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陨1【剑柄自wei,站立chaochui】(1/2)

    幸好,终于有人看够了闹。

    “阿星,小渊。莫要再失礼了。”清朗悦耳的声音从边传来,一位披着白裘的青年缓缓走来,季伯转过,不仅心神一。好家伙,本游戏的

    白裘青年名为鹿无虞,如果用来形容他,实在是有些亵渎。即是季伯这习惯人在怀的刁钻视角来说,鹿无虞还是太过完了。要找到他上的缺,只能说可惜,可惜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人患重疾。鹿无虞天生白发,肤白皙得近乎透明,上无却相当丰,当这人从嘴角勾一抹微笑,用那双浅金的双目凝视着你,只会让你受到满心的喜悦和柔和。

    只是季伯其实有怕他,照角背景故事,大多将鹿无虞描绘成足智多谋神机妙算的人,他无意江湖威名,却并非害怕江郎才尽,而是作为公正又仁慈的贤者,或者雪中的碳,总是那么稳重,令人心安。几乎只要是通过鹿无虞的剧,没有人不会喜他,就在玩家的论坛上,还因为鹿无虞是r级侍从而掀起过一阵抗议,直到官方把他的概率修改到比ssr还要低之后,疯狂的粉丝才觉得符合他尘的气质,正是这令人恐惧的人气,才让季伯发觉这角背后那条隐藏的故事线。

    在大批无脑粉丝中,总有人能发现不一样的地方,当时的玩家曾经推算鹿无虞和其他所有角的背景故事中都有牵扯,但究竟这个人是不是导致这些角死亡的罪魁祸首,众说纷纭,这个帖也被粉丝冲成无脑黑帖,声名远扬。仅靠这就足以让季伯对这个角敬而远之了。

    但至少现在,季伯还是谢他的。

    鹿无虞对着季伯轻笑一,眸中波光转,又恍了一年轻人的心神。季伯意识后退了几步,趁着鹿无虞带来的那几息时间逃离了大厅。

    “怎么回事?”鹿无虞看着少庄主匆匆逃离的背影,浅的瞳孔一时蒙上霾,他轻轻笑了一,不容置否的将两个少年到座位上,不不慢的询问

    名为星陨的少年剑客轻轻摇,他低,将所有绪隐藏在心里。小王爷云在渊更是浑颤抖了起来,这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像是被打蔫的柿,却不知为何亲近了不少,像是两只受惊的小动一样互相依偎着。

    ——————

    更早的时候。

    “喂,你是叫星陨?”云在渊骑着自己那匹枣红跑到车前面:“你没有姓?”

    他这时候看上去倒是乖巧,绵绵的小脸埋在裘衣里,额上还系着金红玉石,双目上挑,满面桃,任谁站在他面前都忍不住了心。只可惜他却找错了谈话对象,什么剑派的小师弟星陨是公认的冰山,只为剑心动,黑沉的双眸波澜不惊,看都不看贵的小王爷一

    小王爷被落了面,气的圈都红了。他狠狠一夹,掉骑回车边,颐气指使地说:“你去,本王要上车。”

    夫畏缩了一。坐在他边的青年沉,扯了扯缰,沉默的车。

    这青年也是侍从之一,只是比起两个天人之姿的少年而言过于平庸了些。平常也是赶赶车,守护货的工作。只是因为他沉默寡言的个,反倒能勉和这两个格刁钻的少年相洽。

    他娴熟的牵过小王爷的绳,自己另寻了一匹。乾朝王爷的当然不是江湖人随便骑的,这侍从也是早摸清了小王爷的格,连牵绳都不敢大力。

    星陨这日早上只有些奇怪,他惯来早起练剑,平日里除了剑,任何东西碰到都让他心生不满,即使是山庄主人也不例外。然而今日起床,星陨却发现在旅店的褥榻上残留着一丝怪异的粘。这粘连着,由他自己,他伸手探去,双之间多来一奇怪的裂,那些粘正是从这里去的。那隙狭窄火,两篇薄薄的包裹着这,分开,伸手摸着有些疼痛,但在的滋,那丝疼痛与其说是痛苦,不如说是痛中带着快乐,瘙随着手指的动作缓慢堆积,星陨从鼻间几声哼叫,不自觉的张开双,裂顺着沟再次到床铺上,但他却全然顾不上,发麻的将所有觉都汇聚在隙里。星陨轻轻着,他的手指常年握剑,指尖都带着厚厚的茧,此时此刻蹭在柔的裂里,就像一把把小刷,每剐蹭一就让他不自觉的颤抖一,与肤相同已经缓缓的立起来,从未被碰的还是粉,此时随着起伏的小腹一的吐着清。星陨此时大抵也明白自己正在什么了,他虽未经人事,但行走江湖见得多了,也大抵明白事。他抿了一,腾一只手握住,少年人的也满是柔的肌肤,他只是轻轻搓动几就在糙的手心的磨蹭,又痛又来。短促的让星陨意识的放开了手,只留在空气中颤抖着到星陨赤的小腹,火烧似的。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