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1/1)

    “你家真的没有一个叫宋一尘的人嘛?”刘夏的好奇心促使她觉得一定有联系。

    “他是你的人吗?”宋逸澄反问,语气中颇带着一些耐人寻味。

    “额,才没有”刘夏急忙否认

    “没有~那我是你的人?”宋逸澄又追问。

    “这个男人嘛要这么赤啊!这事怎么好回答嘛。不要脸不要脸!”刘夏脸颊染上绯红,想要把衣服里。

    “我是你的人吗”宋逸澄又压低声线轻问。

    …………

    回复他的是压的更低的

    “嗯?你的人是谁?”宋逸澄契而不舍的追问。不得到回答誓不罢休的意思

    “你是你是,是你是你”“哎呀,你聒噪急了”刘夏着染到脖颈的红霞,气急败坏的回答。说完之后立都转到一边看着车窗外面。

    宋逸澄看着刘夏像炸了的兔一样,脸颊还一副气鼓鼓的样。甚是喜呢。

    宋逸澄拉过扭的刘夏,把她牢牢的

    “别闹,心上人”

    两个人的角逐渐上扬,连空气中也充满了清甜的味

    车逐步驶一片园林,片刻后一座合院,看着不像住宅,反倒是像一个博馆。瓦砾都透着悠远的氛围,让人沉浸其中。

    “哇,这是你家?品味不错嘛”刘夏望着前的建筑有一回到永定城自己府邸的觉。

    “嗯,你喜就好”宋逸澄在一旁握着刘夏的手不曾放开

    三的设计,两个人走院,除了看到几个佣人在工作,反而没有见到用餐那天的人。

    “你家的,家呢”刘夏询问。

    “这次的游行程还没结束,还没有回来。”宋逸澄回答

    “嗷嗷,不用见家啊!好。”刘夏松了气,掩饰了一心里的小雀跃。

    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一对侣,可刘夏的还是有一丝声音“我不大哥好多年”

    “解决好我们的事,一起等着他们回来”宋逸澄又无的开

    “咱们什么事呀?”刘夏不知所问

    然而并没有的得到回答。

    两个人吃过晚饭之后,宋逸澄带着刘夏在院外的园漫步,繁星装着夜空,刘夏已经很久没见过星空了,城市里很难现星空。难得的安静,两个人都没有声,就这样在一静坐望天,久久,仿佛说了很多话又真的没人开

    “走吧,小兔,带你看有意思的”宋逸澄开,像一颗星打破了宁静的夜空。

    “叫人家,什么小兔嘛”刘夏发现和宋逸尘在一起自己心底里的悄悄话格外的多。

    宋逸澄,带刘夏七转八转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刘夏不禁调侃“你家藏宝室嘛,搞得这么神秘”

    宋逸澄用神示意刘夏开门,刘夏十分小心的推开门把手。

    没有 咯吱~的开门声,也没有跑来什么洪猛兽,也没有什么宝藏。屋陈设简洁明亮。

    是一件防古的房间,不对,不是仿古,是真的古,货真价实的东。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