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主【强制gaochao,chaochui不停】(1/2)

    陆瑾清开了炉火,将药材倒砂锅中,小火慢慢的闷煮着,他看了一会,唤来人盯着炉,自己回到房间。门时还能隐约听到隔房间传来的

    整个医馆只有他一个人坐诊是有原因的。除了他,今日应该当值的蛊医许先生、妙手叶师兄和怪医先生都因为无法控制的产而闭门研究,那个层次的医者早已不在乎男女事,就算是自己的也能一边忍受着快一边反复的会着细微的变化。

    尤其是南疆的蛊医许晟,他原本就饲养着许多毒,自从前天夜里所有人产生变化之后,他把自己关在屋里,与那些毒相伴,陆瑾清住的近,有时能听见许先生难耐的叫声和低沉的,偶尔还能听到许先生喊着他饲养的那条蛇的名字,低声求饶。陆瑾清前一天敲门问过许先生是否需要帮助,只是许先生一句话断断续续了几次,还夹杂着听不懂的南疆话,期间让人脸红心声忽远忽近,直到许先生尖叫着将在窗上,陆瑾清都没有听明白他在说什么。

    只是之后他也明白不要去打扰这些前辈们了。

    毕竟他虽然没有一对时刻淌,却能仅仅是听着前辈与那条媾的声音,就被自己双间那新生,如果不是那官太过幼小,陆瑾清觉得自己走在路上都有可能因为

    更何况帮了贺倚,那对比前辈们的大太多,手是贺先生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柔,红艳的也很大,在嘴里满满当当,让陆瑾清不自觉的就濡的了,甚至还在贺先生通了的瞬间受到被的快,导致那个稚官小小的

    幸好贺先生太过张,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状。陆瑾清悄悄的呼气。换了衣回到门堂,医馆离不了人太久。

    他刚掀开门帘走门堂,就见又一个熟人站在柜台前。

    “大兄?”陆瑾清问,神中带着迷茫:“你在这里什么?”

    来人正是陆瑾清的亲生兄,郎月阁阁主陆瑾明。朗月阁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刺客组织,阁所有刺客都是陆瑾明亲自带来的。他们虽是孪生兄弟,但陆瑾明在外貌上与陆瑾清只有三分相似,他的容貌更偏向柔,纵使他眉间的锐利足够唬人,却也总是有不怕死的人对他心生歹念。

    自家兄的凶悍自己明白,陆瑾清不自觉的低看了一同样澎湃壮硕的双,夹了夹

    病房里有贺倚,陆瑾清就将陆瑾明带到自己的房间。刚刚濡的衣就丢在置架上,幸好陆瑾明没有心思观察房间的陈设。

    陆瑾清咳了两声,板着脸严肃的说:“兄,这是正经的措施,虎不得的。”

    说着他就要去解陆瑾明的衣带,陆瑾明后退半步,锐利的眉峰皱一片褶皱。

    “你在说什么?”他问。

    “就是……、有……”陆瑾清被他看得气势全无,红着脸问:“不是这个吗?”

    陆瑾明一个疑惑的表,他意识的了一相比以往确实大了一圈的肌,只觉得气氛有些奇怪。

    但是显然比起怪异的膛,有更急切的事需要幼弟帮助。

    陆瑾明难得几分尴尬与羞涩:“你这里有床铺?”

    “有的。”陆瑾清带着兄室,陆瑾明明显轻松的呼气。

    他轻轻的坐在床沿,掀开几层衣料,的双,他没穿底,将衣服摆掀起来之后的样貌清晰的暴在陆瑾清面前:“这里,有东西去了。”他尽量的把语气变得轻描淡写,但是红颤抖的大开着被衣带卡在腰腹上,这的姿态仍旧暴他被折磨的痛苦。

    陆瑾清像是被吓呆了,他站在原地愣了许久,才慢吞吞的蹲,将脸靠近兄的双

    陆瑾明抱着衣服垂,被折磨得几乎丧失神志的他自然没有看自己弟弟有意改变了蹲的姿势,好让被打的衣没有暴在兄面前。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