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月倚孤城 (四)(1/2)

    落月倚孤城  (四)

    五更三刻,雨初歇,天不见一丝亮。监门校卫刚完人,收起竹笔,群臣正聚集在太极南门外,个个氅衣裹,静候鸣鞭、开门。

    天冷天上朝都难熬,尤其是家离皇城远的小官,天不亮起,打着火把赶慢赶跑来集合。可当今圣人的勤政,大小朝会,风雨无阻,她们也只得有苦往肚里咽。

    不知因何事,城门迟迟不开。

    一人耐心等到五更五时,快天明,往常百官已朝齐呼万岁时,面前的朱漆大门依旧未开,倒来了个宣旨的女官,大意是圣人积劳成疾,故此取消今日朝会。

    听此言,候了足足半个时辰的朝臣们一哄而散。

    排在最前的沈念安略显诧异,拦住来的女官问了几句,方才去寻自家车。刚登上,女婢赶忙递来雪豹作的毯,盖在她的膝

    您怎么回来了?女婢着御寒的毯,亲亲地问。

    圣人有疾,刚派女官来告假。沈念安

    说罢,她若有所思地沉片刻,忽而抬,微笑着问起自家女婢。你觉得圣人是真病,还是假病?

    女婢听自家夫人这般问,不敢答,行了个礼:婢愚钝,这生病还能是作假?

    谁知呢唉。沈念安好似回忆起什么,轻声慨了句。连病了、疼了都要被怀疑真假,何尝不是一可悲。

    话刚,沈念安便回过神,失言般抬起皲裂的手掩了掩,无奈地吁一声,:只求这皇城能少一些风浪。三位宰相,一位狱,一位探亲,留我一个。再事,我怕是要折寿。

    女婢似懂非懂地,指尖抚平松

    伴随一声嘹亮的嘶鸣,驾车的娘牵动缰绳,朝侍中府奔去。

    天渐明,禁,值班的侍从们轻手轻脚地撤走檐悬的灯。殿外,医师、主药、针师、师扎在一块儿站着,互相掩护,帮彼此遮清晨的寒风。

    夜里事突然,侍中省遣来的侍从们径直纵闯了太医署的门,惊得上百来人,连带西厢房的医学生,全醒了。太医令见那七八个侍从骑,本恼火,预备去太常寺告状,跟着一听圣人突发恶疾,打了个寒颤,立刻拉上四科的医师,策

    问症把脉、施针煎药,只见太医令与医博士们行匆匆地,直至五更天微微泛白。

    过不久,钟鼓声响。殿的太医提着裙摆,趋步走侍总慢半步亲送。

    还望总大人多多费心,太医令两肩向前稍倾,近似躬那般,同。像这样,三更眠五更起,再好的都能被耗疲了,何况陛先天不足,气不稳。

    庚拱手行了个礼,应,继而命殿侍从去送医师们上回太医署。转折回殿,他梅枝般的指挑开帘幕,低低弯着腰,无声地寝。

    陆重霜正与早起赶来的葶闲谈,脸依旧白得骇人,庚听她淡然地同葶:我的我清楚。我是习武的,再坏能坏到哪儿去大不了,撑过不惑之年,我便去死。

    葶皱眉,语调极快地反驳:您不许胡说,圣人您千岁万岁。

    她睡醒,听底女官窃窃传半夜太医署来了好多人,察觉不对,才抱着裙摆,一路狂奔而来。见圣人这般泰然自若地说去死,心里敲小鼓似的,七上八

    您少与婢开玩笑,婢开不得玩笑。这天苍生全指望您教化,您若去了,婢定然刀自刎,随您皇陵。她说着,替她被角。

    庚倒上一杯温的石,走去,双手奉到陆重霜边。她瞥他,笑了,就着他的手,慢慢啜饮净。

    葶角的余光扫过庚,面不善。

    还难受吗?锦帕,轻轻过她沾角。太医嘱托您要多加休息,天尚早,您要不多睡会儿。

    陆重霜看看庚,又看看突然安静来的葶,笑了声。

    葶,你传我旨意至中书门朕昨夜病发突然,所以不能相见,故罢朝十日,若有事,传诸宰相。陆重霜对葶说完,又看向庚,吩咐庚,你先送她去,我小憩一会儿。

    葶行礼,与庚一同退离。了门,她冷淡地发一声哼音,同庚总,昨夜那么大的事,你倒好,瞒我到今早。未免太不把我这女官里了!

    倘若那会儿值夜的是你,你会一个来告诉我?庚在门站定,面庞微低,幽暗的目光恻恻瞧着她。葶,看在你辅佐主人那么久的分上,我提醒你一句。你与帝君的关系,未免有些过分亲

    是我心向着帝君、向着夏家,不忠于陛了,还是你嫉妒帝君位置,恨自己是个断绝孙的阉人了?庚,你心里清楚。葶目光分毫不避。也劳烦你记清自己的位置,你就是个阉人,此生担不了公这称谓,不说帝君,就连良民的南山公,都比你个半截残废的贵千万倍。

    庚气急反笑,妖狐般的魅面庞腻着那不笑的姿态,抬手,作揖:女官慢走,庚不送了。

    语罢,不而散。

    寝殿,陆重霜躺,预备小睡一会儿。她还有些说不的闷,像三伏天的蒸炉。她辗转反侧许久,数着自己紊的心,直至第八十四,才隐约萌发睡意。又有雨声袭来,是夜里的那场雨还没净?风刮了起来,呼呼声穿堂而过。

    清晨初明的天暗了,淡灰的云影遮住白昼温柔的双眸。

    陆重霜觉一双微凉的手抚过她的面颊,分不清是梦是真。她想睁,却到有什么且冰冷的东西束缚住她。

    霜儿,去杀陆启薇,你怕吗?神思混沌中,好似有人发问。

    怕?为什么要怕?我杀过很多人。

    我知,我知的。魂魄开始在梦中发笑。我的霜儿,你真是个无的孩

    无吗?或许可当皇帝不就是这样?用层层枯骨架起王座,胆敢僭越的,统统砍他们的手,挖掉他们的,剁碎他们的尸送去喂狗。

    可我怕你后悔。鬼魂的吻不带一丝活人的温度,活像是一片雪落在她的眉心。若有一日,你在乎的人被时局推到你的对立面,但你把皇权攥得太到要刀杀他······霜儿,在那一刻,我怕你后悔。

    不,泠,你错了,我永不后悔!

    那就去吧,像你杀陆照月那样,一刀砍掉她的。幽暗的影低语着,取一柄短刀,她的掌心,两人掌心的温度缓缓叠。没什么难的,死人爬不坟墓,秘密会永远是秘密。

    陆重霜心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温的泪忽得沿着面颊,没发髻。她想握住停留在面颊上那双冷手,可胳膊一动,竟醒来了。

    牖半开,正着暴雨,吞天般的雨势如黑的海般伸展,自远而近。乎乎的空气里弥漫着焚香的气息,没有灯,寝殿空,陆重霜抬手,不知为何,手中分明握着梦里的短刀。

    那是她特意备在枕边的,以防刺客夜袭。

    陆重霜脸低俯过去,借着仅剩的天光,瞧着手中明晃晃的短刀,鞘短刀的冷光也照亮了她失血的面颊。她呵气,渐渐战栗,笑意动在间,嘶哑地翻着。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