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遏令和死人(1/1)

    拜遏令和死人

    傍晚,夕西,锦瑟湖的整个湖面像被洒上了一层金,闪烁一阵耀的光芒。

    天边,是绚烂的彩霞,悠闲漫步,天一间皆是一幅绝的画。

    晓谕,这顾府园林真大...顾茜茜走了一会儿属实觉得有累。

    姑娘,这才只是顾府的私人园林呢..晓谕俏地打趣

    啊?

    咱们上次去的在一方那边,是顾府的公共园林,锦瑟湖的另一边便是开放给所有平民的。

    边走边赏顾府的亭台楼景,假山碧

    过了一会儿,顾茜茜终是忍不住问了,   晓谕,有人这样逛过顾府嘛?

    呃,好像没有...顾府太大了,大家都是御法...晓谕懵懵地回想了一会儿。

    那你决定带我走多久?顾茜茜一脸无奈地望着这个有傻乎乎的姑娘。

    嘿嘿,婢听世说姑娘不熟悉府和事务,便想着带您逛逛...晓谕嘟嘟的脸上挂着可的憨笑。

    正在顾茜茜打算上前这个小可的脸时,突然一阵风来,一寒气袭来。

    只见晓谕一脸惶恐地直接双膝跪,扣伏礼。

    见过拜遏大人。

    此时府周边的一众影兵也从角落和树上等地方现,纷纷行礼。

    顾茜茜回过,只见一名大的男站在她后,他带着铁面盔甲,直勾勾地盯着顾茜茜,对上他的视线,顾茜茜不由得震惊于他里可怕的冷,一将人冰冻至死,除了冷以外还有一窒息的死气   ,恍若死神降临于面前一般。

    只见男人举起一块玄铁令牌,上刻拜遏两字,周围的所有人以光速隐去。

    此时周围一片寂静,顾茜茜明白自己目前于结界,除了她和这个男人其他所有人都被隔离了。

    男人单膝跪,拱手礼,见过少主。

    顾茜茜很慌,但她受到这个男人一路是风尘仆仆。

    他的衣袂上有挂线的磨痕,手腕上带着伤疤,风来他上还有一淡淡的血腥味。

    他受伤了。

    回禀少主,拜遏令计划已成功布置去,静待收网。男人低沉的声音好似大提琴一般悦耳。

    听到这儿,顾茜茜猜测这应该是原来顾兮兮的某项计划,而且前这个男人好似不知她目前的况..

    你居然受伤了..   顾茜茜尝试悄悄地话。

    回禀少主,本次计划布置,在明月山庄中玄武一军全员阵亡。

    那你...顾茜茜不由得到一瞬间的愣神,所以如果没有理解错,前这个人是一个...死人...

    还未等到顾茜茜反应过来,男人影便已挥散不见,只留一玄铁盔甲落在地上。

    结界消散,顾茜茜听见一声悠的击钟声,从顾府的阁传来,它穿过层层墙和座座假山,仿若一又一地敲打在她的心脏上。

    之后的顾茜茜很懵,她好似被一个木人一般被去了灵魂,任由晓谕呼喊都只是呆呆的睁着没有反应。

    她看见了晓谕和一众影兵满震惊和心痛地跪在她和盔甲边,而后又看见晓谕摇着她的手臂,喊着她,她还看见突然现的哥哥慌张又震惊地用手捡起地上的盔甲,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慌的哥哥,她还看见了那个在在一方着红衣、嚣张邪魅的无心双目通红......

    她知死了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可顾茜茜都没有办法作回应,因为她被吓到,她刚刚在和一死尸对话,她更不知要如何面对剩活着的人...

    到底是什么计划,到底是什么让顾兮兮冒着这么大风险、不顾一切去,这个计划成功了,可所有人都死了...

    到底是谁杀了他们?

    明月山庄是什么地方?

    顾茜茜很崩溃,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她每天都在不停地到疑惑和迷茫。

    她突然间明白这里真的不再是她以为的纸片人世界,它是一个鲜活又残忍的真实世界。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