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鬼怕恶人(1/1)

    187鬼怕恶人

    几年前,普寨发生过一次政变,政变后,普寨的整个格局都变了。

    普寨靠海吃海,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且地在国与国的界之期存在着民族纷争问题,从而导致了法律和政策都很难在普寨真正的推行。

    英国的民一方造成了对于普寨的文化侵略,另一方面也带来了改变普寨命运的东西罂粟。

    多年来,随着毒品易的不断发展和扩大,普寨逐渐发展了一批特殊的军

    以毒养军,以军护毒是多年来一直沿用的手段。

    但,这况,在几年前的一次国际毒品打击的行动中被彻底瓦解了。也就是同时,普寨政府由新的一批军势力所掌权。

    当时的那批毒枭和雇佣兵被迫迁到普寨靠北的边界,至今市面上通的一些毒品都是从普北的,只是经转多手,这批毒贩又刻意低调隐瞒,才鲜为人知。

    余青听着申坤的介绍,心中隐隐生疑虑,跟毒品沾边的事,仍是要他放不

    申坤是他们在海外的合作律所的律师,在他们到前,一直是申坤带着团队负责对起诉公司的尽调。

    他是个混血,他不像是传统律师那般西装革履的英模样。他更像是律师界的地痞氓,穿的吊儿郎当的,事也嚣张跋扈,颇有当地当兵的状态。

    他跟余青两人偶然在次国际的会上相识,这几年断断续续都联系着,没想到这次竟还真有了次合作的机会。

    申坤说:我简单说况,是普寨这边的一家独立油气企业。随着这几年页岩油气行业的波动,加上普寨和周边城市近年来的低迷的行,让这家公司的市值缩小到了40亿元左右的平,资产估值也到达了有史以来的最低。我们的委托方德安,就是在这个时候,对于行了抄底收购。

    他切了屏幕上的PPT,继续:虽然两方企业在表面上达成了一致,但德安这次的收购,的确是及到了本地政府的利益。加上人生地不熟的关系,普寨的新政府确实有可能来拿德安开刀,杀儆猴,敲山震虎。

    许久未见,申坤的中文步飞快,连成语都用的对了。

    余青说:我看了这边的材料,其实更多的只是猜测,就比如他所控告的洗钱、涉黑、跟当地的恐怖组织有关联,连确实的证据都没有,更多的是用夸大的事实来引起舆论和注意,在大程度上给德安施压,想让德安自阵脚。

    申坤给余青抛了个神说:没错,darling,聪明!我看了德安之前的谈判记录,还没开始呢,那些律师就已经屈于威,怕的不行,宁可被这边牵着鼻走,也不敢跟个爷们似的跟他们一架,能赢才怪呢。对待这些莽夫,有时候就要采用一些非常规手段,你们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呃呃呃,恶鬼怕恶人?

    余青笑了笑,说:我看你就像那个恶人的。

    申坤咂了咂嘴,摸了泛青的,说:darling,过奖了。

    他手上资料一收,两手撑在桌前,对着余青抬了抬眉,问:不过,我们的大老板,真的没过这些?

    申坤问的,是在场所有人都想知的问题。

    这案跟他们以往接的都不同,德安是一个态度不明的委托方,对这件事的理方式也模棱两可。可能德安,对于这件事,也没有想个两全其的结果方案。

    余青说:你听没听过另外句话?

    申坤问:什么?

    余青说:好奇心害死猫。

    申坤啧了一声,说:无趣。

    余青说:就当无罪辩护,难不倒你。当初德安收购时,走的就是双重权的架构,德安资,实际的经营方式还是由自己在把控。再查查吧,普寨这边法律不清晰,军商勾结,知法犯法的企业不计其数,的账肯定也没表现的这么净。

    会议结束,已经到了中午,申坤揽住余青,说要带他们好吃好喝,整顿大的。

    这么些人一夜没睡,饥辘辘,有几个饿的都直啃面包,听这一说,都冒金光,就等着余青回话。

    余青心里想着萧凌,借推脱,让申坤先带着其他人过去,他回去收拾一,等等就到。

    申坤领着众人浩浩的走了,车拦了几辆才装

    余青看了手机,没见到萧凌回话,拨了个电话回去,忙音之后,无人应答。

    他在酒店门拦了辆车,给司机报了别墅地址。

    一上车,那乏劲儿就铺天盖地的涌上,他说了一晚上的话,嗓都哑了,现在安静着,隐隐作痛,加上温度燥,整个人都像是被蒸透了的,就要虚脱。

    他朦朦胧胧在车上睡了会儿,睁已能看到窗外的海岸。

    普寨植被茂盛,海边儿上的都是大的椰树,这时候,已经能见到结果的了。

    也就是这天气,对罂粟的生,也适合极了。

    也不知是不是真透支了,让他前迷蒙中又浮现在老家时的景象。他看到了他们家院里开的如火如荼的罂粟,突然,一个中年男的影在那罂粟地里现,随着男缓慢的转,余青的心也不断的加快,竟、竟然是余潜龙!

    余青再次被惊醒,后知后觉的才知那是个梦。

    他心有余悸,从兜里掏烟来,刚咬在嘴里,才意识到他人还在车上。

    开车的师傅从后视镜里看到他,说:没事,吧,在我们普寨,没那么多规矩。

    余青咳了两声,还是把烟放了。

    了车,余青回到别墅。他门后叫了两声萧凌,却无人应答。

    他上楼,只见卧室空空,床上还留着萧凌睡过的痕迹,可那人却不见了。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