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陨在渊1【指jian、xueneihan珠、ma上gaochao】(1/3)

    星陨躺回床上,只觉得四肢百骸都弥漫着火烧似的度。红糜的随着呼吞吐着剑柄,带来细微又痛苦的快仍旧于不应期,每一次都能带来一阵似的快。叠加起来的快近乎痛苦。

    理智被撕扯回笼,星陨忍耐着的刺激,张开双坐了起来。他垂,被靡的景惊得面发红。绵绵的搭在间,黑的剑柄缓慢地拖一层薄薄的,那还向外鼓动着,在主人的神中羞也似的缩,“啵”得一声将整个剑柄吐了来,剑柄摔在床上,发一声沉闷的声响。

    星陨伸手去抓黑剑,却因为上面而失了手。他抿住嘴,满心羞愧。

    他系在剑上的东西都不见了。除了代表师门标志的剑穗,还有初到山庄时庄主送的剑缑都消失了。

    而罪魁祸首,正在他间吐里仍旧麻麻,隐约还能觉到有些在小腹。星陨倒是真想如方才那样掉泪来。他门的时候将剑穗串了一颗木珠,是大师兄亲手磨制,伴他七年之久的贴。那颗珠只有拇指大小,只随着绳结翻动,一看过去怎么也找不来了。

    星陨弓着将手探到,将两手指绵绵的

    “唔……”拿不来,星陨低声呜咽了一声。他有些颤抖,虽说是在正经事,但他伸直了手指,脸也不自觉向间凑去,鼻息满是的气息。

    更何况手指只能轻轻碰到那些细绳,两手指被的夹在一起,一分开就会狠狠戳,隐约间甚至还能听见糜的声,弱的被刺激得收,那一小段绳彻底

    指贴着,再也不能一步。星陨被手指戳了腰。面上泛上红。只是此时他也顾不上呼之,他轻声吐息,平息着随着逗产生的酥麻酸楚。

    他无奈的将手指缓缓外撤,带一阵咕叽咕叽的声。

    “星陨少侠,您收拾妥当了吗?”

    敲门声猛地响起。门外传来车夫木讷的声音。全心都沉溺在这怪异事中的星陨打了个颤,原本缓慢外拉的手指一来,发一声响亮的声。星陨随手抓过被褥,挡住不堪目的,被暴拉扯的小不满的开合,混合着声和的碰撞。不过有着被褥阻挡,并没有像最初那样明显。

    屋外的车夫仍旧等着回应,星陨只觉得寂静的房间已经被自己声占据,他努力克制着声调,越发努力的缩,将的异包裹,那粒木珠似乎还在里面被卷着转了个旋,苏粘着动,引起阵阵动。星陨轻声起气来,原本冷漠的语调中莫名的带上一丝妖媚:“……等我一刻钟……呼……不必、必我的行李……嗯!我自己拿去。”

    那车夫也不是执拗之人,听了这话就应声离开了。

    待那脚步声远去,星陨像是失了力气一样倒在床上,一片,他几乎不知如何解释潋滟在间的光,方才有外人在场,虽然有一门之隔,相距甚远,可星陨仍旧觉得那车夫是就站在他床前,一双睛盯着自己被遮住的双,似乎要迫不及待的撑开双,用将那个彻底,更过分一,便是里那象征着宗门的剑穗心,连带着男人的一齐

    正因为这幻想,他越发觉到,连带着都隐约的起来,似乎被凌辱就能带来快似的。可他现在只有一刻钟时间将这里收拾净,纵使鼓鼓胀胀,他仍旧用帕将净。换上自己少有的那衣服。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