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月倚孤城 (六)(1/2)

    落月倚孤城  (六)

    半途给先帝草草张罗起来的棺椁运送至安城外,已是日暮。城挂上白幡,城门迎接先帝的臣们亦摘去首饰、着青缣衣,陆重霜端坐辇舆,眺望远方,静静等待残的尽浮现那一列等待已久的车

    血日陷,大片大片的赤霞凝作可怖的紫。

    远,隐约传来蹄声,众人眺望,便见举着白幡的车队缓缓驶近。空气好似滞涩住了,人人大气不敢,唯听郊野的乌鸟一声声叫。

    车近,还未停稳,陆重霜抬手,让侧的葶扶自己辇,趔趄着上前。她哀叫两声,手抚到棺椁,倚着那架在拖车上的棺材木倏忽大哭起来。

    好凄楚的哭丧声儿,颤抖且哀拗,直直朝天上升去。

    一淡淡的腐臭透木板,乌鸦闻到气味,纷纷振翅,盘旋在棺材之上。

    嘎嘎

    群臣看地,愣愣听着年仅十七的圣人靠着棺椁撕心裂肺地大哭。沈念安立于最前,面镇定地缓步而上,冲陆重霜行了个礼。

    圣人节哀。她

    正在此时,陆怜清被同行的骑兵一左一右提着胳膊来了。她披丧服,发髻散,双足落地时一,险些没站稳,幸而两位骑兵力大,及时将她提了起来。

    依礼,丧父母为斩衰,五服中最重,需三日不,以告哀思。

    陆怜清半途得知鸾和女帝驾崩多日后,惊惧加,本想趁夜逃走,却被陆重霜特意安排去看她的神武军骑兵截,关在车。三日未,单靠清度日,又一路快加鞭回京,她脱力到说不话,挪着碎步走到陆重霜跟前,恨恨地瞪着她,说不话。

    阿姊,陆重霜哽咽着唤了声,朝她伸手,妹妹不孝。

    陆怜清双手颤抖着扶住陆重霜递来的胳膊,裂的张了张,浑孔都像针刺着。

    陆重霜反握住她的手腕,着泪,:妹妹本想送阿娘去安安度晚年,谁曾想半途竟了这等事,阿姊你可知我心痛。

    群臣连连劝:圣人注意,圣人注意,人死不能复生,还望您节哀顺变。

    陆怜清想手,反倒被陆重霜抓得更,她后背发着冷汗,贴近她,咬牙切齿:陆重霜,你不得好死。

    呵,你能把我如何?将我从皇位上赶去?陆重霜盯着她,声音轻轻的,面上细眉微蹙,角泪,俨然哀痛绝的模样。

    陆怜清望去,只觉骨悚然。

    说不话就回府邸,护丧的事很多,哪件都少不了你。陆重霜说着,松开她的手腕,手臂扬了扬,示意车准备城。自己拭着泪,搀着葶的手,坐上车辇。

    陆怜清一阵恶心,前阵阵发黑,她扶着萦绕着腐臭的棺椁,双,跌坐在地。

    沈念安瞥了她一,俯,得地朝她行了个礼,随陆重霜去了。

    先帝的灵柩城,设好灵座,便要向四海发丧,并派使者向四夷告丧。镇守边关的重臣不得离任赴哀,但为宰相的夏鸢理应不停蹄地回京奔丧,可再如何赶,也要十天八天。圣人依礼罢朝三日,诸事不阅,期间一切事务,全凭沈念安定夺。

    事发突然,杂事多到能压死人。

    沈念安一只脚迈政事堂,便听里屋叽叽哇哇一阵吵闹。

    她昏脑涨,多好的脾此刻也被压得急躁,便提起裙摆,几步闯其中,呵斥:吵什么!我们是第一天来事儿?规矩呢。

    沈相,您不知,一个人影晃到跟前,是鸿胪寺卿李柚。向四夷告丧由她负责,这两天忙来,脸也发着灰。今早圣人边的女官来透了消息,说圣人哀思过度,想随先帝去皇陵守丧。

    沈念安愣了愣,心里暗暗:她好好的,守什么陵?依她和先帝的分,能依礼罢朝三日,二十七日释服便要谢天谢地,这是着了什么,要抛她们这帮大臣去守陵?

