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汪、我的手在发抖(1/1)

    「言哥哥还说我,明明你自己也担心倪倪,都不去上班了,国安局来人了好几次,岳哥哥也是,还把专辑的发布日程往後延。」弥槿被真相有些窘迫,没多思考,一脑地就把其他人的状况也给说了来。

    「啊啊,槿槿!我们不是说好了不提这事吗?丢脸死了?」岳玥摀住自己的脸,羞耻地原地蹲

    他想树立帅气的形象,不想让倪倪觉得他沉不住气,结果还没开始树立形象就破灭了呜呜呜呜呜呜。

    原来他们也是担心她的,只是不想被她看来而已,她误会他们了啊,曾倪倪心想。

    哼,她才没有很开心呢。

    晚餐时,菈维利煮了一桌的菜,五个人围在桌边,享受团聚的时光。

    「这礼拜的周末我要回家跟爸妈吃饭,你们也一起来吧。」曾倪倪突然开

    曾倪倪方才已经跟她爸妈通过电话了,说这周带她男朋友回家见人。

    餐桌旁的四个男人同时僵住。

    「见、见爸妈?」岳玥结

    曾倪倪被绑架让他们都给吓坏了,他们居然把这事给忘了!

    见家!超级严重的事啊啊啊啊!

    「明天一起去买礼吧。」言蔺璄神忧郁地说。

    「顺便买衣服。」菈维利叹了气。

    「还要剪发。」弥槿补充。

    「你们不用那麽认真,随意就好,我爸妈都很好相的。」曾倪倪说。

    她是实话实说,不是像有些男人说什麽自己家人好相,结果其实全家都是恶婆婆,没有那回事,她家人是真的好相,没有过度夸饰的那

    她也是有信心才敢带这群男人回家的,否则这群男人会给她哭唧唧的,烦死了。

    晚上,曾倪倪的房间门被敲响了。

    是弥槿在门外,抱着自己的枕,怯生生地看着她。

    「怎麽了?想要?」曾倪倪问。

    弥槿摇摇

    「我只是?想跟你一起睡觉,就单纯睡觉而已,真的。」弥槿把半张脸都藏在了枕後面,小脸红得熟透。

    他想念曾倪倪,很想她。

    「嗯,好吧,来。」曾倪倪侧让弥槿她的房间。

    弥槿爬上曾倪倪的床乖乖躺,眨睛等待曾倪倪也躺被窝後,便伸手抱住她的腰。

    「今晚可以抱着你睡觉吗?」弥槿问。

    弥槿以前都只窝在她怀里,现在已经可以反过来将她整个人圈怀中了。

    「嗯,睡吧。」曾倪倪说,她多少也有些受到,这次的绑架吓到弥槿了,得哄哄这孩

    「晚安。」弥槿满足地闭上睛。

    「晚安。」曾倪倪说。

    周末,曾倪倪看着大包小包的男人们,眉不耐烦地

    「你,去换上正常的衣服,普通衬衫就可以了,给我把你的三件式西装脱掉。」

    「你,把手里的房地产契约给我放,不要用房产贿赂我爸妈,支票也不准!」

    「你行李箱里面装什麽?为什麽拿这麽大一个箱?给我打开检查!」

    飞狗了好一阵,一行人才终於发。

    「我的手在发抖?」弥槿坐在车後座,小声嗫嚅

    「别怕,虽然我也好怕?」岳玥握住弥槿的手,两人一起瑟瑟发抖。

    「如果你们想正式往,见家就无可避免,我总不能都不说一声就跟我爸妈不认识的男人往结婚,不过如果你们真的不喜,以後不会勉你们见我爸妈的,但这次肯定得见,至少得让他们看看你们什麽鬼样。」曾倪倪坐在驾驶座上开车,她听见了岳玥跟弥槿说话的声音,便开解释。

    她理解不想见对方父母的受,如果是她也不会喜的,毕竟婆媳关系是从古至今都没被解决的难题之一,而且见家尴尬得要死,她的男人们没带给她这些困扰,她也不该给他们造成麻烦。

    「等等,你说什麽?正式往?结婚?」言蔺璄锐地察觉了曾倪倪的用词。

    「结婚?噢我当然不介意见家,毕竟是要结婚嘛,乐意的,我很乐意。」岳玥态度立刻改变。

    「你们在说什麽啊,我只是举例,谁要跟你们结婚?」曾倪倪翻了个白

    两小时过後,他们抵达了曾倪倪父母居住的房

    这里是曾倪倪从小大的地方,不过她从大学後便不住家里了,但偶尔会回来陪爸妈吃个饭。

    原本她是想跟爸妈住一起的,但她爸妈时常跑国去玩,她就算跟他们住一起也时常看不见人,乾脆就在市中心创业定居。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