说。

    叶霜岚给乔卿熙记了一笔,决定回山庄之后好好修理他。她嘴:我只是看走了

    接来,苏景烨便又拿她指甲上的,考了她几题。尽叶霜岚绞尽脑,但由于她对兴致缺缺,一也没答来。

    苏景烨原本想要嘲讽她一番,但看着她那副垂丧气的模样,他又稍微有她。于是,他耐着,向她介绍起了各常见的朵。

    见此时的苏景烨神采奕奕,兴致昂,不像是痴傻的病人,叶霜岚受到染,便凝神细听他所说的话。

    苏景烨一边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多年的养心得,一边注意着叶霜岚的表现。见她听得仔细,不像初见那日那样敷衍,他心中暗喜。

    苏府的人虽然面上将他视为主,可他们心里的鄙夷却在他们的言行和目光中暴无遗。而他的幼妹苏景若则是毫不掩饰对他的厌恶,从不正瞧他。

    可这个女虽然与他素昧平生,却肯给他这人难得的尊重思及此,苏景烨坐得离她近了些,语气也柔和许多。

    倏然,一阵他从未闻过的香被轻风送了他的鼻端,他忍不住凑近了香气的来源细细嗅闻。

    不知所措的叶霜岚轻轻地推了推苏景烨的脑袋,她顾忌这人是自己的攻略对象,担心她一掌把他打死,所以才没有动武。

    可不想,苏景烨竟是变本加厉,他用力压着叶霜岚不停挣动的躯,将直的鼻梁凑在叶霜岚的衣襟拱来拱去,大有褪她衣的趋势。

    女鬼,你别动,让我好好闻闻他把叶霜岚的躯箍在怀中,用手指挑开了她的领

    你!叶霜岚忍无可忍,终于给了他一拳。

    苏景烨如梦初醒,连忙拢上了她的衣领。羞赧至极的他立刻站直了,红着脸说:女鬼,我我我们回去吧。

    叶霜岚叹了气,决定不与傻计较。之后,她将苏景烨扛回了他的住,换回了早已等得不耐烦的怀昱。

    ,我看那傻像是思了,你们该不会在丛中戏耍了一番吧?怀昱酸溜溜地说。

    叶霜岚移开目光,心虚地说:我和傻可玩不到一块去。

    回想起苏景烨黝黑的脸庞上泛起的红,怀昱冷笑一声,和那傻待久了,便觉得我和那傻一样好糊了?他剜了一不虞的叶霜岚,冷冷地说:既然不肯说实话,我就去问那个傻吧。

    等。叶霜岚一把扯住他的袖,对怀昱说了他们今日所的事,至于苏景烨搂着她的事,自然是略过不提。

    哼,总有一天,我要把瞒着我的事全都清楚。说完,怀昱便拂袖离去了。

    心俱疲的叶霜岚一边吁短叹,一边推开了她的房门。

    前的一幕使她目瞪呆,床榻上的床单居然被撕成了碎布条。惊疑未定的她快步走到了床边,从那堆布料中揪了闹歌。

    闻到女上陌生的气息,歌顿时火冒三丈。他昨日明明喂饱了她,她却不知餍足,仍要去打野

    他猛地挣脱了她的桎梏,从床角翻了缅铃,将它递给了她。

    昨日她去了三次,今日便让她去个六次吧。

    另一边。

    我想不明白,那傻哪里能引起路佳的兴趣。

    听完暗卫的汇报,苏景若双眉蹙,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我明日便给她和这傻创造机会,争取早日甩脱这个累赘。苏景若角勾起。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