    疯了,疯了,全疯了。礼尚书在喊。各的事早已排到明年开,考察拉满,圣人现在说要去皇陵守丧,撒手不理朝政,不就是要把我等往死路上?她要真去守丧,我就去陪葬,横竖不差。

    你说这些有用吗?旁边一个绯袍官员接话了,当务之急是把圣人劝回来。

    怎么劝?拿什么劝?从来只有圣人夺起复,哪有臣反过来夺圣人的

    那怎么办,坐着?

    还是杀了我吧,于家一倒,多少事折回到夏宰相手里,这一天天事多得我月事都没来。

    月事不来你月事不来,你的月事假不还是用去歇家里了。

    少说风凉话,圣人真走了,你太府寺的日也好不了!

    沈念安太突突,急忙喊:静一静,都静一静。现如今只是女官来透了消息,到底如何,还不一定。我即刻面圣,有了消息立通知诸位。还望各位同僚咬咬牙、使使劲,手的事加,耽误什么都不能耽误了先帝的丧事。

    有了沈宰相的话作定心,在座的多少安心,纷纷拜托她想法劝回圣人。

    末了,李柚面说请大家去平康坊吃饭,大伙儿听了,也觉得肚里空,便纷纷熄嘴边的抱怨,提上氅衣随李柚去,余要谈的,也放到餐桌上去谈。

    沈念安存了一丝怕,怕陆重霜动真格,遂推了饭局,转往皇去。

    中因丧事,各系上白布,秋风萧瑟,得告丧的布条恍如纷飞的碎雪。

    沈念安行至殿,隔着防风的帘幕,朝陆重霜行过礼。

    有事?陆重霜

    殿的女婢正在收拾罗裙,艳丽的裙衫层层堆叠,成一大团影。先帝驾崩,新作的冬装全得收好,换作素衣,等圣人服丧期满再取

    沈念安瞥过,沉默了一会儿,:圣人打定主意要为先帝守皇陵了?

    陆重霜不答话,反问她:你觉得?

    圣人这是有麻烦事儿需要人来背的意思了,沈念安在心里叹气,面上斟酌着词句答:国不可一日无君,还望圣人三思。

    我已是不孝,先帝又因我的决定暴死途中,沈宰相,我为难。陆重霜淡淡

    沈念安应了一声是,隐约猜到她的心思,试探:圣人是为天,迫不得已,先帝女众多,不如请合适的皇皇女替您尽孝?

    陆重霜声音恍惚间带了一丝渗人的喜意,谁来替。

    沈念安听她这一句话来,肩上重担霎时轻松了不少,随之心里萌生了一丝无奈。她半晌没吭声,不知自己是否该说那句危险的话。

    沈宰相来得很急,没拿定主意就跑来见我了。陆重霜嗤得一声笑。

    沈念安吁,行礼:吴王陆怜清受先帝喜,她去守陵,想必先帝在天之灵会满意的。

    自己说的话,要记牢,陆重霜

    她此回的话音真切地带了些笑意,沈念安稍稍抬起脸,望见她帘后那双安静的眸,冷若寒冰。

    沈念安俯拜了又拜,趋步退离。

    待,她思来想去,还是没亲自去平康坊知会那帮同僚,怕风声走漏到吴王耳,只招招手叫来一个亲近的小婢,让她代自己去一趟平康坊,说圣人态度不明,她猜不透,要想挽回,怕是要另想一个法,从中周转周转,学萧家那样,替圣人排忧解难,找个合适的人圆了她作孝女的心。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