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主2【窒息play,子gong责罚,chu手play】(1/2)

    陆瑾清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就觉得一阵腥风袭来,随着陆瑾明短促的一声尖叫,那截植条飞速的探来,朵带着粘腻的迅速绽开,在陆瑾明的双之间真正的开起一朵艳红的。层层叠叠的上布满密密麻麻的凸起,纤丝轻柔的浮动,接着这朵飞速的贴上陆瑾清的双,掩住他的鼻息,丝探腔,轻飘飘的玩着陆瑾清的腔,引起阵阵瘙,陆瑾明被幼弟的呜咽声唤起,他能觉到女似乎被糙的打开,忍着酥麻的腰抬起上半

    纵使贵为郎月阁阁主的陆瑾明也被这样诡诞的场景惊呆了,幼弟面上地贴着一朵艳红的鲜,青年凌了黑发,被迫昂起白皙的脖颈,脖颈上还有明显的凸起,似乎有些东西在里面肆意撞击,而那朵诡异的红连接着条,自己的

    这是血魂,郎月阁的镇阁之宝。

    如果只是普通的植,不是陆瑾明还是陆瑾清都可以随手将这东西,但是血魂转的满是无药可医的剧毒,之即死。陆瑾明撑着双微微后退,他不敢用力拉扯,生怕血魂断裂让他兄弟二人一起死在床上。

    可是血魂条像是不断一样,陆瑾明能觉到随着自己的动作更多的条被来,反倒是他自己,被磨得缩

    两细细的条被扯动来,端还连接着同样艳红的朵。那两朵血魂像是刚刚睡醒一般,轻轻的晃动几之后顺着陆瑾明的小腹一路向上,冲着陆瑾明的两颗小小的绽开了,然后耸的双峰上。

    陆瑾明双一阵疼痛,接着孔被暴的撞开,纤细的的扎上的颗粒密密麻麻的上,从孔的隙中。初次被的快几乎冲散了陆瑾明的为数不多的神志,他涣散的眸胡的飘忽着,的甬有力的颤动,似乎很快就能再次迎来

    而陆瑾清被堵住鼻,为数不多的空气已经在肺消耗殆尽,他在窒息的极致快中徘徊许久,咙里丝的每一次戳刺都远比一场更加舒。直到前逐渐变黑,陆瑾清无法抑制的失禁来。他无力的弹动几,双之间哗啦的一大片在床铺上。

    陆瑾明涣散的神志被惊的凝聚了些许,幼弟因着自己生命垂危,他又惊又俱,但是被这东西了一天一夜,他真正面对这东西的时候反而极其冷静,甚至可以回忆这东西的各动作。

    “……你,是活的,对不对?”陆瑾明急促的问,他抬起手,骨节分明的手掌轻轻在的那条上动,果不其然,那条慢慢的僵住了:“你能听懂我说话,对吧?”

    这时候他反倒显几分阁主的气势:“你寄存在我这里面这么久,如此对待我的胞弟,是打算恩将仇报吗?”血魂听懂了他的话,它晃动着条,慢慢的张开了那朵罩在陆瑾清鼻上的,转过来对着陆瑾明,晃了晃细细的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不知为何,陆瑾明似乎从这诡异的上看些许可,他压心中那一丝绪,轻哼一声:“当年我用千金请人从清心山崖将你带回,一直以来从未怠慢,现在怎的离了土壤,在我上了。”他言语中还带着些不慎清晰的委屈,仍旧被不轻不重的责罚着,他的神已经被迫到了极致,连带着质问都带着一弱气。

    “从我去。”又被啄了一,陆瑾明却像是真的定了决心,双手都握住了正对自己的那朵条,一只手顺着条摸到漉漉的,双手一上一一起用力,似乎真的想把这东西来。

    血魂几分惊慌失措,两朵朵停了来,趁着陆瑾明意蔓延起来的一丝分神,那枝最壮的血魂急速收缩,快速的。只是血魂的智商远不及常人,它并没有条的位置收回,而是掉扎去,不仅没有回到原本温,反而扎了因为被而松的后门。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