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生ri快乐(1/1)

    186生日快乐

    什么时候拍的?萧凌问他。

    余青垂,说:你发烧的那次。

    萧凌撇了他,迈开步往前走去。她什么都没在问,脸也是看不喜怒,就这样,才让人抓心。

    萧凌。余青上前两步追了上去,他犹豫了,还是把手伸了过去,将她握

    他们的住所本来就离的海边儿近,这走来一路也有了几百米,铺好的柏油路走着走着就断了,他们在台阶前停,阶梯去,就是细的海滩。

    胆大了。

    烈日,余青手上的冰糕几乎都化了,巧克力浆到他手上,黏腻腻的粘着,就跟他现在心里黏糊糊的觉一样。

    也许是被这太晒昏了,让他莫名其妙的一句:我真你的。

    喜

    时到今日,萧凌又一次听到余青说起这句话,萧凌沉默,一瞬间,她脑海里闪过许多。

    这跟上次听他说起这话不同,这一次,她心底像是被这轻轻一句给颤动,震了好久才停。

    斩不断,理还

    相的越久,羁绊的就越多。

    她手上的冰糕也化的差不多了,就被她了两,她这年纪,本来就在控制少碰这些,今天算是破天荒了,这几年,她一回又吃起这个。她手一松,把剩的扔边儿上的垃圾桶里,光没刚来的那么刺了,有了傍晚该有的样

    萧凌顺着楼梯去,脚踩在绵绵的沙滩上,这沙光晒得发,就像是她被晒得发的脸颊。

    萧凌说:床上的那

    余青抿了抿,说:也许是想跟你上床的那

    萧凌在海滩儿边的小店里要了份双人餐,换来了两个沙滩椅的使用权。

    风里夹着海边特有的咸腥气息,涌上来,反复冲刷着岸边。

    萧凌说:普寨跟南城像的,靠着海,有码,有港什么都方便。

    他朝着萧凌的方向看过去,她着的墨镜把脸遮了一大半,余青不确定自己是否是想多了,德安靠什么起家的他太清楚,贩毒集团最重要的也是最关键的就是跨城、跨省甚至是跨国的运输。

    所以德安选择了把第一刀落在了这里?这里的基扎稳了,周边的其他区域也能括其中。但是,这么,势必会影响到其他人的利益,打破现有的市场平衡。

    余青看到萧凌转过来,他虽看不到她墨镜的神,也探知不到她此时的心意。但是他知,萧凌正在看着他。

    外资注,在现阶段的确是件好事,但从远上看,就等同于失去了一分的主动权。以后所有的决策,都要由德安这个「外人」来掺一脚。

    萧凌说:当然,但是闭门造车,固步自封,对他们来说就是好的选择?我们有财力,有技术,有成熟的系,德安的介,不是资本的压榨,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双赢。

    余青说,他第一次在工作上跟她表现势:但是,目前的问题是,德安究竟有没有过。你知过了,就会有破绽。

    这句话他早就该问了,不该等到现在。

    过了半会儿,他听到萧凌说:德安是被冤枉的。

    余青说:我知了。

    说到底,他还没有混到讼的程度,何况他如今不是一人   ,是带着一个团队。

    到天要暗来的时候,余青被通电话叫走。他在路上打包了吃的,把萧凌送回了别墅。

    等一切安排妥当了,看着萧凌上床睡,他才动去了酒店。

    余青到了酒店,门刷卡,却见着房间空无一人。

    他心存疑惑,拿电话,给同事拨了过去。

    电话里一阵忙音,他连打了两个,都是无人接听。他想起来前大家闲聊时的讨论,普寨合法持枪,党派盛行,不是什么守法合规的安份之地。

    余青隐生不祥预,突然,房的灯全暗了,余青心中一惊,却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男女皆有,:生日快乐!

    接着,一辆装着糕的餐车从卧室,上面着蜡烛,为首的Allen对着他:余律,快来许个愿。

    买不到什么好糕,余律凑合凑合,这还是Allen跑了十几公里才订的。

    余青神复杂,他自己都忘了这日,没想还能有此「惊喜」。

    一来,耗了大半个小时。

    吃够了,闹够了,几人坐来拿相应的文件材料,脑风暴,埋

    这一去,就熬到了天亮。

    隔天清晨,萧凌从梦里睁,普寨的白天,夜晚短。她睁时才刚刚过了早上六,但已经是天光大亮。

    萧凌起,走台,天海的颜在远端为了   一条线,萧凌安静的看着,摸起桌上放着的烟盒,上。

    她拿手机,看到了余青昨晚发来的消息:我这边走不开,你注意休息。

    萧凌没回复,关上跟他的对话框,从通讯录里翻个电话,拨了过去。

    一阵忙音后,电话那边被接起,萧凌开:是我,到普寨了。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