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 (十)H(2/2)

    泠公还在的时候啊,陆重霜叹,那时候日可不好过,谁都看不起我。

    巫蛊案一旦事发,陆重霜必然会想除掉萧家以来削减夏家的势力。而萧家嗅到圣人动怒的气息,唯一能倚靠的,也只有夏鸢。

    屋静了片刻,陆重霜忽然问他:庚,你想晋王府吗?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

    真是被她算计到了,陆重霜慨。

    沈怀南听闻,拇指与指一,扇面合拢,了他勾起的角。

    侍大人,沈某从不轻许自己不到的事。

    再说,谁能回去呢?自欺欺人罢了。陆重霜搁笔,舒了气。天不早了,更衣吧。

    适才说了,泠公还在的那几年,我活得很落魄,谁都能来踩我一脚,我不喜。陆重霜接着说。驻守边关的两年太苦,你也知。至于在晋王府我每晚闭上,脑唯一的念就是想法对付陆照月和陆怜清,一刻不得放松。所以没有,我只往前看。

    与其拼了命的割自己的,讨圣人的心。

    他顺着话问:陛呢?

    夏鸢此番告归,用的便是探亲假。

    还歇在里,有禁军盯着,我能打探到的不多。

    陆重霜淡然:不一样,她是我的臣,君臣之间哪有不算计的。

    陛不生气吗?庚为她续上烛火。夏鸢这般算计您。

    不过,先前沈怀南的一番话算说到陆重霜心坎上。

    庚脱去大氅,在沈怀南对面坐

    夏鸢清楚,吴王陆怜清还活着,萧家来的莲雾公还是吴王的正君,有这关系,萧家是笔迟早要赔本的买卖。

    萧家的事盖棺定论了,他,你安的人,大理寺走程序帮你灭了

    事已经成了,真与假,是与非,她有足够的好,她没必要追究包括此事夏文宣究竟参与了多少。

    沈怀南声不动,帝君呢?

    沈怀南呵呵直笑。

    很客气了。

    天着,云影徘徊。

    期间,谁升谁贬,谁生谁死,她一概不手。

    但那时主人边只有我一个,能每日都跟在主人后,庚默默想。

    她称在地方上官的大女儿得了病,要去探亲,大抵是怕陆重霜真杀起萧家,牵连自己,脆远行。

    庚警惕地打量起周围,冷声:希望你清楚自己在什么。

    隔了三两日,坊间传吴王陆怜清要与其正君莲雾公和离的消息。吴王才生女,孩不足一岁,寻常再无的夫家也不会趁这档绑儿回去。可萧家态度决,宁可杀了莲雾公,也要悔掉这桩婚事。偌大的宅,人去楼空,莲雾公的那给孩的妆奁钱也被萧家卷走,据说吴王当场气倒。

    这时候,夏鸢只需面,稍稍摆一摆姿态,诱哄萧家人捐家产保命,莲雾公与吴王和离,便能借着萧家向陆重霜示弱,规避于家骤然倒台,夏氏独大带来的影响。

    真让人恶心,不是吗?夏文宣那个人。沈怀南抬起扇,掩住半张脸,可那双狭睛分明告诉旁人,他在笑。分明拥有那么多,还摆一副病恹恹的消沉模样,偏生圣人疼,待他与待我等截然不同······偶尔会想吧,要是他明日就暴毙该有多好,这样,大家在后的争斗,也会变得公平些。

    萧家为谢罪,动用了五十辆车,将诚意运到了夏家门前。单是其中一辆,就放了三十万亩良田的田契。而她们拿什么向圣人买的命,市井人不得而知,想来只多不少。

    这是你的想法。庚冷淡地驳斥一声。

    主人

    谁能想到呢?夏鸢算计起自己的亲儿,也一样的狠心。

    如此一来,萧家被杀了个七零八落,却还要激涕零地给夏鸢磕。而后里的那些个莺莺燕燕也会明白,与夏家来的帝君作对,只有绞死一个场。

    依照约定,你给我行方便,帮我坐上帝君的位置。我作为回报,会让圣人一个孩认你作义父。沈怀南的声音低了去,手中折扇微摇。除掉夏文宣,算你与我共同的目标不过您要是觉得承认的风险太大,我也愿替您担这个风险。

    庚一哑,帘低垂着摆正新燃的蜡烛,没了文。

    陆重霜沉了一会儿,摇摇:没有。

    刚,到陛征边庚慢慢答。那几年。

    沈念安听闻,暗地里调侃了句:果真,统天底的买卖,当属官最好。当了官,命都比乡间小人些。

    不如先摆足姿态闹一通,再顺带捧一捧萧家,令陆重霜误以为夏家人不识抬举,不得不在后疏远帝君。接着夏鸢指使自己送的沈怀南,帮衬着给萧才人迷魂汤,到他飘飘然了,再拉着夏文宣的手,用巫蛊案除掉萧才人。

    陆重霜展颜一笑,应是想到别的事,目光放远了。我是问,如果能回去,你想回到什么时候。

    峡州的碧涧茶,沈怀南听着庚的脚步声,,苦涩得很。

    寒去,霜降归。

    庚从收买的女官收到消息,依照他们的约定,私去见了沈怀南。

    又过几日,总算等到大理寺来说话,宣告了萧才人玩巫蛊之术的罪名,连同教唆的小侍,殿的仆役,统统判绞刑。随即话锋一转,说圣人念在萧才人年幼无知,加之帝君求,故罪不及孥,望萧家以此为戒。

    至于夏鸢遣人递来的信,是告假用的。

    庚愣了愣。

    得知此事稍迟些。

    他刚煮好茶,小啜饮着。

    大楚的官员,例,旬假十日休一日,夏至、腊日之类节庆与千秋节(皇帝生日),休一至三日不等,还有九日的婚假与两月的产假,每月可休两日的月事假,以及父母女在三千里以外者,每三年有一月的探亲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