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小鹿律师教学吃jingye(1/2)

    临近圣诞节,街上都是这样的气氛,圣诞树,彩灯装饰,还有雪,和往年也没什么区别。要说区别,可能是今年是裴律师与王律师确定关系后第一次过圣诞。

    最近裴一让接手模被潜规则的案,可以说是焦烂额,原告模特又骄纵又作,要求的赔偿迟迟谈不妥,导致让裴律师度戒备状态。他与王忏虽然师徒关系,但王忏自立门后工作划的很清。一是这件事涉及隐私很多,二是侣是侣,二是案是案,律师这行难免以后会法撞见,他要为王忏铺好路树立好形象。

    圣诞节与家里的事全都给王忏了,专心投这场官司。今天是一审结束,法上由于提新的材料被延期,裴一让还是很有信心赢这场,毕竟他在业界还未输过。

    前提是没有这位模特女士在后拽着他胡搅蛮缠,增加新的条件。在私密的房间,喋喋不休地用尖锐的声音刺激裴一让。

    “我要让他离婚!离婚!”

    “钱那是他应该给我的!我要让他离婚!”

    艳红的指甲抓的裴一让西服外打褶,这场官司媒也在关注,刚开始接是为还人,现在是不得不。

    “姚女士,离婚你也不可能上位,你不是老师的人我也不会接。自己有那么净吗,还要立什么柔弱清纯的人设。”

    裴一让冷冷的和当事人说完,从上到重新打量这年纪轻轻的捞女。

    “有,有你…这!”

    “就事论事,接你的事为你争取权益是律师的职责,但这不妨碍我怎么看你。”

    说完,整理后裴一让就离开了,毒也算是裴律师的特了。

    坐在车上时,裴律师已经觉不对,暴躁过后又有负面绪,惹得他的病好像开始发作。像是烈酒,脑里只有那一件事,神上的想要。

    对,他有瘾。

    修的手指发颤,给家里的王忏发去短信:我有况,可能回家会发作。

    在家踩凳的王律师装饰圣诞树突然收到这条信息,有激动,又有担心,连续回复好好好,怕刺激到裴一让没多说什么。

    开车这一路,裴一让快疯了,躁动又难受,像是渴到极致的人在前摆放一杯却没办法喝,又压抑又焦虑。车速度快飞,已经超速,裴一让撑到家门时已经泪来,用极暴的手段开门。

    就是王忏壮的挑的材和他的鹿角一也不。脖颈还挂麋鹿的铃铛,但可一也没穿。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