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xingjiao就像野兽在享用胜利的果实 h(已小修)(1/2)

    迟晏在床上气,他略微动作大一些,就会稠的白浊,甚至还有些在他的涸,形成秽无比的斑。

    他早已不知被男人了多少次,又了多少

    关皓端着喂他喝。男人的心似乎还是不好,他咬着烟,说话也有些糊,

    “喝去,又想喝吗?”

    迟晏短促而委屈地啜泣了一声,不得不张开,小巧的动,一地吞咽——比吃的时候可乖巧了不知多少倍。

    关皓耐心地等着他喝,说的话却不怎么友善,他每说一个字,迟晏就抖一

    “跑了两次,这次跑了一个月。连我都不要了,还记得带走晶。瞒着异能。怀了。不、相、信、我。

    关皓不不慢地将杯放去一旁,“迟晏,你是不是想死在床上啊?”

    见到迟晏的人第一反应就是会夸他得好。

    明明不是惊艳到一就难以忘却的容貌,但是就是很乖很清纯,一看就惹人心疼的模样,白皙得像个洋娃娃。尤其是被他那双桃注视着,就像他对你早已不铸。

    直到很多天甚至很久之后,才发现自己一直忘不了这个人。

    可当他的衣被剥光,原本白瓷一般柔无暇的布满了斑驳的吻痕和指印,甚至还有捺不住时留的几个的牙印。

    被驯养他的男人肆意地压在床上玩

    两只都被得熟透,无论是,还是致隐秘的腔,都布满男人污浊的

    而他只能呜呜咽咽地哭,被迫张开承受男人的望,被得浑痉挛,连都在搐一般的抖。

    这时候,就不会觉得他像个洋娃娃了。更像是端定制的、无需怜惜的娃娃。

    他在床上唯一的选择,就是让被他勾引的男人发望。

    而这个娃娃现在哭了脸,在床上敞着双被他的男人侵犯。

    “不准哭。”平日里迟晏红一红角关皓都要哄,可此时迟晏哭得耳旁的发都了,关皓仍是面无表,“你惹了多少事,不知自己会在床上被我烂?”

    迟晏哽咽一声,伸葱白的手指,潦草地着自己的泪。

    他尾泛着胭脂一般的艳红,用漉漉的睛看着关皓,试图激起他平日里对他无底线的怜惜和疼

    “还敢撒。”可关皓只是嘲讽了一句。

    一秒迟晏就被壮可怖的再次贯穿!

    女搐般咬,里接近痉挛地缠着青暴起的,试图阻止它的,却还是拦不住它暴地侵了

    腔被,带来酸与无法承受的快,迟晏崩溃一般地哭泣,在关皓上。

    关皓毫不费劲地抱住了他,甚至温柔到不想他磕在自己上撞疼了

    他舍不得迟晏吃一丝苦——除外。

    “好……”迟晏双发直地呢喃了一声。

    到了,在肚一个清晰的形状,无论被了多少次,他还是会因为这几乎被穿的度而到恐慌。

    迟晏的手被关皓在自己的肚上。

    “这就是你给我怀孩的地方吗?”男人亲昵地给迟晏却在残忍地拉扯颈的

    他很礼貌地问,“我得这么凶,不会产吧?”

    “呜……”迟晏可怜地摇,脸上的泪晶亮的痕迹,光淋漓。

    他有些后悔自己不该撒这个谎,这似乎只不过是让关皓在所谓的‘总账’上又加了一笔而已。

    肚了凸起,昭示着的每一和移动。

    “现在孩在踢你吗?”关皓用迟晏曾经说过的话问他。

    关皓似乎想到了什么非常让人不悦的事,快速而沉重的几十撞,像是毒鞭一般将透了,烂熟无比。

    袋重重地拍打,每一都打在女外缘,如同又受了一场鞭刑。

    迟晏整个都是淋淋的光,将关皓的耻得一塌糊涂,他自己的更是布满了和不知是谁的

    “孩得你吃不饭,嗯?天天作践老。”关皓说得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迟晏不吃饭,然后三更半夜地要他起来投喂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

    “对不起……哥哥,我……再也不敢了……”

    迟晏的手在空中漫无目的地抓,抖得停不来,终于被关皓握住,抓到边亲。

    “迟晏,你哭什么?床单都快被你了,你还有脸哭。”

    “放松,你夹得这么,我怎么来。”

    “你是故意的,想被死对吧?”

    关皓的声音迷糊地传来,迟晏明明听见了,却不愿意合。

    迟晏呜呜地摇前是一阵阵的白光,他本数不清自己了多少次。

    关皓的技术很好,而且他对迟晏的了解得太透彻了。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