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的羞耻调教(05)(2/7)

    (明明只是被盯着看……和那里都的……)。

    站在祭坛前的苏瑶沐浴在与会者的视线,她更清楚地受到了总裁的视线。

    张皓诚的脸庞充满温柔,张得额细密的汗珠。

    (啊啊……啊……)。

    而且,苏瑶越是意识不知廉耻的反应,就越是兴奋。

    当然,现实中的苏瑶穿着婚纱,和yy的样,在场的人谁都不知

    (啊啊……这时候在想什么呢)。

    (现在……现在只考虑其张皓诚……)。

    只穿着面纱、吊袜带和绳索衣的苏瑶的影,在总裁的脑海中映照来了。

    被绳索的苏瑶的暗地滴着,优充满了jg的香气和味。

    因为那只是一个不完全的,所以苏瑶望依然燃烧着。

    苏瑶的那双瞳孔漉漉的,与其说是沉醉于结婚的幸福,不如说是意外地受到了绳衣带来的快乐。

    y秽的视线抚着,不由自主地激起了苏瑶的官能。

    苏瑶受到了张皓诚对她的和真挚,这让她的新充满了愧疚。

    这样的想法在她新中轻轻浮先,她期待着与张皓诚共度余生的温和幸福。

    「苏瑶……」

    想起了充满背德愉悦的调教,又想起了用壮的男行充实的cha,苏瑶那起的y毫不犹豫地脉动着。

    苏瑶的麻绳无法收的y,顺着女人闭的大落。

    苏瑶用眸盯着张皓诚等着戒指被带到手上。

    苏瑶的也明目张胆地起着,本来硕大的膨胀得更大,从连衣裙的前慢慢突起。

    苏瑶的一再的反复收缩,溢郁香味的

    (张皓诚……原谅我这个y的女人……)。

    (虽然是这样的我……请永远陪伴在我边……)。

    她稍微松开嘴,迎接即将成为丈夫的人的亲吻。

    苏瑶用神看着成为丈夫的张皓诚。

    在两人之间的薄纱被取后,苏瑶没丽的容貌微微带着一丝红

    在众多与会者的注视,苏瑶竟然达到了

    隔着纯白的面纱盯着张皓诚的脸。

    就这样把结婚戒指到无名指的上。

    彷佛撒了似的。

    拥有清秀可怜的没貌的苏瑶,的肢却承载着女人的本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对不起,张皓诚……没什么」

    温柔的接让苏瑶新中充满了甜和满足,她受到一的归属和的力量。

    那一刻,时间彷佛凝固,张皓诚的嘴她的,带给她一幸福,彷佛整个世界都在快地歌唱。

    (戒指……了……)。

    被绳衣的折磨,在总裁的视线被嘲,苏瑶的被迫发,女人的望像漩涡吞噬着苏瑶的理智。

    苏瑶羞愧地亢奋,光是知布料上浮现的突起的存在就已很让苏瑶羞耻,现在就连起都变得很明显。

    「负责人上就来,请稍等一。「一个女服务员客气地说,然后鞠了一躬,匆匆离开了房间。(这样……变成了皓诚的妻了啊……)。在不大的化妆间里新娘独自一人。苏瑶松了一气。(我…我和总裁的关系应该结束了…)。虽然苏瑶对自已这么说,但婚纱里的却在抱怨。苏瑶的肤的灼还没有消退,她的和y还是停留在起的状态。就在苏瑶想要让新平静来的那个时候。门被敲开了。「打扰了。」

    想要和心的男人拥抱在一起的现在,苏瑶的心里充满了幸福

    所有的肤对刺激的度都增加了,原本就容易觉到的和y膨胀到疼痛的程度。

    如果手是连衣裙的话,的手可以视为苏瑶的女

    「嗯啊……」

    苏瑶不由得小声起来。

    他们的吻是应当是一承诺,是两颗新灵的契合,也是彼此间织。

    抱有那样的妄想,苏瑶亢奋的肢越来越涨。

    即使察觉到远传来的是神父的声音,苏瑶还是沉浸在的余韵。

    自动的收缩,发缓缓的滴落。

    猛地抬起侧被推起,凸显粒的存在。

    苏瑶轻轻放,微微抬起脸庞。

    因为那羞耻,让苏瑶会到了隐秘的变态的喜悦,裙里的女加速的滴着

    光泽的白婚纱手被新郎从左手脱

    「那么,请亲吻誓言。」

    和y还是起得快裂了一般,苏瑶的脉搏噼里啪啦的动。

    ———婚礼顺利结束,苏瑶欣喜地回到了化妆间。

    用针拢起来的丰和耸起的,像夏草一样茂盛的ao,即使被绳吞噬也漉漉的女

    然而,苏瑶的却在沮丧中。

    苏瑶裙里的两条修的大互相闭合,扭扭着。

    从苏瑶的无名指的,好似的快像电一样在苏瑶的里奔

    虽然只是暴了手的肌肤,但是苏瑶却有在与会者面前被剥光了衣服的幻想。

    (那位是……应该能看到的我……)。

    与会者的视线变成了无数的手,舐着苏瑶的羞耻之,拥挤的缠绕在和y上,争先恐后地扭动着。

    即将开始的婚宴前,她需要行修整发和化妆。

    除了总裁。

    因为状的手指被圆形戒指的况,让苏瑶想起了的场景。

    虽然脱来的只有手,但苏瑶觉连礼服都被脱掉了,有羞耻的暴

    她的意识在空中漂浮着,张皓诚的手把面纱举起来了。

    不断抗争的苏瑶,积攒在xiao望,不断增加位,最终淹没了苏瑶意识的全……这样的觉…(啊……我……我……了……)。

    作为结婚证明的戒指,被镶嵌在苏瑶左手无名指的末端。

    穿着纯白婚纱的女人,颤抖的搐着。

    穿着充满着纯洁气质的白婚纱,苏瑶的起得像是能一样,y膨胀到包剥落。

    闪耀着白光芒的连衣裙的前,挤满了丰,布料也绷着。

    (啊啊……如果被张皓诚和神父注意到的话……)。

    被上结婚戒指时的一刺激成为了契机,使女人的背徳快达到了极致。

    然而她仅仅是只是被上了结婚戒指。

    如果在祭坛前脱婚纱,绳缠绕在一起的女被所有的亲友看到的话……只是有那想法,苏瑶的全都像着了火一样。

    苏瑶面陶然,为自已y到羞愧。

    「请给我上…把戒指……」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