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抿chun无意,badiao无qing(H)(1/1)

    183抿无意,(H)

    他起的就径直的贴在她的儿之间,那里说不上是是刚刚被他蹭上去的油,还是萧凌她自己来的

    稍一动,卡在她就往着上方动,能将着她的边沿撑得变形,到了极致,再往着上蹭过去。

    单单是这刺激,就让萧凌得发颤,官直接的接比起他手指、他嘴碰更直接也更野蛮。

    余青一手扶着,反复重复着这扰人的过程。他动作很慢,慢又细致,细致到了让萧凌上所有的神经都无一例外的觉到他的觉到那的东西是如何破开她的,是如何将着那窄撑大,又是如何腻着去,直到她的

    闭嘴

    她声音也在颤了,余青的话在她耳里成了「聒噪」,萧凌用牙齿咬着他,难得势的吻上去。

    萧凌的手指抓着余青后脑的发梢,她不让他再动,不让他再继续这折磨。

    她向上抬,又借着压,绷在她受到外界的压迫力,直捣,重重在最里。

    两人的息撞在了一块,莫大的快席卷。

    余青闷哼声,手臂不由得圈得萧凌更

    他说不话,萧凌着他咬着他,过激得快让她甚至都收不住力腔里的儿几就被撞破了,浅淡的血味从余青的腔里度过来,刺激着她已经足够兴奋的神经。

    过于激烈的吻让两人彼此间的呼都变得困难,何况又是这在机舱之中,封闭的空间过于狭窄,双方互相压榨着对方的空气。单单是这机械的动作,就足以得人脑涨,让烧人的望有了可乘之机。

    萧凌再持不住,她里被连番的烂。

    心酥麻,余青每,就如电通过一般。

    她松开嘴,后仰,大气,她上的油大多都粘在了他的衣服上,把那料浅不一。

    可再怎么蹭的,她上被倒上去的那些也蹭不净,她的贴合在他的掌心,原本有些陷的被掐的立,红得从来,油渗去,都浸到上面细微的褶皱里。

    再叫大声,要把人招来了。余青说,他手掐的用力,指腹面,萧凌白的上被掐红印。可他虽说,缺的一比一要重,这姿势,萧凌自己都撑不住。

    她坐在余青上,的重量成了自己的负担。余青撑着她,手一松,她就不由自主的坠,惯带来的冲击极大,余青像是算准了,每都能凶狠得撞到她最里去。

    还是,就想把人招来,看着我

    他得更凶,不说,光是黏腻的声让萧凌听着都刺耳异常,她咬了牙,可急促的气息仍是不住的从她齿间往外溢,她太恨,揽住余青的,就往着他肩膀咬过去。

    他的有多凶,萧凌咬的就有多狠。

    她声音一压,息竟听的几分的哭音。

    痛、听觉、快意、刺激织在一起,余青到了极限,连,直接到她里。

    事后,萧凌疲极了,她从未想过,这专供休息的舱位竟有天成了她跟别人的之地。

    因为考虑到私密,整个舱设计成了纯封闭,这一,里面的气味散不去,扰的人大。

    萧凌气急,冷看向余青,一句话没说,先给了一掌。

    这掌不重,但也算能火消气。

    老板,你听没听过一句话?抿无意,。余青笑,他吃饱喝足,还拉着萧凌玩了次cosplay,还没到普寨呢,就已经赚大了。比起这,挨了个掌算什么。

    让最快的放松方法,一个是,还有一个是上床。他话里坦坦,一本正经的说着床上的诨话,他笑意更,踩着萧凌底线的问:还满意吗?老板,觉怎么样,够放松么?他真像是在给萧凌售后回访的,还没从店里走来,就差没掏个问卷让她个现场调查了。

    萧凌刚消去的火腾的一又上来,连带着脸都通红。

    她气火攻心,哪有心思考虑其他?

    她一手烦躁的摁着开关门的钮,见着门开,一脚踹他上:给我去!

    她这脚没留面,余青靠这惯去,退了两步,在过路的走上定

    他半着的还在外面垂着,萧凌一看去,正对着他那黏黏的话儿,更是气急。

    可这把着的却没半反应,余青靠着门外,慢条斯理的把着的收了回去,像是就要给她看的,大大方方,躲也不躲,藏都不藏,一儿也不像是在什么不要脸的事儿,反而像是个什么贵族公

    余青上的衣服本来就没脱,这一,除了上衣那斑斑油痕迹,全就像个没事人的,看不丝毫刚「胡闹」完的影

    跟床上的她一衬,立显低。

    萧凌见他心烦,扯来睡袍,上胡系上。她抓来边上的烟,手都有些发颤,火打了两才给上。

    空乘见到余青来,前来询问况,萧凌不愿听,还未等空乘话落,就关了舱门,把自己圈在里面,自暴自弃的烟。

    她从来不说后悔,但这次,突然让她有后悔的冲动。

    也不是后悔,就是

    就是这无可奈何的觉,太烦了!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