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杀青宴(1/1)

    云瑶拍完了《九天》的最后一场戏,《九天》是由星辰影视公司投资的一大男主玄幻剧,她在戏中饰演女三号妤蔓,人设是古灵怪的狐族公主。

    晚上有杀青宴,她换戏装,穿上一连衣裙,拎着包包便和其他演员一同发。

    “据说今晚的杀青宴会有大佬过来。”助理余晓晓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

    “大佬?谁?”云瑶不由好奇。

    “星辰影视的大东,魏家家主魏司宸。”

    听到魏司宸的名字,她的心突然得快了些。

    云瑶有一个秘密,两年前,魏司宸曾救过她,自那时起,她便偷偷地喜上了他。然而,魏司宸如天上云一般遥不可及,除了在电视和杂志上能看到他的消息外,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一面。

    云瑶跟在女二号的后面走餐厅,抬眸一便看见了她朝思暮想的男人,他眉目如画,气质清冷,相如仙人一般俊尘。她信,世上不会有比魏司宸得更俊的男了。

    “小云过来,这是魏家主。”星辰影视的总裁蒋志杰见她来了,赶忙招呼她过来。

    《九天》虽然是星辰影视自主投资拍摄的剧,但女一男一女二全都是别家公司的艺人,蒋志杰当然希望在大东面前脸的是自家艺人。

    云瑶也没推辞,她知晓这是难得的机会,迎上魏家主淡漠的目光,大大方方地走上前,挨着男人坐来,拿起酒杯倒了一杯红酒,前倾,脉脉地注视着男人,拖着:“家主,请用。”

    她故意起饱满的脯,白皙的在布料的包裹若隐若现,似是不经意地蹭过男人的手臂。

    一室沉默。

    蒋志杰没想到云瑶的胆竟然这么大,他暗自祈祷不要牵连到自己。

    为家主秘书的魏明见着自己的位置被一个陌生的女人,他心中暗忖,又是一个不知天地厚的女人,他已经等着家主令,让他把人丢去了。

    其他的艺人也都看见了这一幕,尤其是女一号穆丽,她是混迹了娱乐圈十年的老艺人了,知很多圈人都不知的秘辛。

    曾经有一位颇有名气的女艺人试图勾引这位魏家主,结果非但没获得家主的好,还被封杀了两年多,原本是即将问鼎一线的女明星,如今却只能在一些低质量的短剧里演路人甲的角

    小姑娘还是太年轻。穆丽不禁为其了一把汗。

    就在众人沉默地等待魏家主发怒的时候,作为事件的主角,魏司宸神自若,接过女人递过来的酒杯,一饮而尽。

    众人:“!!!”

    这也太给面了吧。不仅接了云瑶的酒杯,还一就见底了。难是魏家主渴了?

    相比众人的错愕,云瑶心里却是泛起了一阵的甜——适才家主完的手指碰到了她的手。

    见魏司宸没有生气的迹象,众人也松了一气,纷纷在桌旁坐

    由于被云瑶占了位置,魏明只能委屈地坐在了云瑶的旁边。

    这一桌只有十个位置,剩的六个位置便留给了导演、制片人、编剧、女一号、男一号和女二号。

    云瑶全副心思都在魏司宸的上,以至于他们在谈些什么她都没有听,全神贯注地为魏家主添汤添菜,十分殷勤周到。

    云瑶的动作十分大胆,上半和魏家主靠得极近,远远看去,仿佛是坐在了男人的怀里。

    魏明暗自称奇,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有朝一日竟然能看到一个女人主动勾引魏家主却没被扔去。

    男人的手掌似是不经意地过她纤细的腰肢,然后好巧不巧地摸到被裙包裹住的圆,不轻不重地了一

    云瑶俏脸一红,心中却盼望着家主手更重一些,最好是能重重地责打她的。甚至,她还幻想起来,魏家主冷着一张脸,当着宴会厅所有人的面,扒掉她的裙,用鞋底狠狠地打她的光

    “云小,两年前你说的话还算数吗?”家主突然开,刻意压低了声音问

    云瑶一怔,中透一丝迷茫,随即欣喜地抬眸。她不曾想过家主竟然记得她,还记住了她当时说的那句话。

    “算的,我想成为家主的家。”两年前,她被家主救后,也说过同样的话。当时,家主拒绝了她。

    “答应了就不准后悔。”

    “不会后悔。”云瑶定地说,一双里笑意盈盈,满心满都是男人的影。

    虽然两年前被家主拒绝了,但她始终梦想着有一天能成为魏家主的家,随侍在他的边,日夜服侍。这两年间,她学习了许多有关家的规矩,只希望能有朝一日实现她的愿望。

    家主放在女上的手掌却更放肆了些,肆意蹂躏柔,力气颇重,掐得云瑶圈泛了红。

    很疼,但这正是云瑶期待已久的。

    一张房卡放在了她的手心里,号码写的“1601”。

    “主人,贱在房里等您。”她改,柔他的怀里。

    家主心一句“妖”,终是忍不住,在鼓起来的圆上拍了一

    杀青宴已经过半,此时离去倒也问题不大。她向蒋总打了声招呼,蒋志杰发现了魏家主待云瑶不一般,自然不会阻拦,一张胖脸笑成了。魏家主的公司很多,光涉及到文娱行业的便有十几家,若是他公司旗的云瑶能魏家主的,便能让他多记住星辰影视几分。

    云瑶拿着房卡坐电梯到达了16层,1601便是右手的第一间。她一房间,便脆利落地脱去上的衣裙,连也一并脱去了。

    既然已经到这一步了,云瑶也没必要矫,光着了浴室,把自己从发丝到脚趾洗得净净。

    在当今这个世界,养家是合法合规的,因此大多数酒店也会提供家用的一些仪设备,比如用于的仪。她原本也想给自己,但她想到家不经主人允许是不能用任何东西前后两个小的,便只好作罢。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