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我和你一起(1/1)

    180我和你一起

    针对德安的尽调报告来了,单纯从法律层面上,目前的德安抓不任何问题,三好企业也不是他随说说的。

    不过,那些藏在背地里的,没放在台面上的,一时半会的就讲不清楚了。

    德安面有几个公司,分别负责着不同的业务。

    余青对此稍有了解,报告中也对其公司的业务况和商业模式有所披。但真对于德安主的调查就已经足够繁琐和复杂,这些往来业务并不密切的公司,调查相对来说不会过于详尽,只需说明即可。

    陈媛跟他所提的那些,如果属实,德安也不会傻到直接把这业务放在其主或者有从属关系的企业上。况且,德安目前运行的协议控制架构,真了事儿,想要把这源追述到母公司上,怕是比登天还难。

    何况,目前这案发生在经济和法律都比较落后的境外区域,人力财力相较于德安来说都十分匮乏,对他们来说,这场仗打的要比德安艰难多了。

    这案耗了他不少的心神,一方面是这案量就大,另一方面,确实跟萧凌有所关联。

    至衡的律师办公室,余青拿起来桌上放着的日历。

    境外的工作推的还算ok,一周,就到了他要驻的日

    针对于境外的涉事企业,至衡这边也要对其行详尽的审查,虽然已经找了海外的合作律所,但他作为这案的责任人,为以防万一,还是想要亲自过去看着。

    他放日历,烟。垂来的目光落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也是一瞬,跟萧凌在这儿荒唐的画面就忽然的在他前浮现。

    他气,想起前夜跟萧凌的对话。

    要让他放弃如今的成就地位,换个环境甚至换个工作换个方式生活,他真得到吗?

    他又一次的质问自己,希望能自己给个答案。

    这么久了,他早就习惯于这停不来的状态。

    每完的一个项目,每成的一次IPO,只要经过他的手的,他无一不记得。

    对他来说,这其中的意义就并非是一个case这么简单。

    他起,走到窗前,拉开了遮光的百叶板,凝视着窗外。

    午两,艳照。

    南城的天气已经称不上凉了。单说他们律所,已经有不少年轻力壮的小伙向着行政抱怨着办公区太,想申请开个制冷空调。

    如果

    如果要离开南城,比起他,萧凌需要舍弃的只多不少。

    人往往都是会突然迸来个想法,荒诞又不切实际。

    但似乎努努力,,又能够到。

    可真的有魄力照想法去实践尝试的,实践了尝试了之后,不会后悔的,又能有几个呢?

    余青拿了手机,给萧凌发了条信息过去:什么呢?

    跟以往不同,萧凌回复的很快,转,一张照片po了过来。

    照片里是她新买的,说是哪个大家手工烧来的。这几天刚到,萧凌对它的新鲜劲儿还没过。左角,还拍到了十三着半截的尾,微微蜷着的,看起来就在她边陪着。

    余青:小心被十三给打翻了。

    萧凌:没事,我买了两

    一副老娘有钱任的架势。

    余青笑了笑,他想到周计划,他又敛笑容,有些犹豫。这事说事私事也是私事,说是公事也是公事。余青拿不准,过了片刻,还是回:我周要去普寨,估计要半个月。

    等他烟完,也没见萧凌回复。

    刚刚还秒回呢,也不知忙什么去了。

    他心里躁躁的,就像是家里那块新买来的就被十三抓烂了的猫抓板,好不舒坦。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余青转,见助理来提醒:老大,要开会了,都在等你。

    余青心不在焉,这才回神。

    好。他一边答应,一边看了时间。

    一不留意,竟到了这个。他两步到了办公桌前,带上耳机,连上了线上的视频会议,给助理打了个确认的手势。

    会议开始后不久,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一闪,是条新消息的提醒。通知上没有显示是谁发来的消息,但余青有,就是萧凌。

    他一向公私分明,可这次,却如同破了戒似的。

    他的思路如脱轨般的忽然就断了,会议上的公事谈话在他耳里也成了狐言鸟语。

    太不专业了。

    他顿了顿,明知故犯,划开了手机屏。

    耳机里,对方正在询问他的意见。叫了两声,余青才勉勉接上,两三句话搪过去。

    屏幕上,就在他那条消息之后,萧凌回:我跟你一起。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