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guan, chang(1/1)

    魏司宸心的施在疯,他很想把这两团烂,然后着她捧着烂侍奉他的大。

    他抚眉阂了阂目,不行,还不到时候。

    家主玩了一会儿女人的,便没再碰她,闭了目靠在椅背上,不发一言。云瑶不敢闹动静吵到主人,安静地跪在男人的脚边,她是一回时间跪立,不一会儿便觉到膝盖传来难以忍受的疼痛。

    魏司宸的私宅位于市中心,离他们方才待过的酒店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她跪了十几分钟,便有些支撑不住,手掌撑着膝盖勉维持住上半的直立。

    “这么一会儿就跪不住了。”家主薄凉地

    “贱没用,求主人赏贱二十鞭。”魏家的规她早已烂熟于心,脱

    “嗯,先记着。”罚是肯定会罚的,但不急于一时。

    觑到女人泛红的膝盖,家主想到她晚上还要受罪,开恩:“上来坐。”

    云瑶心中顿时小鹿撞,没有犹豫,撅着光坐在男人的大上,大着胆男人的怀里。

    家主没有推拒,任由女人如蛇一般缠住他的,鼻尖轻嗅,他闻到一艳的香味。

    狐狸,她演狐族公主还真是演对了,简直是本演。

    一双白的藕臂挂在家主的脖上,两条细岔开环着蜂腰跨坐在他上,一对圆鼓鼓的脯晃来晃去,隔着一件单薄的衬衫磨蹭着他的膛。

    魏司宸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自己的女人不可能没有反应,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勾引他的小妖压在,狠狠了,但是不成,他不想随随便便要了她。

    “老实。”压心底的念,家主冷声训斥

    “您,您不要吗?”她都觉到了西逐渐增大膨胀的那,已鼓起了一个硕大的鼓包,几乎要她的里。

    小主人的尺寸可真大啊,不知自己的小能不能全。幻想起自己窄小的被这么大的,她脸更红了,活像一颗大桃

    “别动。”他就算是柳惠,坐拥人在怀还能坐怀不,也不能忍受她一直动。

    “哦。”云瑶乖乖地应声,果然不再动了,乖巧地窝在男人的怀里,像个没穿衣服的洋娃娃。

    累了一日,又挨了一顿掌,困意逐渐上涌,沉重的终于持不住地落了来。

    女人的呼逐渐平稳,靠在他上像一团雪白柔的棉,他心生怜意,掀起一旁的薄毯笼罩住曲线玲珑的躯。

    云瑶睡惺忪,抬手睛才看清自己的况,原来自己已经到了主人的家中,盖着一张薄毯躺在床上。

    “醒了?”

    她听到动静转过前俨然是一副男图。家主黑发半,雌雄莫辨的俊面庞沾染上气后少了几分冷清,多了几分的意,纤瘦挑的披了一件纯黑的浴袍,肌实的膛若隐若现,衣摆至膝盖,纤瘦笔直的小,白皙的脚掌踩在厚的毯上,赤脚向她走来。

    云瑶看得呆了,一双目不转睛。

    家主漾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缓缓开:“见主人不行礼,加罚二十板,十耳光。”

    云瑶傻了,怔愣在原地,心一凉。她未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要开了。

    “再磨蹭,就翻倍打。”家主兴味盎然,一字一顿地

    云瑶顿时醒悟过来,忙不迭地翻了沙发,弯双膝跪在厚的地毯上,手脚并用爬到家主的脚边,垂虔诚地亲吻家主的脚面。

    沐浴过后的脚掌没有令人不愉快的异味,甚至还留有沐浴的清香,她低细细琢吻。

    “唔……”云瑶被踢翻在地,左忽然一痛,白皙的大脚在柔团上踩了两

    魏家的规上写了,若是第一晚,家主踩了隶的房,便是对隶满意的意思,若是踩的是隶的,便是非常不满。

    家主踩的是她的房……

    云瑶掩饰不住地欣喜,心中雀跃不已。

    “跟我来。”

    云瑶爬起来,跟在家主的后爬另一间屋,这间屋充满了各式各样令人红心的调教工和令人胆寒的刑

    这是一间调教室。桶矗立在角落里,毫无屏障的遮挡,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第一回我会帮你,以后便是你自己来,若是没有时清洁,我会规矩你的。”

    清冷如仙人似的男人说”这话,却没有一丝一毫毁了他的尊贵,在云瑶看来,更添了几分野的魅力。

    云瑶撅着,手指扒开恢复了原本雪白无暇的红的,因为张,小巧的一翕一动。一一指细的细透明,一红的若隐若现。

    家主心想:这也太小了,也不知是否能吃他的大。

    泵的开关,清顺着透明。后一回被异侵,云瑶难过地蹙起秀眉,清晰地觉到不属于自己的冰冷的甬中,温顺着汩汩

    “嗯……”云瑶难受地小声

    平坦的小腹逐渐有了弧度,肚越来越胀,宛若怀了一般,她不安地扭动起。家主一手住云瑶的腰,不让她随意动,一手着导,让逐渐充满女人的小肚。直到女人白的肚鼓起如同六七个月妇,家主才掉了透明,迅速换上一个拇指堵住

    “主人,好难受……”肚胀痛极了,女人一双涌上了泪意,雾气蒙蒙地瞧着她的主人。

    “忍十分钟。”家主没有心,搂着云瑶纤细柔的腰肢,并不算轻地鼓起的肚

    汹涌的便意沉积在腹无法宣去,云瑶憋得脸通红,呼重,发一声声难耐的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