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声慢 (二)H(1/1)

    声声慢  (二)H

    殿

    嗯?陆重霜趴在汤池边的木板上,尾调拖着绵

    她裹一件妃娟纱齐衫裙,浸在和汤池,发髻。轻盈的罗裙浮浮沉沉,时而卷起,时而散开,宛如早刚解冻的小溪里,一朵浮被浅碧的绳儿缠得聚到一起,留一条浅浅的沟。

    殿您该睡了。庚颤颤,诞沿嘴角淌却不敢拭。五更,五更还要上朝。他匍匐在主上跟前,左手掌虚虚撑住木板,另一只手的手肘支起

    陆重霜轻轻一笑,拇指抚摸着他腔的息指和中指绕着腻的亵玩。不困。才杀了人,神着呢。她说着,手指从他嘴里撤,玉指间拉一条秽的银丝。

    与监玩闹近乎是大楚贵族心照不宣的事儿。

    上至天至从五品,皆会于家中豢养监。他们大多是十五六岁后被割去肾(指)保留,因而无法使女怀,却能助兴。大楚的历史上也曾有皇太女拉着正君一起,同时与多名宦官的丑事。事后,这位皇太女被朝臣联名弹劾,最终死于非命。

    有时,母亲会将这些个阉人赐予女儿,让她们在迎公前享受鱼

    不过,陆重霜的庚可非母皇所赐。

    他本是用来掩人耳目的刺客,是袖里的毒刃。在陆重霜十四岁第一次来月事后,心腹泣直言上谏,要求将庚阉去,以防两人玩闹时脱手,引发未迎公先有的丑事。

    陆重霜欣然应允,庚便从一个男人成了阉人。

    坐起来。她命令。

    庚乖巧地直起,跪坐着。靛青领衫笼着他纤弱的躯,堪堪掩住肚脐,前两殷红起来,腰间那活儿也直竖竖。他咬发白,发垂落肩致的眉低垂,仿若天际一抹飘忽不定的烟云。

    陆重霜伸手,手指微颤地从摆往上探去,手是少年实的肌肤。腹肌,膛,嶙峋的骨姿,瘦不脱骨。

    他是她一手打磨来的剑。

    陆重霜拿手掌磨蹭着庚的,又仰吻住,嫣红的着,面上缓缓般嬉闹的笑意。

    令她到快乐她喜一切令她觉得快乐的事秋月、夏风冬雪,小憩,烹茶,读书,好,杀人。

    庚揪的外衫,绷成弓弦,不敢有丝毫动弹。

    他是她最忠心的鹰犬,就是为取悦她而生的。

    陆重霜抬瞧他,面颊绯红,眸却如泠泠的霜。

    真乖。她呢喃,猛然从中起。浮于池中的妃罗裙骤然收拢,勾勒姣好的姿。

    不同于中女人的丰腴雍容,陆重霜的如同她形影不离的朴刀轻盈又锋利。一个征战沙场、北击突厥的将领,想来也不可能一塌塌的

    庚还是跪在哪儿,神落到主上的小。白生生的被薄如蝉翼的妃贴,正往一滴滴掉,连上那粒墨般的小痣也瞧得清清楚楚。稍稍往上抬,能瞧见实的大,无的牝。她上有某微寒的香,令人目眩神迷。

    他嗓,低低息起来。殿

    让你服侍沐浴,怎么嘴上没个歇的。陆重霜。都叫了几声殿了?

    她抬手,抚过庚的侧脸,勾住让他抬起脸来。

    庚,你可恨我?陆重霜冷不丁冒这么一句令人摸不着脑的话。

    庚不语,屏息等主上说完。

    害你不能与家人相见,害你时时忧心命不保,夜夜守门没个好觉,还失了当男人的资本,成了个庚,你可恨我?

