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1)

    beta是没有发期的,理我都懂。但是和钱懿和在一起的时候,我就都忘光了。自从第一次和他之后,就默认了每个月一次的事实。不知是我装得太好,还是怎么的,两个人也就打着哑谜蹭人家omega的发期。钱懿和会不会发我不知,我倒是很会。

    和他相亲的时候穿的还是裙,后来见的次数多了,晚上想他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最后都换成了松。毕竟我们Alpha还是要脸的,每次见到相亲对象都得太快,人家还不冷不的,搞得气氛怪尴尬的。我对他有望这件事,钱懿和知的还不算晚。我们陆陆续续见了几次,双方都觉得还不错,也就继续往着。

    虽然说是成年人了,钱懿和看着也不像会随便搞的样,平时镜,连睛都看不太清,也可能是我不敢仔细看他。能这么快就上床(其实也没多快,我也不快?),还得多亏看完文艺片后的一场雨。

    我好像没什么浪漫细胞,但是和暗恋的人看完晚场电影来,还没带伞的这件事,本浪漫了。还是在需要穿外的秋天。

    只记得路灯飘着的雨丝,还有灯光打来他的睫,带着一镜片反光的朦胧,到现在我还是觉得这段关系开始得很不真实。甚至忘记都说了啥了,钱懿和就牵着我,大概率是我牵着他去了附近的酒店,心照不宣地开了一间大床房。

    钱懿和在我之后洗的澡,我一房间就被赶去冲了,他仗着比我大了两岁,这时候都不Alpha、Beta之分了,明明是比他更好的素质,在他里却变成了淋雨会冒的小朋友。不过也是,我是磨蹭了,等发,钱懿和都穿上酒店浴袍躺好了。

    他总是不发,但那时候我刚知,注意力都在他发梢滴来的珠上,一滴一滴地,掉浴袍的隙里。

    钱懿和很白,我第一就能在人群里看到的那,疏离的玉石。我很早就发现了他,但是不敢凑近看,总觉得里的贪婪和会惊扰了池中的。但现在可以了,他摘了镜,安安静静地靠在床,一边刷着手机,边抬看我。

    我觉心都要停滞了,好像慢了很多拍,又急急地加快。假装镇定地走到床的另一边。

    他只是告诉我,今天淋的衣服都给酒店清洗烘了,明天一早就会拿回来。

    我说好。然后掀开被。我真的只是拎了个被角起来,钻了去。有时候怀疑我是不是个Alpha,脸得不像话了,好在他应该没看来。

    “你不发吗?”我凑近了问他,钱懿和真的好香。明明是一样的酒店浴,他的上就是有玫瑰味,我闻到了,觉浑都在发。说实在的,我的易期都没这么夸张。毕竟女Alpha在社会上还是占少数,abo平权社会了,ao多少都会打抑制剂。beta不用,所以钱懿和的香味虽然淡,但我闻得到,很好闻。

    他稍稍往后靠了靠,说忘了。然后钱懿和就起,走到浴室发,可能用不了五分钟?但是我坐在床上假装玩手机的等待时间,像是过了一个小时。

    钱懿和走回来的时候,脸也变红了。刚才的小块膛隐隐发红,我潜意识觉得是浴室里没散去的气蒸的,把他信息素的玫瑰味也扩散得彻底。

    他走到了我这边来关灯,留了一盏夜灯,和好像刚刚路灯神。

    我突然装不去了,扯住了他的衣角。他以为我有什么话想说,低应了一声,很温柔地凑了过来。

    于是在我吻上去的一秒眨了眨睛。他的嘴,还带着一牙膏的薄荷味,和我一样。我一咬他,从尖,到上颚。几乎没什么用力,因为钱懿和太好了,他就松着牙关把送过来,像是什么宽容的老师,在言传教一些学生不该的事。我不合时宜地想。

    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钱懿和半蹲着,和我在床边接吻。

    我被击中了。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