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月倚孤城 (一)(1/1)

    落月倚孤城  (一)

    一场雨断断续续地了整夜,到天亮,依旧淅淅沥沥地沿着屋檐往院里淌。正是凤泽元年的寒,天,万鸟飞绝,淡灰的天幕瞧不见一片云彩,低看,草木多已凋零,又四积着,驻足远望,一派空明。

    夏文宣搭一件天青披袄,静默地站在廊,看了会儿寥落的院。

    是真要冷了,他心想。

    这段日在殿安心休养,骨仍旧单薄,但人瞧着神了不少。的侍从也纷纷挂上笑颜,暗中慨帝君的苦日可算过去,萧才人一狱,那些个不安分的货立刻规矩了,该问安来问安,该孝敬就孝敬。

    在里,当主的就不能给好脸看,稍一放松,那些个偏门来的家伙就以为自己能往上爬。

    哼!现在知哪个殿里的公是最有资格说话的了吧!

    人们已然心安,夏文宣的心却还悬着。

    夏鸢离京前遣人送来一封短笺,说萧才人地牢后没几日便疯了,某日夜半发狂,竟咬断了自己的,现在什么话也说不,让文宣不必担心。

    末了还补充一句,应是侍总动的手,怕还是圣人的意思。

    夏文宣读完信笺,险些不过气,满心唯有愧疚。

    要是、要是我不她就好了夏文宣忍不住叹息。

    在想什么?忽得,他耳畔传来女的说话声。

    跟着,他肩披着的袄被一双素白修的手扯落,温温随之覆上,发髻带着烈的馨香。

    陆重霜扔掉御寒的外袍,从后环住他的腰,搁在肩膀,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青娘怎么有空来?

    没什么事,来看看你,陆重霜上难不难闻?我刚跑回来。

    夏文宣低,挨着她如云的发髻:很香。

    看来沉香烧到骨里了。陆重霜直笑。

    雨洗了整夜,院里弥漫着沁人的冷香,闻得人心肺发凉。夏文宣怕她被风到,总想抬胳膊,拿袖替她遮一遮。

    陆重霜锢住他:不许动,让我歇会儿。

    夏文宣没法儿,稍稍侧过,掌心覆上她的面颊,低柔地哄着:外

    陆重霜反握住他的手腕,睫低垂着,住他的指,轻轻咬了,方才踢开地上的披袄,拉他屋。

    屋的侍从皆识相地退了去,无声地合拢木门。

    陆重霜倚着塌扶手坐,夏文宣也随她上塌,两人挨得极,膝盖几乎要碰到一起,片刻便消了满的薄寒。

    天冷得真快。陆重霜。夏鸢寒离京,先帝重节后发去洛,那霜降前,得把顾鸿云接了。

    她话来得突然,夏文宣反应了好一阵,才想起她中的顾鸿云是谁。

    那蛮人啊

    谈妥了?夏文宣问。

    嗯,谈妥了。

    是好事,是好事。夏文宣勉笑了笑。陛······喜他吗?

    谈不上喜。陆重霜轻巧地说。但我欠他人是真。

    青娘欠他什么人

    还记得上元日的失火吗?我带你去楼看灯那日。我为把陆照月构陷的罪责推去,收买了顾鸿云,令他答应为我作伪证。陆重霜耐心地为他解释。作为换,我许诺他,登基后,突厥以属国之名与大楚永结同好。

    上元日?夏文宣又是好一阵发愣。

    但践约前,彼此吵一吵,杀杀价,总归没坏。陆重霜补充。

    话到这份上,夏文宣也明白她的意思这些事总要有人去,帝君不,谁来于是他颔首,主动接迎顾鸿云的各项事宜。

    你把他往骆实附近的殿宇扔,那儿人少,事也少,清净。陆重霜略带了笑意同夏文宣调侃。顾鸿云那脾,我怕他和别人打起来。

    夏文宣将她那似有似无的笑看在里,说不心里什么滋味,只:他与青娘有仇,我倒怕他伤到你。

    没办法,陆重霜,我呀,就喜不乐意的男人低了。

    夏文宣垂瞧着她,无话可答。

    陆重霜见状,手腻过去,五指探,与他十指扣。醋了?

    夏文宣苦笑着摇,没青娘当我是什么人?