    不敢。庚轻声。也不恨。

    陆重霜微眯着,顿了一,才说:不敢便好。

    语落,她俯,吻上他的尖在上缓慢舐,又探去勾着他的嬉闹,葱白的手指摸上男人许久的,上,指腹的薄茧时不时蹭过窍。指尖蹭上端溢黏腻的像是植被折断后溢

    被温指尖摸的酥麻庚不自觉地去拥抱她,攥她后背透的薄纱。闷闷的堵在间,秀轻蹙,如海般上涨的快洗刷着意识,让他害怕自己忍不住,脏了主的手。

    庚上往后稍退,躲开陆重霜缠绵悱恻的吻,勉稳着语调,殿殿不必如此。

    无碍。陆重霜

    大楚女儿迎公前不必保持完璧之,只是不许怀。男则必须洁净。他们认为不洁净的公会给一代招来灾祸,因而男未结亲前以折扇遮面,或躲居幕帘后,以表洁净。仅在各个节日,他们才能丢掉折扇和幕篱,自由在街穿梭、席宴会。

    不过也有分女为表达对未来正君的尊重,保持贞洁,将新婚夜的落红赠与正君作为与君共白的信

    只可惜这浪漫的初衷早就被玷污。不少价平平女为迎娶名门公,命令家中豢养小郎君只许走旱、不许走路,或是亵玩遍了全独独不破。由此也衍生不少奇技巧,让女又能尝到好之乐又能保全的贞洁。

    陆重霜属于为人不齿的后一

    她可不是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主儿,留着贞洁不过是打算将此作为砝码,兑换更值得带回晋王府的公

    因而与庚嬉闹多年,始终未曾让他尝到小的滋味。

    庚清楚主的打算,因而每回都小心翼翼,生怕坏了大事。

    他垂去女人肤上的珠,温着颤颤的尖,将雪白的嘴中。右手扯开躯的纱罗,中指抚摸过大侧,轻着主上小小的,不敢往里探,只和缓地着。

    庚她低低唤着,,仰面倚在木板。

    他顺着儿往亲吻、舐,骨,平坦实的腹,圆圆的肚脐。她腰上剑伤,是两年前于原州之战中被突厥人所刺。突厥人假意派使者前来求和,实则行刺,近卫保护不当,竟让他一剑刺中殿穿腰腹。幸而未伤及本,加之天寒,伤修养小半月便无恙。

    庚在那剑伤上亲了又亲,呼又轻又缓,怕疼了她早已愈合的旧伤。

    他将她两条拉开,细白无的牝和一淡粉的细。双指拨开两片,便显一张一合的小孔,漉漉的。

    庚在那一瞬忍不住心生嫉妒。

    晋王过了冬日便年满十七,到了可以迎公的年纪也不知是哪家纨绔有这个福分能晋王府。

    正君吃醋欺压侧室的事儿在大楚并不罕见,更有甚者,直接得侧室家或自杀。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宦官,仅有三脚猫的功夫傍,或许迎公那日,便是他该退场的时刻。

    他会被如何?

    如狗一般地被驱逐,还是像蚂蚁般被碾死。

    无人知晓。

    庚俯,吻上漉漉的,不敢太往里探,只绕着打转儿,着她的小

    庚,庚啊!。陆重霜的呼急促起来。庚太懂自己的,哪儿能让她最快地崩溃他一清二楚。快,快

    ,是她揪住了自己的发。

    尖探,更为猛烈地扫着,牙齿咬住她胀的,饮。少女的双开始忍不住痉挛,两片颤动着,微微扭动。

    陆重霜呜咽一声,双他的

    庚抬涌而。他撑起,轻轻地将脸颊贴上主人的腹的叫人心一阵缩。

    殿该睡了。庚轻声说。一早还要上朝。

    庚可知我为何赐你庚一名?陆重霜抚着他的发,半阖眸。

    不知。

    我降生时天生异象,苍鹰击殿、太白经天,故而为母皇不喜陆重霜稍顿,缓了气说。庚也算是衬我。

    太白经天,天变,民更王。

    庚,此星现,兵起。

    倘若吾这一生注定与兵灾相伴,那么就来吧。天命也好,异象也罢,都放过来!本王不惧。

    庚一愣。

    他轻轻咬牙,一字一句:殿若想反,臣等誓死相随。

    陆重霜眯着看他忠心耿耿的模样,莞尔一笑。她拍拍庚的,哄一只小狗似的柔声说:乖,你不必心急这天,迟早会是我的。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