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 (七)(1/2)

    短歌行  (七)

    烛凋了又开,已经两个多时辰过去。

    银钩似的月亮悬停在天幕最,正是夜的时候。

    陆重霜一动不动地坐在塌上,慢慢翻着文宣给自己编撰的诗集。她上回读到的那句昨夜凋弦月,今宵有恨泪纵横,也被他收编在。他写小楷,笔锋极,不似陆重霜那般陡峭冷峻。烛光照着微黄的蜀纸,瞧去是的,指尖一,却满是秋夜的寒凉。

    葶带领女官搜查各去了,帝君寝殿,医师与侍从仍候在原,沉默地数着烛芯灼烧的细响。年纪大、资历的几位太医有圣人赐座,还好过些,年轻的医师与侍从们只能低眉顺地立于一侧,祈求帝君平安。

    最可怜的莫过于还跪在殿外的萧才人。他起先不死心,哭着在殿外央求,哀嚎声透过窗棱,似有似无地传到里屋,像绞死猫似的。

    陆重霜听着,既不派人去责备,也不松命他回,摆在她手边的雕凤烛台换了一又一的蜡烛,外的声儿也渐渐止息,兴许是嗓哑了,哭不动了,当然也可能是死过去了。

    谁在乎呢?

    陛庚上前,手里攥着个拿帕的木偶,葶查到了东西。

    陆重霜接过,揭开巾帕的一角,朝瞧了,又将桐木偶人递了回去。

    正刻姓名,背刻生辰八字,扎了七朱绣针,意在招恶鬼作祟,是厌胜之术无疑。

    哪找到的?她问。

    萧才人寝殿的后院。。葶趁夜派人,径直绑了殿侍从的亲友过来,不一会儿就招供了。

    陆重霜又问:就他一个人的?没帮凶。

    葶派来传话的人说,这些都是萧才人从萧家代的侍从教唆的。庚答。后先前传过言,大意是您为了婉拒突厥公主的请婚,要纳萧才人为卿士·····他大抵看自己升不了位份,怨上帝君了。

    这萧才人平日与谁比较亲近?

    庚啧了声,:太多了。一听萧才人要被封为卿士,人人都妄图去蹭甜。陛若想治罪,大半个后可抄。

    陆重霜沉思片刻,忽而起桌面,冷声:把人偶留,然后你带萧才人回去,严加看

    喏。庚俯行礼,特意避着陆重霜的视线,克制不住心惊异地稍稍一皱眉。

    待庚离去,陆重霜过在场人员的名册,反复翻看,最终目光停在一个人的名字上。

    要说萧才人嫉妒文宣,在礼节上故意怠慢帝君,她信。

    但要说萧家带来的仆役,教唆主诅咒夏家捧着的帝君?她不信。

    如今萧家没了吴王陆怜清与九霄公撑腰,全倚仗夏鸢顾念几代姻亲,在那儿赏饭吃呢。没了文宣这个帝君,这个姓萧的能在她边讨到一好?可笑之至。

    葶是她的边人,有再多私心,也不必踩着萧家捧夏家。至于庚,他向来与文宣不和,不得文宣死才对,况且事是葶带女官去查的,他压没法儿瞒。

    非要说哪里能动手脚,也只可能是那家伙设局了。

    她想着,缓缓合上名册,继而屏退边余的闲人,带上人偶,独自提灯朝沈怀南的寝殿走去。

    临近沈怀南所居住的偏殿,门早早有一位引路的仆等候。陆重霜随那仆跨,竹影婆娑,月仿佛有歌咏声,唱银鞍照白,飒沓如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乍远乍近,或或低。

    陆重霜神微变,寻着那似有似无的歌咏声,大步走去。

    沈怀南正坐在屋煮茶,听见陆重霜屋,嘴里反倒不哼调了,一双睛直盯着泥炉,手里的小扇不急不缓地扇着火。

    陆重霜见状,隔一张小桌,撩起裙摆坐到他的对面。

    门被缓缓合拢。

    沈某还记得与陛初相识那会儿,陛煮茶相迎,沈怀南,沈某一直想回报陛,今日可算是有机会了。

    他双手奉上一碗茶汤,细细研磨过的茶粉兑鲜羊,升腾的气里掺杂着龙果脯的清香。

    陆重霜不接。

    沈怀南惋惜地叹了气,将瓷碗放在一侧,又端着笑意:陛夜前来,所谓何事?

    落到我了还想耍招,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陆重霜说着,拿偶人递到沈怀南面前。这是葶从萧才人的殿来的你就没有什么想同我说的?

    圣人,您相信巫蛊之术吗?沈怀南抚摸着人偶,帘低垂。

    沈怀南,你猜这么多年,有多少人恨过我。陆重霜,如果这东西有用,突厥人的萨满早把我咒死了。

    沈怀南依旧是笑。

    陆重霜眯起,直盯着他。果然,萧才人是你教唆的。

    葶想必已经告诉您了,是萧才人边的侍从教唆的他。

    看来那侍从是你的人。

    不,沈怀南抬眸,与陆重霜四目相对,整个萧才人的殿里,全是我的人。

    泥炉的火越烧越旺,文火慢煮的茶汤突然间在此刻沸腾了,蒸汽大团大团地上涌,弥漫开来,汽这一刹模糊了彼此的面庞。

    你好大的胆。陆重霜压低声音。沈怀南,你可知征和二年的巫蛊案,孝武帝诛了数万人。你敢设这个罪名,就不怕我杀你全家?

    圣人,沈某还记得当年您在晋王府为小人煮茶时,同小人说过一句话如果只有一人可以言语,事是大是小便不重要。沈怀南放偶人,侧取来铁叉,不不慢地拨起炉的煤炭,火渐弱,翻的茶汤逐渐停止了沸腾。巫蛊的罪名,您要是想大,可以很大;您要是想小,也可以很小。毕竟,您是天之主,只有您一个人可以说话。

    他放巧的铁叉,顿了顿,又补充:至于沈某的贱命不是一直握在陛的手心里吗?

    陆重霜看着他,没吭声。

    先前她特意叫骆实来问话,勾他说是萧才人害得帝君,又问葶萧才人是萧家哪一脉的,就是因为心里有借此事动萧家的念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