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死之后,被丈夫抓住了(1/1)

    社死之后,被丈夫抓住了

    了船后,叶霜岚一行人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缓缓踏了川城中央地区。

    只见一排排五颜六灯悬挂在上方,明亮如昼,一时间竟分不清灯和星辰哪个更璀璨夺目。

    一对对投意合的男女手拿灯,有说有笑,漫步在川城街

    叶霜岚注意到他们的手腕上皆是系着一白绸,这白绸约半米,像一无法斩断的纽带,将这对心心相印的侣连在一起。

    她好奇地问:今日是什么日,为何会办灯会?还有,这些人为何要将手腕系在一起?

    怀昱轻摇折扇,把一个凄的传说娓娓来。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对痴的男女受到家的阻碍而不能结合,他们为了能永不分离,便决定在午夜时分一齐投湖。为使尸不被冲开,他们在手腕绑上了白绢,相拥着投了不渝湖。也许是他们的动了上天,不渝湖中兀然现了一座形似泪珠的小岛。为了纪念这对命途多舛的恋人,川城将每年的这个时候定为祈求姻缘的节日,侣们也会在腕间系上白绸,以求得到祖先的祝福。

    叶霜岚正听得津津有味,脑海中就突兀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才不是这样】

    她想问个明白,可系统却沉默以对,她只好作罢。

    叶霜岚环视一周,看到周围全都是眉来去的男男女女,她们这群人置于这群侣之间,显得格格不,便迟疑:苏小,你为何要邀请我们来参加这节日庆典?

    苏景若微微一笑,将兴奋不已的苏景烨往前一推,挤眉地说:路姑娘,我看你对我三哥像是有意思,不如你们早日成婚吧。毕竟他岁数不小了,怕是等不起了。

    啊?叶霜岚目瞪呆,她怔愣了半晌,小心翼翼地说:苏小,我觉得你好像有一些误会

    闻言,苏景若笑着摇了摇,路姑娘,人已将三哥和你昨日了什么禀告给我了,既然你们已经不成婚便不合礼数了。

    她不等叶霜岚回答,就拍了拍苏景烨的脊背,说:傻三哥,你愿不愿意和路姑娘成婚?

    苏景烨垂首注视着自己的手指,羞涩地说:愿意,这样女鬼就可以留在苏府,天天与我聊天了。

    想什么呢?苏景若瞪他一,没好气地说:是你嫁给路姑娘,和她一起离开苏府。

    啊?苏景烨连连摇,那还是不要了,我不想我的没人照顾。

    苏景若以恨铁不成钢的神瞅了他一,转对叶霜岚了和善的笑容,路姑娘,我只是开个玩笑。

    叶霜岚笑两声,立刻转移了话题。她无视面愈发沉的怀昱和中不安分的歌,艰难地迈开步伐,跟上了苏景若的脚步。

    怀昱见她走路姿势怪异,便附在她耳边,怪气地说:,你该不会把缅铃带门了吧?

    我可不是那人!叶霜岚十分愤怒。

    怀昱垂眸看了她的,是吗?那你的裙怎么了?

    叶霜岚低一看,只见雪白的襦裙被洇了一块大的渍,纤薄的布料贴在阜上,显得很不雅观。

    她大惊失,立刻掩住了自己的。她环视一圈,见众多侣只顾着谈,无人关注她这副的模样,才压低了声音说:嗯我这是

    又糊我,哪有人汗只在那个位置的?怀昱嘲笑

    呃叶霜岚无言以对。

    一旁的苏景烨见他们神有异,便走到二人旁,说:你们在说什么呢?女鬼,你捂着肚,是肚疼到走不了路了吗?

    叶霜岚如蒙大赦,忙不迭地

    女鬼,不如苏景烨挠挠脑袋,提议:不如我把你扛在肩膀上吧。

    叶霜岚当然不同意,二人商议了一番,最终苏景烨同意了她骑在自己的肩膀上。

    叶霜岚对面不善的怀昱了得意的笑容,骑在了大的苏景烨肩上。她极目远眺,看到远搭了一个的戏台,上面是一男一女变换着动作,便拍了拍苏景烨的脑袋,命令他带她去看。

    女鬼,你这样拍我脑袋,会把我拍傻的。苏景烨鼓起脸颊,不悦地说。

    你本来就傻叶霜岚发,以示安抚。

    倏然,她余光扫过一座酒楼,窗边似乎站着一个熟悉的影。她定睛一看,荆远正一脸落寞地望着街上的人群,若有所思。

    她连忙拽了苏景烨的发冠,焦急地说:快放我来!

    我不放!苏景烨住她动的手指,女鬼,你不能一会儿这样,一会儿又要那样。你刚才非要骑在我肩上,我考虑到你个矮小,才同意的。结果你又闹着要来,简直像个满地打的小孩

    听到这句话,叶霜岚顿时火冒三丈,她重重地了一把苏景烨颈上的,愤怒地说:你才是小孩,赶把我放来。

    我今年二十有五了,才不是什么小孩!苏景烨受了痛,也跟着生起了气,我说不放就不放!

    他声音颇大,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叶霜岚垂着,偷偷瞥了一荆远所在的位置,见他死死地盯着自己,她盖弥彰地捂住了脸。

    完了,全完了叶霜岚不知该把现这局面的原因怪在谁上,她自己的小腹,暗自恼恨歌非要白日宣,害得自己颜面尽失。

    歌似有所觉,骤然挤压起她上的媚,像是要发心中的不满。

    猝不及防的叶霜岚呜咽一声,她一颤,微微张开的了一大,沾了苏景烨的脖颈。

    女鬼,你怎么在我了?苏景烨大喊一声,猛地将叶霜岚甩了来。

    见此一幕,追至二人后的荆远瞳孔缩,迅速了反应。他向前一跃,将白衣女抓在了手中。同时,他朝着那个魁梧的男了极为狠辣的一剑。

    这个男人竟敢对他的他的荆远不知这女是他的什么人,可他快要冲破腔的心脏清楚地告诉了他,她定是对自己极为重要。

    苏景烨从未遇到过这况,不懂武功的他面对锋利的剑,竟是惊慌失措,呆若木

    在宝剑即将刺穿苏景烨咙的那一瞬,一把折扇从旁杀,格开了荆远的剑。

    放开她!怀昱怒视着这个不知来路的黑衣少年,冷冷地说。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