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7(1/1)

    说罢,他将卿伶手中的魂灵珠拿了过去,缓缓转对上林庚亭。

    林庚亭手中的剑疯狂响着,像是在激动。

    故妄将那魂灵珠拿在手上看了又看,最后掀起敛看了林庚亭一:“你在张?”

    林庚亭:“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故妄忽的笑了,往前走了两步,衣袖却突然被拉住了。

    他回,对上了卿伶隐约担忧的目光。

    “乖。”他柔声说,“一会儿去,我们继续南。”

    卿伶:“好。”

    她松开了故妄的衣袖,如果故妄真的再一次同林庚亭打起来。

    她不会旁观。

    故妄在离林庚亭几步远时停了来,语气悠然,像是不会被这阵法影响。

    就在林庚亭要抬起剑时,故妄却突然哼笑一声,合上手心,众目睽睽之碎了魂灵珠。

    林庚亭瞳孔猛地一缩,就连卿伶都愣住了。

    故妄摊开手,魂灵珠的碎片落在地上,清脆的几声响,他睨了林庚亭手里的凝魂铃:“阿伶说得对。为了不重要的人,困自己许久不太划算,我还有更重要的事。”

    林庚亭皱眉:“你…”

    “你说错了一。”故妄说,“我一直要的都不是你的命,而是我的命。”

    他只是找不到任何存在这个世界的理由。

    因为林庚亭有一颗善心,一心想要这苍生这大,可自己什么都不没有。

    可那颗善心原本就是自己的,所以他一心想要得到自己的东西,但两世来,故妄发现自己即便拿回来了自己也不认同。

    因为他不认为林庚亭是自己了,所以想要把他杀掉。

    就如同以往去云间境时,他证明自己能去到树,但却并不会待在那里,他总是在自我困斗。

    如今却不同了,他的终不是神树,也不是一个不知方向的终

    而是卿伶。

    她说过还要一起去看世界。

    但林庚亭,他却没有再能得到的七,他一心的大便是他的毕生所求。

    那又关自己什么事呢?无关的人罢了。

    故妄回:“阿伶。”

    卿伶几步上前走到他边,牵住了他的手。

    “你也有你得不到的东西了。”故妄牵着卿伶的手,似笑非笑,“你终归选的大。”

    “若是那一日你的选择不同。”他慢慢说,“那你应该,走不云间境。”

    林庚亭猛地抬

    “既然拿到了,那你就是你,别总妄想着与我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早就知了?”

    “你有你的天。”

    故妄停笑着:“我有我的她,这便罢了。”

    说完,故妄没有再看他,而是轻轻搂住了卿伶,低笑:“我们走吧。”

    卿伶弯弯睛:“好啊。”

    两人只顷刻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林庚亭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忽的捂住睛,剑垂在地上,叫嚣的声音也没了。

    他早就知?他如何不知

    前,故妄还留有一丝善念。

    凭着这抹善念,他与故妄共,后来还能偷来卿伶那为数不多的关心。

    但后来故妄宁愿自己封闭善念,他就该知故妄不会再让他共

    那日在云间境,他曾想过装作故妄,再偷来那些自己不曾有过的东西。

    但最后却明白,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

    当年非自己本愿得到一命,得到一生。

    谁都以为他在上,风光无限,但只有他自己知,这无人之巅只有他一人,守着自己的秘密。

    他看似拥有了所有,却也什么都没有。

    云间境时,他就明白了,故妄与自己终究不会再纠缠,因为他们的终不同。

    故妄有卿伶了。

    林庚亭表缓缓恢复了冷清的模样,他抬起了手中的凝魂铃。

    古雨嫣见状,摇了摇:“师兄…可否将这凝魂铃给我。”

    林庚亭淡然看过去。

    古雨嫣笑了:“我会亲自送他去无尘山。”

    她得到无期那些柔,得到他给的上一世的谊,却独独没去在意,无期是如何在试炼之境勾结族,是如何杀了淮城那么多人…

    她曾问过,无期有没有过那些事,他都说没有。

    她以为这个人一直都是不幸的,但到来却发现都是他在骗自己。

    有时候古雨嫣都不知自己上一世是怎么了。

    或者那时候的语气一直都在被万人仰望,所以她没能看到他落魄后如此丧心病狂不择手段,满谎言的一面。

    为什么……鬼主就能与故妄一同生一同死。

    无论好与坏,都这么定呢?

    林庚亭看着她,许久后将凝魂铃扔到了古雨嫣手里:“自回云咎峰领罚。”

    “是。”

    卿伶与故妄才上了淮城的地面,一个小团就扑了过来:“阿伶你没事吧!”

    卿伶将小金渊抱了个满怀:“没事。”

    小金渊之前被拦在外面,同宋端他们一起去了。

    她扭看了故妄:“你看看他。”

    小金渊不不愿地要抬手去查看故妄的况,但却被故妄挡住了:“无妨。”

    宋端上前问:“如何了?”

    卿伶顿了顿:“这应该问林。”

    话音一落,林庚亭也从面上来了,站在远没再看过来。

    “林兄!”宋端跑过去,“那几个人怎么样了?”

    林庚亭微微抬眸,白衣微飘声音清冷:“自恶果。”

    宋端松了一气,忙让人去收拾残局。

    卿伶回看了一,对林庚亭轻轻

    故妄轻啧一声,抬手挡住她的视线:“怎么,你夫君在这里,看谁?”

    卿伶没忍住笑,扭看他:“你。”

    睛亮晶晶的。

    故妄曾说想要看到她里有其他东西,如今他看到了,那双漂亮睛里全是他。

    他也随着笑起来:“知我当时为什么随你去么?”

    卿伶明明说了等,但他还是去了。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