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男se误人,骑在脸上叫起床(H)(1/1)

    188男误人,骑在脸上叫起床(H)

    余青摸了摸鼻,在台上坐

    往看去,海滩上熙熙攘攘的人,多数就穿着个比基尼,铺了张沙滩布,在上面趴着。

    余青把刚没上的烟上了,他后靠,半个都陷躺椅里,烟草的气味夹杂在海风之中,在他边淡淡的绕着。

    他闭着,刚在租车上的乏累又涌上来。

    毕竟不是铁打的机,他也有撑不住的一天。

    手机的震动伴着提醒音传来,余青半睁,见的是普寨当地的一个陌生号码。

    他没多想,了接通键。

    申坤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darling,到哪了?地址刚发你手机了,看你没回,来问一声。

    熟悉的声音传过来,或许是信号不好的原因,申坤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还参着些许的电音。余青重新闭上,即便是闭着,他能觉到室外的烈日灼灼。

    余青气,说:我就不去了,睡一会儿,晚去找你。

    申坤不勉脆挂了电话:行,你好好休息,都靠你呢。

    *

    萧凌回来时正看到在床上熟睡的余青,房开着空调,却不觉得凉。

    她向着台望过去,只见窗帘飘飘,从那被散了的窗帘看,能见到没关严的门,透过那隙,不断有风窜来。

    她再看向余青,他睡之前应该是冲了个澡。被换来的衣服搭在了床边,膛跟着呼轻微的起伏,整床的空调被只被他扯过了一角,松垮垮的盖在了重位,其他的地方都在外着。

    他一个翻,显后背的线条。

    也是住在一起后萧凌才知,余青一直有着晨跑的习惯,不过这习惯,在他跟她搬到一起后,被耽搁了不少。

    他材匀称,不是那有着大块肌形。但透过肤,隐隐能看到他肌廓。

    他像是被梦魇了,眉皱着,牙关咬,颚锋利的线条。

    这一看,整个人更显疏离,难以接近。

    也不知是梦到什么了。

    男误人,萧凌着自己不再去看,她对余青不说喜,但总不会说讨厌。

    况且两人在床上了那么多次,要是不满意,也不会让她吃了这么多次的回草。

    她烟,想压住自己躁动的心思,可连了几,却没起丝毫作用。

    什么时候她跟这小一样了。

    这不明的心绪让萧凌忍不住的烦躁,她从早就了门,至今在外面耗了大半天的光景,回来还要收此煎熬。

    她狠狠掐灭了烟,转了浴室。

    *

    恍惚中,余青仿佛听到了有的响动,若隐若现,若即若离。

    而,他脸上贴过来的东西,那浸着他的双,压着他的鼻腔,让他呼困难,却又沉溺于中。

    就在他即要被缺氧淹没的时候,他才从梦中清醒,他一睁,就见着萧凌半,骑在他脸上。

    她两分开,粉就正对着他的脸。她的手指压着她两里面更,在那上,沾着她刚蹭来的,因为一片。

    他意识的

    好咸,是她的味

    他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抓住了她的的掌心将她那给撑着,让她不能再由着动。

    如此抓着,就迫使着她的阜完完全全的在他。让他看着那是如何被他盯的收缩,看着那是如何缩着榨里面的清,又合不拢的只能让那些「罪证」顺着

    你回来了。

    余青的嗓比刚刚还要的沉,又听着哑。

    他怎没想过有天会被这冲击力极大的方式叫醒起床。

    他抓着萧凌的手都有些颤抖,猛一用力,拉着她向

    萧凌惊叫声,可声音发到一半,就像是被人活生生的截断了。

    余青的去,他住她的,用着将她里外都侵犯。

    他的怎么能如此的,能温柔过她的,又怎么能变得那么到能,来回反复的撑开,搅得她里的胵都在受不了的发颤。

    萧凌抓着他的发,整个人都要脱力一般,要不是他将她撑着,怕是她早就要完完全全跌坐在他的脸上,把整个小都给他

    余青啊余青,要、啊

    她大息,腰忍不住的的摆动,这一摇,就能碰到她早是发了的,单单仅是一,就要她腰肢酸,撑不住力。

    这里么?

    他知她心意,手指替着她碾了上去,他手上势凶狠,掐着她红就是一捻,直激得她连人带的战栗。

    是不是自己玩过了,都了。

    余青手托着她抬着萧凌两膝跪起,就撑在他侧两边。萧凌因为的脱力半趴在床上,手向前伸着,抓着床的架

    他手一抬,掌心正打在她上,萧凌一震,溅他一手心的

    想我了,是不是?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