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生病/回忆/xue里上药)(1/2)

    楚瑶再次见到这个病人时,是在半夜三更被人叫醒后。

    她正睡着,就听见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像是不开门就要闯来似的,“谁啊?!不要命了?”她忙不迭地穿上外衣,刚打开门就看见晋夜怀里抱着之前那个病人站在门

    “楚瑶,你胆不小,连我也敢骂了。”

    “尊主?!”楚瑶神一惊。

    “帮我看看他怎么了。”晋夜没有追究的意思,径直走去将怀里的人放在了床上。

    “我午正找他呢,就听说他被赵护法带走了,原来是尊主的意思。”楚瑶不知怀然的事,只当是晋夜让赵护法带走了床上的人。可这人刚醒来不久,如今却又昏迷不醒了。

    楚瑶摸上他的手腕,把了会脉之后突然用异样的光看向晋夜,神中透一丝难以置信。

    ……

    合散。

    还用了这么多。

    再看这人上,仅仅穿着单薄的亵衣,肤上还有被绳捆绑勒的红痕。

    此刻楚瑶已经脑补一整画本儿了——晋夜杀人时看上了某个仙门中的公,将他掳回来之后对方誓死不从,于是晋夜便用这手段制对方屈服。

    想不到尊主是这样的人。

    晋夜被她看的浑不自在,“他到底怎么了?”

    “尊主,你用药也就罢了,还用这么多烈的药。”

    “我没……算了,随你怎么想。”晋夜烦躁地回。

    “他昏迷了这么多天,怎么可能受得住?”

    “他昏迷了?”

    “是啊。伤的那么重,差就醒不过来了。”楚瑶困惑地回。

    “我走之前不还好好的。”还有力气瞪人呢。晋夜盯着床上皱着眉的杜凌霜,语气里有咬牙切齿的味。“以他的修为这伤算什么?”

    “还好他修为厚,不然早就死了好几次了。”楚瑶,“此人虽然修为甚却很脆弱,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而且奇怪的是,他修习的是至寒的仙法,骨血脉应该早已适应了寒凉,可他现在甚至控制不了的寒,只能任由其窜。”

    “这怎么可能。”晋夜不可思议地说。

    杜凌霜自幼修习傲雪剑法,十七岁便天仙境,要是骨平平早就被冻死了,还用得着现在?

    “尊主若是厌恶他,让他自生自灭就是,若是重视他,就不要再折磨他了,否则这一次次的,属今后怕是很难睡个好觉了。”楚瑶无奈,也不知尊主是怎么了,他们两个人的恩怨仇要来折磨她这个医师。

    调好药后,楚瑶回来将解药予了晋夜,晋夜开杜凌霜的嘴就要往里

    “诶——尊主,这不是服的!”楚瑶连忙制止。

    “那怎么办?”晋夜皱眉,困惑地抬

    “咳……当然是合散涂在哪儿解药就涂在哪儿啊。”

    “啧……”床边的人不耐烦将床上的人抱起来,转要走。

    “解了合散还不够。他寒,表却不退,要是上这温度耗完了,寒气直心脉会没命的。”楚瑶补充。

    晋夜停住了脚步。

    “这寒气源自他本本药石无医,只能缓和。尊主的真气至,用来驱散寒气再合适不过了。”

    怀里的人在发抖。

    的寒气让他冷得蜷起烧让仅剩的温度被表带走。杜凌霜到自己像赤浸泡在冰里一般,四肢已经僵住了。

    瓢泼大雨。

    竹叶被飞溅的雨打的劈啪作响。

    有谁快步走在前面,上玄的衣衫跟随意束起的发都被淋得透。

    “说了不需要!!!”

    砰一声,他在那人上方用仙力凝起的遮雨屏障被打破了,那双充满煞气的睛刀一样剜过来,玄衣男一把扯过他的手腕,拽着他继续向前走。

    “你疯够了没!”

    电闪雷鸣,剑光一闪,玄衣男的袖被划破了,混合着雨鲜红的血,啪嗒啪嗒混泥土间汇集的洼里,溅起红的涟漪。他手上的剑刃也染上了血迹,同样混着雨一滴滴坠落。

    “想再跟我打一架么,师尊?我当然迎你这么,如果你不在乎又要有多少生灵涂炭的话。”

    杜凌霜睡得并不安稳,依旧是眉锁的模样。晋夜突然想起很久之前,久到他快要怀疑那只是自己的幻想——那时的杜凌霜睡着后还是平和的,卸冰冷与不近人毫无防备的睡颜。

    怎么想起之前的事了。晋夜自嘲的勾起角,抬手将抱着的人扔到了他的床上。咚一声闷响,杜凌霜轻哼一声,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那一剑刺里的时候,晋夜死死盯着杜凌霜的睛,他攥着在外面的那截剑刃,希望从那双漆黑如夜的双眸中看见哪怕一丁的痛惜与后悔,就算是怜悯慌也好——可那里面什么都没有,比簌离山峰的雪,冰泉里的还要冷。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