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难(lunjian/破chu/围观)(2/5)

    那些红的丝线突然从杜凌霜握着的那端开始冻结,眨间尽数变成了冰,线上的铃铛甚至维持着晃动的形态就顷刻被冰霜覆盖了。那几条丝线的另一段准确无误的全都由一人控制,那人张着嘴,来不及声便俨然变成了座冰雕。

    “嗤”,镖刃割破肤,溅血来,里面的机簧弹开,无数倒钩钉里,柏穆却没有觉到疼——杜凌霜用血之躯生生挡了那枚飞镖,他的左顿时血红一片。

    “啊啊啊——”惨叫声钻周鹜的耳朵里。“个便是你。”杜凌霜冷声

    “我不走!弟怎能留师尊一人……”

    即便周鹜准备充分,而杜凌霜负重伤还中了毒,他却依旧不敢疏忽大意,普天之,谁不知这傲雪剑的威名,以杜凌霜的实力,谁知毒要多久才会发作。

    可若是师尊去杀他,自己刚才就会死在那飞镖

    杜凌霜依旧神如常,低声:“那箭能破结界,就远不止一个金仙境的人,如今另个人已经暴位置,你可以离开了。”

    “师尊!”柏穆大喊。

    说罢,周鹜便一蹬着利爪的手鬼影般袭向柏穆。“呼”一声,柏穆被人拽着衣领提起来,杜凌霜脚真气护,鸿般落在丝线上。柏穆睁睁地看着切割过来的丝线越来越近,他被师尊扯着领避开,衣袂的一角瞬间变成碎片落在地上。

    杜凌霜避开周鹜挥过来的利爪,那副带着毒的玄铁指离他的双目只有分毫,断了他一缕墨发。他向后闪的同时抬脚运功,踏在鬼泣阵边缘的丝线上,此阵需要多人控阵,引着线的黑衣人有好几个因为这一脚吐鲜血。

    没用的。周鹜狠地想,论暗谁比得上宋氏,更何况这宋氏首徒已经到了金仙境,最后一枚飞镖认定目标后不见血是绝不会停的。

    “你竟用飞燕踏雪步来替这个废徒弟挡镖?”

    “留也是累赘。”杜凌霜神冷来,看的柏穆心一颤。他知师尊说的没错,以师尊的实力自己留在这里只会添,便急忙御剑飞行,想着赶快去告诉范师叔。

    宋氏本就擅于藏匿潜伏,逃遁周旋,却眨间被追了上来。好快的速度,他明明已经中了镖!

    柏穆早已说不话来,如果没有他,以师尊的修为完全可以用傲雪剑防住这飞镖,不,甚至更简单,直接取了那人首级便可。

    “你快些离开。”他神稍霁,侧过脸对旁的柏穆说,“明日正午备好茶再回来。”

    可他却像觉不到疼似的,连眉都没皱一,那些散发着气的丝线很快便蚀过真气割破他纤的手指,鲜血溢来,那些丝线像是有生命般蚕起他的血,很快便变成了红

    “未伤?”他平静的中多了丝诧异,“这些人都是你的手,难除了你自己,他们的命便不算命了么?”说罢,杜凌霜抬手,那些黑衣人畏惧的不由后退了几步。

    周鹜不可置信地开,但不等他回神,一旁竟传来了那宋氏首徒的哀嚎声。

    傲雪剑法锋芒极锐,需要用剑之人实力厚,兼天赋,悟与毅力,且限制繁多,非至寒之不可,非绝之人不可,对骨要求更甚,太魁梧,太瘦弱,都不可以。

    “还未伤敌便自损八百,杜凌霜,你够狠!”

    可还没等他离开百米远,三枚飞镖便向着他的方向袭来,柏穆尚且年轻,御剑之术还未修习通彻,只能勉躲过两枚,可见最后一枚定是防不住了。他闭上睛,却听“叮”一声,冰块与飞镖相撞,杜凌霜及时拦了这淬着毒的暗,但那飞镖竟绕了个弯,再次径直向柏穆飞去。

    周鹜说完,突然变了脸,只见杜凌霜一手提着柏穆,另只手握住了数跟丝线,即便他是仙君境,握住这么多鬼泣丝线也是致命的。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阵脚破,则尽数,杜凌霜松开血模糊的手,带着柏穆踏了这八方鬼泣。

    铮——傲雪剑,寒气竟比这簌离山的风雪更胜一筹。“本不想让你的血污了傲雪剑,但你破了我的衣服。”杜凌霜淡淡,那人只觉左一凉,竟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他这才惊觉自己的左已经与分离了。

    杜凌霜叹息一声,“ 宋氏暗传于你手,可惜了。”

    “别白费力气了。”周鹜嗤笑,“这线不可斩,不会断,就算控阵的人吐血而亡也很快会有人替,我倒要看看你何时力竭。”

    这阵法对布阵者本人不过是普通的丝线,对于阵中的目标却凶险异常,都是锋利的刀刃。师尊在躲避的同时又要对敌,更何况还要顾及自己,想到这,柏穆便羞愧不已。

    “或许放手一搏还有生机,可你这小徒弟嘛……可就要变成块喽!”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