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月倚孤城 (三)(1/2)

    落月倚孤城  (三)

    沈怀南微微欠,额快要挨到她的。您的意思是

    鸾和女帝纵过度,加之常年服用丹药,在前往洛的途中暴毙。陆重霜贴着他的耳廓,呼一缕接一缕地漾着,勾着他的心。路途遥远,同行的吴王只得带先帝的尸首返还安,朕悲恸至极,意图废朝守孝,诸大臣劝诫,,国不可一日无君。朕万般无奈之,恳请吴王代朕守皇陵三年。

    沈怀南的心沉了:吴王守孝,她的孩大抵会被托付给莲雾公

    两人已经和离,萧家不会要的。陆重霜压低了的声音渐渐透隐约的快。我为她妹妹,理应为守孝的排忧解难。

    沈怀南帘低垂,神未见多少变化。

    他默然半晌,继而侧过脸看向陆重霜,倏忽轻笑一声,:此等大逆不之事,陛不怕我说去?

    用人不疑。陆重霜答。我从不求完满。沈怀南,你心思很多,对我也不够忠心,但你在利益跟前分得清楚,知哪条路能走远,所以有些事,我会纵容你。

    您这可不像是夸人的话。沈怀南戏谑。

    这是。陆重霜平淡地陈述。当然是。

    沈怀南没想到她说话这般直接,愣了愣,目光投向她。

    她脸白得骇人,眉玉雕般清冽,不近人,沉静地端坐面前。

    沈怀南也静静看着她,忽而觉得中叱咤风云的女帝,与前这个刚过鼻血,脸上还残着血痕的少女,分明是两个人。

    十七岁,平凡人家的女儿怕是刚迎公门,忙着科考,或初初开始其他营生养活自己,闲暇时与友人们外踏青喝酒,总归不是亲说要杀了自己生母的年岁。

    她是他的妻,是天人的君,却那么小,小得让他开始恍惚。

    您还是叫太医来一趟吧,沈怀南指尖挑起她颊边的一缕碎发,别回耳后。陛有恙,不宜同房。

    要回去?陆重霜细眉微挑。真不像你。

    您与小人共枕,并非于男女之。沈怀南起,浅笑。因而小人并不执着于今夜,您若有心,改日补上便好。

    语落,他款款行礼,翩然而去。

    陆重霜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一抹暗绿,似初雾霭消散。

    她觉得沈怀南方才有些奇怪,却说不所以然。正想着,庚伸手来,手里拿着一张帕,替她起鼻的血痕。他生怕疼她,指慢慢压着帕,将残血了去。

    陛太医?庚试探地询问。

    再说吧,明早还要上朝。陆重霜。我倦了。

    庚低了,叫手殿,服侍她就寝。

    脱去罗裙,洗漱过后,陆重霜单着一件里的衬衣,侧卧纱帐之中。她枕着胳膊,懒洋洋看纱帐外的香。

    完安神香,起净双手,接着跪到她的床畔。

    隔一纱帐,彼此的面容模糊不清。

    主人,他唤了声,一只手钻过帷幔,指尖胆怯地探被褥,碰到她的小臂。

    她的肌肤细腻且冰冷,到的一刹,呼暗暗急促,柔的粉面忽而柔媚地笑起来。

    主人,他又唤。

    陆重霜反握住他的手,闷闷地说:庚,我心烦。

    您对自己太严苛了。。明日告假可好?免得天不亮就起。

    这是怠政,诤官会上书教育我的。陆重霜。这一年还没过去呢,我若懈怠了,底不知会偷懒成什么模样。

    那主人朝后,叫太医来看看,可行?

    行。

    庚安了心,着她的手,又:主人不必计较吴王的话。您为国事殚竭虑,天人亦会叩谢您的恩德。

    是嘛?可我还是怕······又恨又怕。陆重霜阖眸。庚,人言可畏。你知的,我吃了太多人言的苦。

    谁敢诽议圣人,庚就去割掉谁的庚咬牙,握她的手。看他们拿什么说话。

    陆重霜极轻地笑了声,牵着他温的手,递到边,呵气。知你很乖。

    庚骨枕着床沿的实木,腻腻地唤她:主人,主人。

    可能还是放不那时我太小,太无力,若换到现在她勾起角,低低笑。若换到现在我一定撕烂那些婊畜生的嘴,一刀刀割开她的脸

    睡去不多久,窗外落起冷雨,淅淅沥沥地哭,痴缠不已。陆重霜觉浅,原已萌发困意,可雨一,她恍惚间又要醒。似浮在往事的碧波,笑声、嘀咕声、窃窃私语之声,娈童婢嬉闹之声,刀剑相撞的脆响,金殿奏乐笙,在脑海厮杀,她的心得快碎裂。

    雨声渐急,如江席卷,要将她淹没那般,恍惚间,陆重霜想起了一些极久远的、本打算在陆照月死后永不再刨的往事。

    这就是晋王?哎呦,真是晦气。有人躲在幽暗说话。服侍的主不争气,就够惨的了,现在又添了个累赘。

    屏风的影如同活,朝她慢慢爬来。

    陆重霜望向窗外。

    那簌簌落着的,是雨?还是雪?

    应是雪吧,她记得是雪,年关的大雪,覆盖了整个太极

    天微明,雪渐息。

    她穿好新的锦袍,带庚去殿外踏雪寻梅。庚是最早跟在她后的人,比葶还要早,她那时尚弱,却要,走起路步履匆匆,恰似一阵疾风。而庚刚被卖,还要瘦小,总跟不上她,却咬牙撑着跟。

    雪后天地一派空明,陆重霜踩着庚的后背,伸手折来一支早梅,小小柔柔的苞,半开半卷,安静地缩在她的掌心。

    这时,一只细腻无暇的小手横过来,猛然夺走陆重霜手中的梅枝,烘得细腻的鹅梨香自她袖,她抢来梅,在半空划过一虚痕。

    孱弱的梅纷纷而落。

    陆重霜侧目,看到的是一个比她略矮的女童,穿着华贵,鹅脸,可人。

    她着梅枝,起先是甜甜地笑,继而脸冷不然沉了沉,扬手便要拿梅来。庚没半分犹豫,迎面冲上去,挡在陆重霜跟前。

    陆重霜看在里,微皱眉,仗着初初习武,单手夺过面前女童手中的梅枝。回之迹,她足尖轻轻一踢,低声同开,别碍事。

    小偷!陆照月尖叫,那是我的!

    不,那是我折来的。未等陆重霜将反驳的话说,面前人竟哭嚎起来。

    哭声惊动了急切的婢,仆役寻声而来,呼喊声嗡嗡响成一片。

    太女殿,太女殿,他们喊。

    陆重霜淡漠的神扫过她,那时才知,她就是自己的同胞,大楚当朝太女陆照月。

    陆照月也看向她,着泪一雪地,哭闹着喊:小偷,小偷!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匆匆赶来仆役们慌了神。要知,皇太女极为受,待遇一如圣上。所及之,焚香不息,吃穿用度,只有新,没有旧,用过即扔。太女一旦哭闹,他们便要受罪。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