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xing,tianxue,爆cha(1/1)

    裴律师最近生活不如意,可以说是。由于行病毒原因,被迫和王忏在家度过,而间却来个女人的儿…

    王忏最近生活很奇妙,之前他意过裴律师双,可没成想成真。

    缘,妙不可言。

    被关在家,有充足和时间又没工作,侣还能什么,无非是的事。但裴一让瘾症最近还没发作过,照裴律师的话说是发作再,保存力。

    王忏年轻,憋得额个痘,一碰就疼。力发在运动上,每天铁跑步不。刚活动完脱掉运动背心,肌均匀的上半在裴律师视线中。

    裴一让有,解开衣扣动吞咽,拿起来旁边带就上王忏脖颈,像牵狗似拽扯对方往平时胡作非为的屋里走。

    “老师,老师?你又发作了?!”王忏很激动,平时他太听话,不让就在床上跟木一样忍着,看见有机会吃连忙跟在。而且自从裴一让多了个地儿也没让他看过,这次一定要尽兴。

    俩人屋裴一让就迫切地将人压在门上,去亲对方嘴尖相互抵蹭换唾更来觉。这屋不久才装修,换成大落地窗,外房。俩人就像装在盒里展示电影,极大的野合刺激。

    王忏胡地扯掉对方的,直奔主题摸到了间不该存在的,拇指试探压凸起的

    “嗯…!”裴律师瞪大睛,发,太舒服,脚趾发麻的舒坦。与对方的分开后,双手环搂住脖颈,挂在他学生上。

    “让我看看…看看,求你了老师,”王忏说话沙哑,吞咽不记得呛到,就像馋吃的大型犬科,

    裴一让对这事也好奇,在王忏面前一向没羞没臊,自然地敞开坐在屋茶几上,玻璃接,凉得一哆嗦。

    “我这是秉承教育理念让你看。”

    嘴,王忏自然不揭穿,凑近蹲来去看那小巧粉红的一秒就贴近张嘴了上去,尖挑来,刺激得裴律师,快过于烈,后面是快来那,这像细微电似,前面的完全起,证明王忏伺候的多舒服。

    “啊——王,王忏!”

    听见也没回答,王忏正专心去拨凸起来的小,甚至住使劲。惹得裴律师两挣动,镜片后那双睛泛似,舒坦得不行,直接拽住拴住王忏的带。他能明显觉到女急促的收缩,却又舍不得这份快

    “老师,老师我在。”  王忏安抚回答,尖却不断去戳,房间是裴律师低,实在勾得他心。随后狠嘬一,裴律师随没,但合,压抑地急促息,到了极致。

    浑的裴律师此刻狠拽手中的带,示意对方‘。“来,快来,难受。”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