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 (十)H(1/2)

    短歌行  (十)H

    陆重霜不答话,挨过去,额抵在他的右肩。

    暮斜斜地到屋,他白皙的脖颈上抖动着一的碎光,颈窝被生沉香的味浸透了,陆重霜抬手,五指耷在他的面颊,掌心受着他徐徐而来的呼

    青娘。夏文宣唤她,语调微颤。

    想要吗?她问着,他的颈。

    夏文宣无声地挲着她的腕骨。

    陆重霜轻笑,又去吻他,亲完,又选了,咬了一

    夏文宣鼻腔溢短促的一声哼音,低低问她:今夜没有政务要理吗?

    有,陆重霜,但不急,可以陪你一会儿。

    她说完,侧将他压在,手去拽他的腰带。

    白皑皑的一个男人,大病未愈,腰细得她跨过去能牢牢卡住。

    秋风随残存的日影袭来,夏文宣眉稍拧,间发一声畏寒的低

    陆重霜见状,展开自己的外袍,搭在肩,防风的云锦好似影影绰绰的乌云,一把两人罩在其中。

    她十指轻柔地抚过他的脖颈,潜衣襟,拨开,抚摸白鹤的羽翼似的,指腹压在膛,来回捻着淡粉的吻从耳垂到结,毫无疑问,她喜他的结,兴许是纤瘦的缘故,那儿弧度畅,令她想像舐麦芽糖那般,着他因吞咽而微动的结。

    舒服吗?她问,涎沿着角往

    夏文宣捧住她的脸,勾着银丝的末端,吻上她的尖探了去,绕着她的,她更急切些,缠着他贸然闯,偶尔咬着几次,直至将要失去呼

    他的心在,脸带了些浅薄的微红,带着鼻音唤她:青娘。

    想我了吗?陆重霜解开裙的系带,短衫掩着半个儿。她一手牵着他去摸自己微微颤的双,一手的手肘支在他耳畔,继而俯,鬓发蹭了蹭他的额角,略带孩气地发一声,嗯?

    他不说话,掌心从外侧向,包裹住半个蓓,拇指来回逗

    陆重霜非要他答,手臂一路向,握住藏在亵什,动几,手心端旋转,待到它断断续续地溢,指腹才端,支起,直勾勾望向他。

    想我了吗?文宣,有没有想我?陆重霜亲他的睛。

    嗯,想你了。夏文宣轻哼着告诉她,睫

    好乖。她忍不住再去亲他。

    陆重霜本无意这事,不过是方才见他那消沉模样,于心不忍,想对他好

    吐息藏在云锦之互相纠缠,夏文宣支起轻轻落在她的锁骨,继而五指温柔地扶住前的蓓,吻着般,尖,朝戳了戳,合作小,一阵一阵地来回着。

    陆重霜抬手摸着他缎般柔发,指挑起一缕,缠在指

    她慢慢有了觉。

    顾及他还病着,陆重霜动得很慢。她将人推到在地,支起实的大,扶着到里,压在他腰上,猫儿似的上拱。

    夏文宣被她撞得目眩,断断续续哼叫。室逐渐暗了,帘外灯火晃动,檐的防风灯笼吊起,映的灰影在他动。暗紫的天还剩一光,愈发冷了,他快要看不清她的脸,单靠着肌肤的馨香受她。

    他发髻已经压散,衬着白中透着红的脸,更是凌

    陆重霜撩起他披散的发,笑:都是汗。

    青娘也是夏文宣的目光恢复几分清明。

    他抬起手臂拥住她,从腰侧抚摸到后背,指腹摸一节一节的脊骨,受它因耸动来回起伏。颈相依,肌肤相贴,好似作的绸缎裹住了一柄寒刃,他是闺里来的男人,每一都像极了的白玉。

    文宣,她叫他,脸低着,挨得那么近,瞳孔却映不光,文宣,我喜你哦。

    她说完,发一阵笑。

    夏文宣有些,挣扎了一。他看不清她的脸,只听着天真且顽的笑声。

    谁会不喜她这样笑?

    大抵是因为她那样笑起来后,不论从中说何等怪诞的话,都似于真心。

    好比此刻说喜,他一定是信的。

    笑完,陆重霜腰稍往上提,从甬里挤来,接着又到最里,呼急一阵,缓一阵,浅浅地动。

    夏文宣蹭着她腮边的一小块肌肤,半睁的眸像要化了,像冬日积在泥炉边的薄雪。陆重霜微微侧过脸,反过来不停亲他,两颗尖牙磨着他的脖颈,有时故意发啾的一声。

    齿相到让人发腻的程度,她难得耐心,亲几,叫他一声。吻痕在上反复叠加,由浅至,到最后近似暗紫,陆重霜抚摸着痕迹,腰肢耸动着,同他说,你是我的正君。夏文宣着回应她零碎的字词,声音也闷,怕门外的侍听见了到说闲话。

    几乎窒息的漫,她今日没多少玩闹的心,只用一个姿势慢慢着他、磨着他。

    夏文宣仰着,说不话来,任由她腻歪地把玩。他了两次在里,紊的呼渐渐微弱,消沉的几近溶解在无边的暮

    忽然的,夏文宣颅几近绝望地冒一个念:要是我不她就好了。

    到天完全暗去,陆重霜已经收拾净离开,徒留满院的银杏叶在幽暗里腐烂。

    正如她先前所说可以陪一会儿。

    陆重霜洗漱过后,心快不少。

    她叫来灯研墨,着手理萧家的事。

    先前陆重霜猜是夏鸢要借后争端除掉萧家,只是猜不透她为何要磨刀霍霍向亲家。直至萧家人跪在门外喊着要亲自死萧才人,夏鸢合大理寺面调停,陆重霜才反应过来,夏鸢是早料到,于家倒台后,她会忌惮起夏家。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