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飞机上的anmo师傅(H)(1/1)

    181飞机上的师傅(H)

    从南城去普寨的飞行时将近要到了十二个小时,普寨主要依靠着工业发展,且地偏远,旅游业不发达,在普寨,鲜少会看到国人的面孔。正因如此,德安也才会把目光放在这片地方。不过,好算其接壤太平洋,主城沿海,也算是勉勉能满足萧凌明面上散心的需要。

    说回来,就这短短的十几个小时,却比她想象中的要「糟糕」许多。

    在千万丈的上空,机舱,令人脸红心的声音回在封闭的空间中。

    她已经努力在克制了,可细碎又颤抖的息仍是在不住的颤抖的从她齿间溢

    余青

    这飞机是萧凌私人的,机舱照将舒适度最大化的目的,设计了一个专供休息的睡眠舱。这四方的空间里装一人正是合适,但若是两人再些什么不可描述的运动,难免会显得狭窄拥挤了些。

    而这个始作俑者,正趴在她两之间,专心挑逗着那间儿动的小

    舒服吗?老板。

    余青微微仰起,透过她的间,看向脸绯红的萧凌。

    他脸上凌厉的廓沾上她清,他却不自知的,任着那在他鼻梁上挂着。

    他的手指压着那正在瑟缩的,抚过她柔,似乎要把上面的褶皱都碾平。他两指探到那正缩着的,稍一压,就撑得得更加来,连着里的都能看见。

    了这么多,要被空乘发现了。

    她,那条灰的毯饱了她的

    随着他手指的动,那小里发颤着,似乎又要到了新一的境地。

    你、嗯别

    萧凌伸手要抓他,可她最脆弱的地方正被他给捻着,她稍一起,余青就恶意的对着她的尖儿掐。她跟的来,连同她的面的儿一块,一同涌了来。

    妈的,本控制不住。

    余青笑了笑,重新覆上去,直的他刚刚分开的,伸到她里。

    如今,他吃她的,用她的,现在连飞机都是蹭她的。

    再不表现的殷勤些,勤快些,怕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啊

    萧凌绷,手指抓着垫。

    他刚了几,她儿就不住的发颤,她的跟着绷起,腰背弓新月的弧度

    嗯、又到了。

    床上,一片狼藉,或许是这空间真的有限,空气里都弥漫着重的气味。

    萧凌大息,剧烈起伏的脯带着她的跟着的摇晃,她浑上全是他刚上去的痕迹。

    红了一片的,在她的前,腰腹,和大侧满布。

    老板,还满意么?

    余青压着上前,他从上了飞机后就这么叫她。

    这称呼传过来,萧凌不觉得有多自豪骄傲,更多的是觉得讽刺羞耻。

    被压在床上,仅仅是被,,就已经在不断的,叫什么老板

    他们手边,是飞机上随行着的旅行装,上至生活用品,至零心,无一不全。

    余青略略扫过,伸手拿了瓶油,mini款的,也就一百来毫升的样

    飞机上空气燥,这算是常备的。

    油瓶被拧开,一香味瞬间在机舱中四溢。

    余青倒了半瓶在手心,两手一抿,掌心翻,尽到了萧凌上。

    别

    油腻的贴上来,她声线似乎都要被这油给沁,话音断续,又慢慢隐了去。

    萧凌正对着余青,赤前免不得的是遭受重照顾的对象。

    他掌心有力,仅仅的搓了几,被碰过的地方就开始发

    这跟时的觉截然不同,这更明显,切切实实的通过她的肤传上。

    萧凌的脸更红,说不上是因为这密闭的空间太,还是被余青这突然来的动作给臊的。

    他说是重照顾,可又不像是特意要占她便宜的。

    正经,童叟无欺。

    刚不是说坐飞机太累,我帮您,放松一

    这小,原来在这等她呢

    听过么,让最快的放松方法,一个是,还有一个

    余青的话说一半,突然就断了。他掌心从她的到了腰腹,那怕,可余青把整个掌心都贴了上去,那劲儿却给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对于他继续压的渴望。

    还有,他刚刚过的地方,度褪去,温回到了正常,可那一度的扎在她的神经里,让她不住的等着新一的刺激。

    是什么?

    她被他的话给带偏了,人的思维都有些卡壳。

    余青笑了笑,没回答。

    他把余油直接全倒在了萧凌的小腹上,冰凉的刺激让她忍不住的气,小腹绷,像是个小洼一般的,盛着那泛着粉红的

    要先来半个钟的试试吗?

    他掌心碾上去,压着她小腹上的油往,就要到了她私密的间。

    她甚至没发现的,在她间,那的早是难耐的,正不住的翕合,嗷嗷待哺的,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老板

    他声音低沉,如眠一般。她本是平静来的神经像是收到了信号,麻的传上。恨不得、恨不得让他,更重更用力的对待她。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