    陆重霜抬起双臂,手心捂着他的面颊,半嗲半地哄他:那不许醋了。

    夏文宣的被她搂住,动弹不得,双眸直勾勾望着她的脸,红胭脂也压不住的素白,眉轻薄又锋利。

    他看着看着,由衷地笑了,伸两指,压在她的,来回轻抚,继而拨开她的,自己低着尖颤巍巍晃动着,递她的檀,又飞快

    不醋了。夏文宣低语。

    两人后又聊了会儿闲话,多是陆重霜说,夏文宣听。

    夏文宣倚着塌,有一搭没一搭地应和,到后声气渐弱,竟枕着陆重霜的大睡了过去。陆重霜怕惊扰他,一直等到庚来报,吴王陆怜清有急事求见,方才低声命侍递枕来,代替自己让他靠着。

    了寝,直奔两仪殿。

    庚躬推开门,避了避,让陆重霜先行。

    刚迈议事厅,便见一袭鸾凤纹锦袍的陆怜清立于原,她带着笑看过来,一片青黑,甚是憔悴。

    连最后保命的萧家都没了,可真真是连条狗都不如。

    陆重霜冷瞧这昔年的对趋步上前,向自己俯行礼,微微一笑,:免礼。

    谢陛,陆怜清听闻,直起

    陆重霜坐到主位,淡淡:有事便说吧。

    陆怜清不着急谈话,她角的余光瞥过庚,讥笑:微臣不知圣上竟有让宦官涉政的恶习

    陆重霜蹙眉。她不觉得陆怜清此刻还有同她跋扈的资本,可见对方有成竹,她亦不免起疑。陆怜清不比陆照月,若她是太女,不知鹿死谁手。

    故而萧家一事盖棺定论后,陆重霜待夏鸢的态度和缓许多,一是于她愿割腕断臂以萧家向自己示好,事后借探亲假暂时远离朝政,二便是她唆使萧家人莲雾公与吴王和离。

    妹之间不谈政事。陆重霜给庚一个神,示意他退。但吴王若是介怀,朕让他去便是。

    陆怜清见庚消失在视线,折回,面朝陆重霜,开门见山:此番参见圣人,不为什么大事。不过是这几月赋闲在家、百无聊赖,前些日又家里不和,闹许多笑话。昨夜忽梦少年事,想起年幼时趣事,又忽得记起重节后母皇便要移驾洛养老,不知微臣可有幸陪驾一同前往,也好让母皇有个说话解闷的人。

    呵,陆重霜嗓间哼短促的一声笑。

    她连封地都不敢放陆怜清回去,死死将她扣押在,而她竟想与鸾和女帝同去洛?白日梦。

    陆怜清面不改,继续说:圣上,想家父还陪伴先帝左右时,常与先帝谈起您,其中一些事,家父也和我说过,先帝君、如月公,诸如此类微臣在朝这么些年,也有些能命的朋友,她离京前,我曾与她有过约定,要安然度过余生。圣人不妨猜猜,家父的话,我同那离京的朋友说了多少,又请她何时说去呢?

    陆重霜微微发笑,鸷的目光投过去,似轻薄的刀刃。你以为我在乎?

    你当然在乎。若不在乎,你就不会带兵大明,杀陆照月。我没你那么恨,自然没你那么狠。陆怜清压低嗓音,溜溜地在她上徘徊。太白经天,是大凶之兆,加之如月被废,人人怀疑你并非皇室正统陆重霜,你是为自己夺的皇位!你要让自己千秋万代,当然会在乎。

    语落,二人默然相对片刻,一派寂静,唯有愈发急促的呼声在彼此间起伏。

    陆怜清,你何苦。陆重霜率先开,垂俯视着不远的女指轻击膝

    陆重霜,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你登基后,我蛰居在家,明哲保,你囚禁阿爹,我半句不说,你暗中送他到佛寺,剃了发,我也没去见过一。但我明媒正娶的公在我的王府,被夫家人活生生绑走,我的孩未足周岁就被夺走了父亲,甚至连那妆奁钱都被卷走。陆怜清一字一句。陆重霜,是你我的!你让我成了全安的笑柄。

    那是好笑的。陆重霜撩起一抹垂落的鬓发,缠在指尖,不不慢。胆敢与我说这些,你就不怕死吗?

    死?哈哈哈哈。陆怜清大笑。我难是陆照月?放我去洛,陆重霜。否则,言传得会比瘟疫都快,而你,往后千载,都将是杀姊母的篡位者。

    又是一阵发颤的沉默,陆重霜的脸忽晴忽雨,最终停在一个渐渐绽放的笑颜。

    陆怜清,你记住,我的仁是有限度的。她。我放你去洛,只因为你并非陆照月。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