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怒意(h)(1/1)

    189怒意(h)

    别说话!

    萧凌低,打击过后的满足涌上,比起她自己动手,她更享受于余青的主动。谁能拒绝得了一只在床上占有爆棚的小狗?

    她不住的压,要那被打得灼的小贴在他脸上,她稍一前就对着他的双重新附上。

    她刚洗过澡,上带着沐浴的味,跟着她私的气味混在一起,就如同是夺人心智的迷药。

    萧凌能觉到他灼的呼,他重新到她,用着要把她给坏了的力气。她扬起,任由冲刷着脑,普寨一行让她想起曾经的很多人,很多事,也就在床上,也就是在跟余青一起时,她才有片刻的时间息。

    余青觉到萧凌的反常,她索求的厉害,丝毫没压抑,她表现的仿佛是无比需要他的存在,恍惚之间,让他觉得他在萧凌心里占据着无比重要的位置。

    他不想打破这个幻境,甚至想要抱着她陷得更,更沉。她沾得到都是,他手抓着她的,朝着两边掰开,她里粉已经被的发红发,每一寸都沾着哒哒的儿,在他的蠕动。

    余青重,早是兴奋的抬,他里蒙上层更沉的颜,他手托着萧凌,摁着她跪在床上。她分开的间,从她里不住的外淌,只是看着,还没碰,那粉官就耐不住的翕合。

    说都不让说了,只让吗?

    他一掌又扇上去,不等萧凌回应,从后狠狠的

    啊......余青!!萧凌禁不住的,她颤抖,后位让余青得又狠又,她想要缩,奈何这位,只能让她抓着的床褥。

    别、别.......够了.......萧凌一声尖叫,又猛然力。一随着她的尖叫跟着到他上,意昂然。萧凌弓得更厉害,上痉挛,带着无比剧烈的颤动。她里的死死的咬着他的,吃得越,越是能觉到他有多...多,也越是刺激着她的神经。

    这就够了?余青俯,手一揽,搂着她腰肢抱住。萧凌又是一颤,他这一撞,宛如将她的钉到了他的上,他充血的死死的着她最脆弱的地方,着压迫,不给她一丝逃离的可能。

    萧凌,你是不是想挨了,才会想到我。这句已经不是调的玩笑了,他嗓很沉,话音里带着丝不易发觉的怒意。

    她上的浴袍褪了大半,后背光,刚洗过的发成缕得贴在她的肤上,余青手一抓,带着她的脖颈扬起,他压,似乎是要她听的更清楚,被他得更彻底。

    用的还舒服吗?我亲的。

    她耳尖儿发红,余青的话贴在她耳边,可她只能用一声声的回应。余青就没想过让她回答,只要她想发个音节,就会遭到他更横力的

    他来回捣着她的腔胵,搅得里面飞溅,他知她的心在哪,知怎么能让那起最快的反应。他了狠心,每都是最重最直白的刺激,猛力的冲撞带着她里的温度都在升,萧凌已经不记得自己被他几次,她到的每一次,都预示着新一的开始....

    仿佛没有休止。

    她被撞的晃,两团白腻的没有支撑,胡的在她前摇晃。

    后.....最讨厌了,也、最喜了。

    她脱力的半趴在床上,只剩翘,她两被分开的极大,足以将她被了的小全都,看到她变得殷红的、看到里面烂的

    在的快,她甚至萌生要被他死在床上的错觉。

    她嗓喊的嘶哑,到最后,已经分不任何音节,只剩最原始的如同动般的嗯嗯啊啊的叫。

    余青的怒意在望中烧得更烈,他自己都不知这莫名的绪从何而来。

    是因为他彻夜都没收到她的消息?是因为她无端地消失?是因为他睁时看到她在发发浪?

    还是因为萧凌对他的隐瞒,对他的怀疑,对他的不信任?

    .......

    他看着床上被她颤的人,她的正被他毫无保留的占有,占有到每个隙,每个角落,他甚至能去,去.....

    可这能代表什么?

    代表着一个能为所为的炮友?

    代表着一个尺寸合适的

    如今,他全然不满于他曾经自己定来的份。

    越是接,越是沉溺,他想要的也越多,望也跟着变重。

    他猛一咙里不自禁的声低吼,到她里,被他死死送

    的瞬间,他脑海里轰然浮现一个无比自私的想法。

    要是、要是他没有结扎......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