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9(2/2)

    他见到宋佳宝的时候就发现了,宋佳宝的绪很颓,或许是经历了什么很不好的事,只是他已经现在了那里,那些话他就必须说。

    “他辍学之后就去新疆那边打工了,最近也回来了。”

    “见你之前,佳宝被人跟踪了。你可以确定,找你「偶遇」的人不是那个跟踪佳宝的人吗?”

    徐寒池毕业时,确实没有加过这群,其他人也不会那么没有地来找他。

    “那么,想把我从佳宝边支开的会是谁呢?”

    “你知我在说什么,你不是无意现在那里的,佳宝的失踪,我算是诱因,责任最大的,是你。”

    “诶、好。”

    他先收拾了一边宋佳宝家里的东西,没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倒是突然想起那个让宋佳宝脸大变的包裹,当即打车回了宋家。

    唐天觉得自己必须要说什么,张开嘴,哽着嗓:“我……不知他是谁。”

    “这有什么的?你去吧,有什么事叫我。”

    徐寒池轻嗤了一声,“他应该知什么事,不应该知什么事,也该由他自己决定,不是吗?”

    “你可以去找段博奥。”

    “任何信息都可以。”

    秦玫自然很是迎秦飞鹤的到来,地招呼他门:“小鹤,怎么突然过来大姨这边了,佳宝呢?没和你一起?你都受伤了,还让你一个人来,也太不像话了。”

    “又不是我让他失踪的。”

    “我、只是把我知的事实告诉了佳宝,他不应该被一直蒙在鼓里。”唐天越说,语气变得慢慢重了起来,与其说是在反驳徐寒池,不如说他是在说服自己。

    “放手。”唐天怒喝:“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佳宝不是自愿离开的。”

    唐天冷哼一声:“你应该没有中同学群这东西吧?”

    与此同时,秦飞鹤也不是一无所获。

    “佳宝失踪了,在和你见面后的第四天,你觉得这件事和你有关系吗?”

    “我的又没什么事,可以一个人门的。”秦飞鹤笑:“我想回来拿一东西,可以哥的房间吗?”

    “不是你,是你后那个人。”

    唐天很厌恶徐寒池这副淡然的模样,语气变得有些尖锐:“因为我?如果不是你欺骗佳宝在先,他怎么会因为无法接受事实而失踪?要我说,佳宝失踪说不定只是为了远离你呢?你找不到他,指不定他现在有多开心。”

    “他不该被我欺骗,就该像现在一样,失去联系,落不明吗?”

    徐寒池眯了眯:“为什么?”

    唐天愣了一,本来死死住门的手不由自主松了一

    徐寒池很利落地承认了责任,也是变相地承认唐天那些话都是真的,事已至此,他承认与否都不重要了。

    “所以呢,他就该一直被你欺骗?”

    “我不知你在说什么。”唐天背过,打开门想结束这段对话,但他刚走门里,徐寒池抵住门,让他无法将门阖上。

    秦飞鹤回国的时间不,对于宋佳宝上发生的事也只是只言片语的猜测,想要更多的证据,他就不得不从宋佳宝手。

    徐寒池继续:“你不喜我,同样的,你应该很了解我,跟踪佳宝的人,会是我吗?”

    唐天愣住:“什么?”

    “我不相信你。”

    他的语气不急不缓,却莫名势,一寸一寸,敲开唐天的防线。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

    “你认为我对佳宝的不纯粹,现在的你呢?”

    “你怎么知他最近回来的?”

    徐寒池没有被激怒,平静地:“佳宝失踪了。”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