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月倚孤城 (二)(1/2)

    落月倚孤城  (二)

    庚守在门外,侧耳听殿隐约传一阵放浪的大笑声,跟着,脚步声渐近。他稍稍侧,面朝殿外站直,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不一会儿,陆怜清步履匆匆地来。她冷着一张脸,脚步虚浮着,径直朝车辇走去。

    庚沉默地等陆怜清的背影远去,方才转推开殿门,轻手轻脚地了议事厅。

    他见陆重霜端坐御座上,阖眸沉思,便连呼也放轻了,恨不得如猫儿般四肢并用地爬到她膝边。

    主人。他低语。

    陆重霜仍闭着,右手抬了抬。庚识相地双膝跪地,捧住她递来的手,贴在她微冷的指尖,一寸寸着。

    陆怜清竟敢拿言来威胁呵。陆重霜幽幽。她真是惹火我了。

    庚扬起脸,神痴迷地望向陆重霜:主人,要不要我去

    没让你说话。陆重霜打断他,手一,甩开他讨好的吻。

    庚呼断了一瞬,随即弯腰,在她脚边重重磕了个。请陛恕罪。

    这才乖。陆重霜轻笑,目光自微睁的眸倾泻而,浇在足边隶的脖颈,如雪。起来吧,万一把脸磕破相,我可是会心疼的。

    庚低着爬起,右手不自禁地摸了面颊,再抬,又是笑颜。陛可要回寝

    陆重霜思索片刻,:先回寝殿,然后把葶叫不,叫沈怀南过来侍寝。你也好手的人,这件事,暂时别知会葶,她手人杂。

    喏。庚行礼。

    满腹心事地漫步到寝殿,沈怀南已经候在外,素衣简饰,依旧是缥绿衫。他后带一名还未开的小侍,十三四岁,廓有几分像骆实。他耳朵听见圣人至,有些关不住睛,总想着偷偷瞟上一

    新帝年纪轻,里的男人只要不是把那什全阉完了的,多少有那心思。

    侍从们簇拥着陆重霜殿,庚随她去屏风后换衣裳,再来,单着一件绯紫云凤纹罗裙。庚大抵是怕她冷,命手宦官赶将圣人换的衣裳扔掉,去橱柜里取一件狐狸的大氅来。

    陆重霜落座,接过秘瓷的荷盏,里盛满温的莲房饮,在边慢慢啜着。

    她不说让沈怀南过来,他也只能毕恭毕敬站在那儿。

    喝了几,陆重霜放茶盏,眉舒展开,冲:还是你有心。

    莲房饮主治妇人血崩,取莲房炭两枚、阿胶三钱、棉炭十四粒,熬煮而成。她天思虑过重,加之频频劳,常年气血亏虚。她十四岁一回月事来了八天,吓得泠公托人去太医署请医师过来把脉,给的常备药方里便有莲房饮。如今除去庚与葶,没人知她有这病。

    正巧奉命取大氅的侍从归来,陆重霜瞧见,:新的?瞧着不像去年那件。

    庚答:去年那件的衣角沾了泥,早扔了。

    哦,陆重霜漫不经心地应了声,举起茶盏继续喝饮

    上回不而散,沈怀南晓得她存心在耗他,静默地垂首而立,不动如山。后的小侍略有些站不住,时上时

    一盏莲房饮悠悠啜完,陆重霜舒了气,方:站累了吧,过来坐。

    有幸得圣人召见,沈某岂敢言累。沈怀南浅笑着坐到她对面,带来的小侍也随他到了陆重霜跟前。

    陆重霜扫过那小侍,同沈怀南:难得见你带人来。

    毕竟是侍寝,我若孤零零来,怕是要被其他公笑话。

    回记着带个稳重的,陆重霜淡淡,服侍的人要是不够,庚要。

    沈怀南眉微挑,若有所思地欠行礼。谨遵陛吩咐。

    陆重霜抬手,瞥了庚。

    庚会意,低声命殿侍从悉数退,亲手执杆挑防风的幕帘。殿霎时安静来,只听满灯树的火噼噼啪啪得燃烧。

    伤好了没?陆重霜问。

    沈怀南答:了。

    看来是我手不够重。陆重霜调侃。

    您今夜叫我过来,应当不是为了关心小人的伤势吧。沈怀南随着她展浅浅的笑颜。圣人,有何吩咐?

    没准我就是叫你来侍寝的呢?

    小人有自知之明。沈怀南自嘲。

    陆重霜顿了顿,垂帘,似在思索是否要开。席边压着的铜雀炉里正焚着龙涎香,火星微闪,分明的铜雀羽翼簇着香雾,袅娜地往上升。

    圣人,沈怀南唤她。

    陆重霜微抬,朝上翻,直勾勾望向沈怀南的双眸,:我要你想法将陆怜清的女儿抢过来养,你敢不敢

    话一,本就冷峻的寝殿又寒上几分。

    要他去抢吴王的嫡女,为什么?他又拿什么抢?

    沈怀南抿,沉片刻,倏忽笑了声。

    他言笑晏晏地同陆重霜:这是很大的事

    没错,是很大的事,陆重霜低声,沈怀南,知了我的秘密,才能算是我的人。

    圣人要吴王那还未断的女儿什么?沈怀南手心渗些冷汗,面却不改分毫。

    不为什么。朕是大楚的皇帝,任何事,只需一个理由,那就是我想。陆重霜斜睨,眸懒懒的。因为我想,所以我要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