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坠冰窖(1/1)

    心坠冰窖

    被顾渊带回梧桐苑的顾茜茜,很慌张,毕竟自己并不是原来的顾兮兮,但周围的人都好像没发现自己的异样,顾茜茜又不是傻,真以为自己的演技很湛,心知必然是有人提前跟周围的人打过招呼了。

    从今天见识到顾家这可怕的实力,顾茜茜便知自己的异样恐怕早就被顾氏监视得一清二楚,恐怕连自己和镜玄在在一方的约见都了如指掌。

    坐在殿主位上的顾渊,不停转动着拇指的扳指,未曾对顾茜茜开说话。

    这般无声到令人的窒息的压抑,让顾茜茜不由得轻咬也开始有微微颤抖。

    察觉到顾茜茜的害怕和颤抖,顾渊不由得叹了一气,大步走上前抱住颤抖的顾茜茜。

    低在她耳侧,柔声哥哥知你刚刚得到了顾氏古老血脉的继承印记,那么残忍的灵魂烙印过程必是吓坏了你,导致你现在灵魂极其不稳,许多记忆混,都是哥哥没保护好你,都怪哥哥不够大,要是哥哥觉醒了传承,你就不用受苦了。顾渊里全是心痛,边抱着顾茜茜,边拍着她的背,安抚她的害怕。

    顾茜茜听着顾渊的这段话,脑海中突然现一个可怕的画面,一个柔弱无力的少女被捆在铁架上,不断痛苦地喊叫却无法动弹,只见金光印记在赤的女不断动。

    想到此,顾茜茜不由得到一来自灵魂的可怕战栗,真是痛到极致。

    想来,真正的顾兮兮便是因为因为承受不了这致命的痛楚才死去吧。

    不知为何,顾兮兮听着顾渊这段自责的话,突然心上涌起一控制不住的委屈,她忍不住呜咽哥哥,我真的好害怕,那里面好黑暗、好可怕....那个印记好痛,好像就要杀死我一样...呜呜

    除了那致命的痛楚,还有突然来到异世界的孤独和整日的恐慌都在一瞬间彻底击垮了顾茜茜,她不由得放肆地大哭了起来,她用力地抱住大的男人。

    兮兮,不哭不哭,都过去了,你现在活了呀,你现在是不一样的兮兮了,你现在是我们顾家真正的守护神,以后都可以保护哥哥了呢。此时顾渊一也不像在镜玄面前在上的世,他现在只是个一心想哄妹妹还有手忙脚的哥哥罢了。

    顾茜茜听着顾渊的安,也乖乖地顺着哥哥的话,兮兮现在不一样了,不一样了...

    从这一刻起,顾茜茜知自己开始变了,开始认可顾家了,也开始接受自己的新份了,想到自己初来这个世界,一直都是顾家的默默保护她,没有人质疑她,没有人她,毕竟真正的顾兮兮作为少主怎么可能和自己一样整日地睡觉,动不动就装还睡着了...囧..

    哭了一会儿的顾茜茜想起了自己穿越过来的行为不由得到有汗颜,别的穿越者都适应能力好,自己倒好,先睡为敬...

    察觉到顾茜茜绪的逐渐稳定,顾渊还是拍了拍她的背后放开了她,拉着她坐,看着很认真地说兮兮,小心镜玄,虽然他是你未来的丈夫,但他上藏着很多秘密,万万不可彻底信他...

    听完顾渊的话,顾茜茜觉自己的心好像落了冰窖。

    是的,顾茜茜忽然清醒了,她怎么忘了,后来的镜玄灭了顾氏,羞辱哥哥,囚禁了她,后得她和哥哥放,逃去了族。

    顾茜茜忽然想起以前学过的一首诗《卫风·氓》所言。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   说,通脱,摆脱。)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