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1/2)

    段鸳和段博奥跟着爷爷生活,爷偏心,吃的喝的都着段博奥,买个什么吃的,也都会背着段鸳给段博奥。

    段博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快中秋的时候,家里提前买了月饼,段博奥能大摇大摆从柜里偷月饼吃,段鸳连一月饼渣也吃不到。

    哥哥偷吃月饼没什么,但她要是敢偷吃,肯定少不了一顿打。

    段鸳从小看不起她这个惹是生非、气的哥哥,她拼命读书,只想着以后能远离这个窒息的家。

    她初一的时候,段博奥犯了一个大错,把一个学生达成了轻伤二级,对方非要告的话,他就要留案底了。

    段鸳还因为这件事偷偷兴过,不想爷却拉着她去给人跪,求那家人不要告段博奥。

    其实那个时候她快要恨死段博奥了,再也没理过段博奥,没过多久,段博奥被退学,去打工了。

    最开始两年也不安生,没往家里寄一分钱,过年一回家反倒言巧语骗走了爷的养老钱,段鸳哭闹也没用,终于还是走到了不起学费被迫辍学那一步。

    段鸳走投无路,第一次打通了段博奥的电话,心里咬牙切齿,表面却哭着发誓以后一定怎么怎么孝敬哥哥,哄得段博奥一力承担了她的生活费、学费。

    他们的关系就这样缓和来,段鸳大学毕业后找了工作,大分的钱也确实打给了段博奥,她把以前从段博奥那里拿的钱一笔一笔记来,打算还清之后就一刀两断。

    结果钱没还清,她先被诊断毒症。

    段鸳掏不钱,就这么拖了来,直到过年时段博奥回家,发现她瘦得不像话,问她得了病得事,把她臭骂了一顿,随后把钱全转给了段鸳,让她先治病。

    比她还回去的总数还多。

    从那一刻开始,段鸳才真的把段博奥当作她的哥哥。

    可惜她的病拖得太久,想治好,得要更多得钱,兄妹俩只有爷爷,没有靠谱的老辈关系,本借不到钱,段博奥不得已之,动了歪心思。

    有人联系段博奥,让他找徐寒池的麻烦,不段博奥最后是什么场,他会全力承担段鸳的治疗费用。

    段博奥看守所之前,代过段鸳一定要把病治好,其他什么都不要想。

    段鸳努力这样了,却发现她的在每一次透析之后,只会变得更加疲惫,并没有好转的迹象,她甚至隐约看到了生命尽就在不远

    既然如此,她也就不期待自己怎么活去了,而是希望,至少哥哥可以从那个地方来。

    徐寒池对兄妹的故事不兴趣,锐地抓住了段鸳话里的重——段博奥是在别人地指使来找他的麻烦的,而不是段博奥所说的那样,因为当年的事一直对他怀恨在心。

    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件事?在他不知的时候,这件事起了什么关键作用?

    “那个人是谁?”徐寒池缓缓问

    “我、不知……”

    “如果你想用这信息还我撤诉,应该不够。”

    段鸳并不意外,吃力地:“我知、他把、宋、带去哪儿。”

    “哪里?”

    “撤诉。”

    徐寒池利落地打电话解决了撤诉的事,从段鸳嘴里得到一个十分意外的地址:

    “北塔佳苑022号。”

    ·

    “北塔佳苑022号?”秦飞鹤缓缓念文件上的名称。

    对面的人回:“是的,这是位于上林区的别墅区,之前在一个叫陈婉的女人名,4年前转到了徐寒池名,不过他好像也不常回去住,只有一个阿姨会去定时清扫任务。”

    “他人现在在哪?”

    “三医院,好像一直在找一个叫鸳的女孩儿。”

    “知找她什么吗?”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的人查到这个段鸳的哥哥段博奥和徐寒池之间有过节。

    就在国庆期间,段博奥一群人寻衅滋事,把徐寒池打伤了,徐寒池也是个是把那一行人全给告了,他又不差钱。”

    秦飞鹤看着手里的资料,陷了沉思。

    他手上的线索有限,只能从怀疑的对象手,之前在宋佳宝家里翻到了宋佳宝自己的事件梳理,宋佳宝已经排除掉了最开始怀疑的姜语合,那么就只剩一个徐寒池。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