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 (九)(1/2)

    短歌行  (九)

    陈蒲若也识人脸,见沈念安不愿多谈,即刻收了声,步伐稍缓,与她差小半步地在右手边走着。

    行至拴辞别。

    陈蒲若送沈念安上车,又恭敬地行了个礼,见其渐远,方才折回原寻自己的枣红

    路上,她一直在想沈念安方才透的后巫蛊一事。

    巫蛊案,前几朝有过先例,当年的孝武帝令彻查,城外共诛数万人。回过来看,盛极一时的于家,如今全族狱候斩,朝中官员便晓得新帝是个不输孝武帝的狠辣角。再说,萧家与夏家亲厚不是一日两日,要真是萧家来的小公在后巫蛊,夏宰相还不知是否面调停。

    思及此,陈蒲若拢了拢衣襟。

    底层官吏不打,她这类不上不的也还好,的那些个前辈得费心周转人脉。最怕的必然是萧家。这似真似假的风一放,她们怕是连夜烧香拜佛,等的消息如等断饭,能迟一是一

    陈蒲若猜的分毫不差。

    这小朝会刚散,那萧家人就遣心腹跑去尚书府后门,悄悄去一封纸笺。

    夏鸢朝回府,便见女婢两手举着封好的信笺送来。

    她了然接过,展开,扫了一

    萧家人的耳朵可真灵。一侧女婢

    不是她们耳朵灵。你要想,圣人若不是要放消息来,天谁能知?夏鸢面带笑意地说着,折起萧家人递来的熟麻纸笺。她这是在试我呢。

    这话关乎圣人,女婢懂事地噤声,不接。

    夏鸢手拿熟麻纸,折了又折,叠作一小条,又:去开一卷徽州产的洒金纸,我好给萧家人回信。写好后,你叫人带着信笺从正大门,直奔萧家宅。既然陛心如明镜,我也不必同她走那些个弯弯绕绕。

    喏。女婢得令。

    不知夏鸢写了什么,萧家人得信后,安分了几日,跟着,坊有了动静。几名满白发的萧家老人面,捧着重明女帝御赐的官服,踏着满地银杏,负荆请罪,跪伏门外,迎着割人脸的冷风痛哭不止,声称愿亲手押不肖孙上刑场,死后也不归葬祖坟,与寇同埋,任凭野狗叼

    其声势之大,尽人皆知,再晾去,倒显得天不近人

    陆重霜这才顺势,将此事抬到小朝会上细说。

    不同于谈账目、谈税收,谈边关军费、官吏贪腐,后的事儿,公私难分,在座的臣们不与新帝亲近,加之夏宰相在场,话更是难讲。

    幸而夏宰相快,行过礼,径直挑明了表示愿意协助大理寺查案,并亲自面调停。寺卿弦打蛇随上,奉承几句夏鸢的忠心,又特意在殿前,请示圣人派几名女官来监督。

    陆重霜打从当晋王那会儿,便晓得弦这人,是个糊涂的聪明人,便当即允了她,命葶几名女官去协助大理寺的卿们。

    事到了夏宰相亲自面,朝中不少人猜这所谓的巫蛊案,将凭夏、萧两家几代姻亲,不了了之。

    谁曾想又过几日,禁隐约传巫蛊案确凿无疑的消息,大意是萧才人因嫉妒帝君荣,听信侍从谗言,暗中请术士来作偶人咒死帝君。传闻圣人得知此事,在寝殿大发雷霆,要杀萧家九族!

    风声是闱的采买女官透的,大理寺那风颇,夏宰相也无动静,圣人更是不提,众人只得望风而动,不敢妄定论。

    这时,萧家人算挨不住,赶忙请了宅院里能在夏鸢跟前说得上话的族人,坐车辇径直去了尚书府。

    一到屋里,萧氏女请了一个安,嘴上说着叩谢大人为我萧氏不肖心,跟着要跪

    夏鸢一个健步上来,扶住了她。

    哎呀!两家多少年的了,说这话。我难睁睁看萧家的姊妹们狱?夏鸢说着,二人归座。真谁也料不到的事,莫要自责了,保重

    她看着前人心神不宁的模样,接着就说:大理寺与女官那边帮你们打过招呼了,文宣呢,病了十余日,现在好多了。我嘱咐过他,都是一家人,别太记心上,他也答应我这个为娘的,愿意在圣人面前求求。但这事唉,萧公虽是一时糊涂,可那东西,谁不忌讳?又是在天捣鬼。圣人冲我发了很大的火,有些个不成的,怕是躲不掉,你且个准备。

    夏宰相这是我萧家人惹来的祸,不敢奢望圣人开恩。那人又离座行了个礼。只是我萧家几代为大楚殚竭虑,如今折在一杀千刀的孽,我等无颜面见九泉之的列祖列宗。还望夏宰相想个法,疏通疏通。

    夏鸢顿了顿,侧端起茶盏呷了一,不不慢:这事儿早已查清,大理寺愣是压着没放,是圣人想先看看你们的态度。

    请夏宰相指

    吴王。夏鸢竖起一手指,在她跟前晃了几回。实话同你讲,若不是你与我有姻亲,吴王现在能赋闲在家?在圣人里,你萧家是吴王的人,不是我夏家的亲戚啊。

    话听一半,萧氏女的火气噌得上来,心:新帝没混,被先帝派去守边关那会儿,于家同皇太女结亲,在安城横着走!你皇嗣里没自己人,不是沾我家萧家人的光彩,才没被于家杀绝?如今变了天,你倒有脸说是我萧家靠你夏家。若是吴王作了皇帝,还会有你夏鸢在这儿说话的份?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