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抓了个现形(1/1)

    185抓了个现形

    了飞机,车给他们送到了一栋近海的别墅

    虽是傍晚,但普寨的天仍是透亮,如同正午一样。余青的同时跟他们一前一后的落地,落地后,两边立刻取上了联系。余青的心被卷到工作之中,一路走来,他的就没从手机上离过。

    萧凌是来度假的,他是来打工的。

    计划,他们要先去跟这边的委托律师碰,这两天,就要一步的方案。

    萧凌兴致缺缺,她在飞机上本就没休息,再加上不习惯的时差,整个人都带着丝倦意。

    不过,余青留意到,萧凌似乎很熟悉这里。

    熟悉这座城市,熟悉这栋别墅。

    别墅前就是片海滩,这时候,还有些在沙滩上晒着日光浴。萧凌站在台,正从上往的看过去。她没什么神,用烟给吊着,余青回完消息,走过来从后抱住了她,问:我陪你去走走么?或者去吃东西。

    萧凌摇了摇说:不吃了,再过会儿就睡了。

    这一算,她一天一宿都没合,此刻看起来也是撑着。

    她过了三十后,渐渐是觉得力不从心,哪像是是余青。

    想到这,萧凌气,把要烧完的烟灭了。

    余青从后揽着她的腰,就抵在她肩膀,很是亲昵。

    普寨的温度,今天的最温直到了35度,即便是现在降了些,也是燥难当,更别说两个人凑在了一起。可萧凌却也没说,纵容着他这么抱着。

    我晚上不在,要过去,还有事要谈。余青蹭了蹭她,他脸侧贴着她的颈,太腻了。

    他跟团队的行程住宿都是由至衡统一安排的,照以往的况也是,几个人凑一块,常要熬到半夜去。

    萧凌漫不经心的回:去吧,大忙人,不用我。

    余青没忍住的问:你以前来过这里?

    萧凌沉默,过了会儿,说:走吧,去转转。

    她突然转了心意,没回余青的问题。

    有时候不回答也是另一形式的肯定,余青没追问,说:好。

    普寨没有季这一说法,太毒辣,到面上的风都是的。

    好在现是傍晚,不见太,两人都穿的清凉,从别墅来,就沿着近海的路走去。

    余青牵着萧凌,两人走的很慢,这一看,像极了一对来旅游的小侣,说度月也不为过。

    光海滩,海风阵阵,惬意非常。

    走会儿后,萧凌问他:你知这儿的特是什么吗?

    余青摇:老板,你怎么不规矩题。要问我这的法律法规还行,哪有问风土人的。就像是说好了要考语文,卷一发,结果是地理。

    萧凌笑了笑,说:就你理由多。

    余青说:还请老板赐教,我回去后肯定痛定思痛,不为例。

    萧凌扬了扬,给他指了个方向,说:烤面包冰淇淋。

    她这一说,才叫他留意。

    一路走来,他们已经路过了几家开着的冰淇凌店。店门都摆着大大的招牌,还有奇异的冰淇淋造型。

    并且,她这话一,已经是在默认了余青刚在别墅里问她的问题。

    她一向不喜别人去探听她的心思、背景,等等关于她从前或是现在的事。

    这么久了,余青自然也是知她这习惯,不过,总有些时候,他就是捺不住自己。

    想

    想知的更多一,更了解她一

    她如此说,是在给他暗示、回应?

    余青摸不清。

    不过现在,他终于肯承认他看不透萧凌。

    承认了,似乎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丢人。

    他们正停在一家店前,从门看去,店里店外都是熙攘的客人。

    无论游客还是本地人,都是一的外裔面孔,也就他们两个国人突兀的站在这人群,无比睛。

    余青问她:试试么?

    萧凌说:行。

    普寨有他独立的语言,乎萧凌意外的,余青这一倒是说的漂亮,跟店员起来不见障碍。

    在等的时候,萧凌问他:你会他们的当地话?

    余青说:这里一战时是英国的民地,当时英国在普寨普及英语,即便最后英军从普寨撤离,但久以往的文化侵略的影响还在。我之前有研究过,普寨话的本质其实跟英语没太大区别,只是音上和语法上有差异,所以乍一听上去,别扭拗了些。

    他说的容易,但实际也了不少心思在这上面。

    他们涉外业务的,多会一门语言就等于多了条路。他本的语言基础就好,就算让他新接个从未了解的,两三个月来,也能说的通顺利。

    两人在店里等了十来分钟,各买了个招牌的味。一个树莓的,一个巧克力布朗尼的。

    装着冰淇淋的雪糕筒是现烤的面包卷,沾了相应的糖粉,萧凌手上的那个就是纯粉的,他手上这个外面裹着巧克力粉,上面还撒了些果碎,看着扎实极了。

    店里店外的都是拍照的游客,余青顺应时势,问她:拍一张?

    萧凌没说话,但手也伸过来。两个人的冰淇淋筒凑一块,颜的。

    照片拍完,余青收回手机,这凡耽误,上的那层雪糕都要化了,顺着面包筒往,淌着黏腻腻的糖

    萧凌着树莓冰,问:不给我看

    余青没想萧凌会如此问,动作顿了,倒没在意。

    把手机打开,从屏幕里去,先的是相册,一小排的缩略图现,他手刚刚过去,到了萧凌底,就猛的想起件要的,可手腕被萧凌一把抓住,连缩都来不及。

    那就在那小排的缩略图里,其中一张,就是他偷拍的萧凌的睡颜。

    这明明是见不得光的秘密,如今,他却尝了就得意忘形,蠢到自投罗网般的,被萧凌抓了个现形。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