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xue开(gaoh)(1/1)

    双开(h)

    镜玄将在床榻上的少女翻过,他心心念念的小人此刻玉横陈在自己的床上,望着少女敞开的双白浊,镜玄眸暗沉,心神激,分了,很快整装待发,雄赳赳气昂昂朝着少女。

    后的顾茜茜红霞飞靥,侧过目,双手意识放在前。

    乖,手拿开。男人低沉醉地望着她曼妙的躯

    唔她顺从地将手放在两侧,一双硕大的豪正对着男人,珠已是得不能再,由淡淡的粉转为红,就好似两粒红豆似的。

    男人用手游离在她的肌肤上,伸手抓了一在手里如波般漾,他狠狠住了人的,细细地搓了起来

    阿玄,阿玄,你在什么他力不重不轻,搓着她的好似嬉戏,顾茜茜只觉得被玩散开一阵一阵的酥麻之,那奇妙的觉蔓延至,私又开始淅淅沥沥地,黏往外送

    唔唔她泛起更的羞红,在床上不停地扭动。镜玄见她这般,一手住了另一侧,这两只一起搓动,一起拉起后又松手,弹起阵阵浪,被他又压又磨好生可怜,就连都充血成了,绵白的更加柔

    小腹不由得到空虚,渴望被填满,被贯穿。

    啊啊啊啊啊啊她忍不住发猫儿似的媚叫声,面就像失禁般不停儿泡在池里,全是粘稠的贴着肌肤

    实在是得沉沦...

    来吧,阿玄,求求你。历经第一场激烈的事后,她却不得不承认镜玄那异于常人的,将她得神智不清神魂颠倒

    好。小货。男人笑意沉沉,健硕的躯欺向她,抓着她一双脚踝掰到她两侧,将她双脚用化绳捆在两侧床上。

    为什么要绑我,呜呜虽然是绳绑的并不疼,她心里却生恐慌之

    宝贝,这样你会很的。镜玄低声在她耳旁说,他将双手重重压在她上翻的大上,迫使她抬得更,甚至就连来。

    镜玄摸了摸微微张了个小,隐约可见里的褶皱,上方早就张开了嘴,朝着他吐,大小都翻了来迎接他。

    宝贝真多。看着她两,镜玄觉自己有火焚

    阿玄来吧。顾茜茜在这个捆绑受一阵烈的空虚,她一边邀请男人她,一边朝他,沿着落在床上,起阵阵涟漪。

    在少女的诱惑,镜玄的昂扬,暴地探径,在甬里肆意穿梭,外翻的牢牢绞着,恨不得整都吃去。

    啊啊,好她随着一阵一阵的律动开始叫起来。方的吞吐,觉被填满了撑爆了,在暴的撞击,连都被开了,令她到是疼痛万分,又异常

    就在她要攀上峰时,火突然整退了去,丝丝拉拉的黏里追来,挂在上,在空中拉糜烂的白丝线。

    呜呜,别走,顾茜茜小声泣起来,不用他压,自己的双横拉成接近一字的形式,求着镜玄。

    宝贝,来了。镜玄笑得邪肆危险,将瞬间从未被问津的中!

    啊啊啊!顾茜茜不由得大声尖叫,其实镜玄只了一半,里致,涸多褶皱,他就像又开垦一块女地,颇有耐心地一寸一寸往里,每一次撞都会破开一寸新天地,用劈开她的后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顾茜茜痛得忍不住翻了白,脸上红褪去,仿佛受刑一般痛苦。

    终于尽,在里面不断转换方向,探寻她的心。

    唔...在镜玄到后某一柔时,顾茜茜突然皱了小脸,发一声嘤咛。

    原来在这儿呢。男人沉沉地低笑说。当压着她大似打桩一般在那心连了十几

    啊啊,啊啊她间发细碎的,脸又开始渐渐涨红,双眸泛起迷蒙的雾,漂亮的珠无神地看向四周。

    镜玄望着少女这般迷离失神的模样,加快撞击幅度,劲腰狂甩,对着那一

    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让我死吧她伸,声音如哭如泣,饱

    宝贝我怎么舍得呢?男人的分又涨大了几分,在后疯狂驰骋,就好似一匹烈广袤草原,恨不得将整片土地狠狠践踏。

    两人都已得心神漾,剧烈的引来撕裂般的痛楚,他得太猛竟然叫她后撕裂了,刺目的血自二人蔓延开,染红了二人的私,然后泉汇聚清洗卷走了鲜血。

    镜玄望着刚刚红的鲜血,眸更加沉,偌顾茜茜此时睁开看镜玄,一定会到心悸,此时镜玄危险又可怕,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只见镜玄低声喃,好东西要分享啊,你一个我一个才公平啊。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