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月倚孤城 (六)(2/2)

    的确,现在大家是蛮和气,可真到要起草奏议,去担吴王陆怜清去守皇陵的罪的时候,怕又个个唯恐避之不及,你推我,我推你。

    陆怜清说什么了?她问。

    沈念安自认为是个差不多的官,面上不多笑,事中庸。她不似夏鸢,没靠山,不能一昧阿谀,亦不能一昧刚直,故而这么些年来,一步步从地方官到大楚的侍中令,她事事到为止,差不多便算。

    她的意见还算公,众人嗡嗡几声,与平日要好的同僚耳语几句,不一会儿,便拿起筷吃没结束的饭。李柚嫌屋里闷,借去,弦看她去,也跟着她一起到外风。二人凭栏远望,愁云惨淡,灰沉沉的天幕压在

    她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哀痛地端坐位,同满朝文武讲前朝如何亡国,说大楚如何建朝,自己的先辈又是如何殚竭力,让大楚百姓安居乐业。引经据典,浩浩汤汤,天兴亡的理,似要全在今日同她们讲尽。

    一人拿定主意,当夜挑灯将提请吴王代圣人尽孝的奏议拟好,请沈宰相亲押呈。葶女官将奏议收,转给圣人,拿到手,陆重霜一一看过,没吭声,吊着外那帮大臣。

    话说你在地方的时候,和圣人见过,是吧,弦转,看向她,你觉得圣人,如何?

    传话的小婢带着牌一路跑平康坊肆,屋烤着火,李柚请去吃饭的官员们还没结束,一面切着羊羔,一面闲谈。先帝驾崩,天缟素,她们也连带着不能饮酒听曲,着素裳的貌,娴静地给各位贵人布菜。

    不知是谁先咳嗽一声,打破了室的沉静。

    李柚:你就这么想吧,至少守陵这件事,我们只能这么办。

    葶满意地,领后的军娘府。

    忽而有人轻轻笑了声,执起筷去夹羊羔:夏宰相探亲去,再赶也要七八日,我们还是要先活过这七八日。语落,筷箸与瓷碗相碰,脆脆的响。

    葶冷着脸,抚平衣襟,向后同行的龙武军使了个,叫她们将娘与吴王的小女一同带回去。

    陛圣明!不知是真是假的赞颂之声,排山倒海般涌来。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

    陆怜清匍匐在地,指着绢黄纸作的敕旨一字字读。

    风一阵一阵迎面,她拢了拢衣领,觉透骨的寒。

    李柚最先瞧见那传话的小婢,挥手叫她屋。

    沈宰相这是击鼓传了,另一人顺着那声咳嗽的余韵,开了

    既然如此,不必署名,是大理寺卿弦说话,每人一份,全混在一起,让沈宰相亲押

    什么?陆怜清不敢信,意识反问。

    读完,陆重霜悲切:言有穷而不可终,先帝驾崩,朕方知母女之,岂是外所能断绝。本想去先帝陵前尽孝,以来弥补昔日过错。但正如诸卿所言,国不可一日无君,既然如此,便随了尔等的心意,请吴王代朕尽孝,替朕去陵前告先帝的在天之灵。但阿姊膝还有一位年幼的女儿,让她随母亲守陵,朕于心不忍。还请诸位卿容朕徇私,将那亲外甥女接,亲自抚养。

    陆怜清因路上饿了三日,弱,正歇在屋。一旁是府娘,娘怀中抱着她还未足岁的女。

    葶缓步而,扫过屈膝行礼的娘与怀中啼哭不止的女婴,又对床榻之上的陆怜清行完礼,直起腰,:婢奉旨前来,请吴王接旨。

    等再度上朝,陆重霜斩衰在麻束发,叫葶上前念了一篇哀悼鸾和帝的祭文。念完,先哭,哭得梨带雨,声声凄切不可闻,说自己是如何不孝,愧对先帝生养之恩。她使劲哭了会儿,才在一声声圣人节哀中,脱力般暂歇

    那起明晃晃写着门二字,末端,宣者、奉者、行者一一在列。

    鸾和帝不听政事,她便不说,只是在夏鸢同于雁璃冲突时,来当折中的那个,吊着百姓们的一气。凤泽帝勤政,她便多说,只是陆重霜并非仁君,多少邪、杀于家、压萧家,如今又要把吴王赶去皇陵。这样的人,要么开创千古盛世,要么沦为亡国之君。

    说罢,她扑通一声跪,连磕了两个响,使的气力喊一声:谢陛成全!怜清叩谢圣恩!

    不多久,陆重霜抬手,命葶把奏议送上来,又是一篇篇牍。

    此话一,屋再度陷死寂。

    一些不知的臣有所怀,也掩着袖呜呜哭起来。沈念安在前,劝也不是、哭也不是,其余宰相心里七上八,伸等圣人拿刀,将她们呈上去的奏议当切。

    哐哐一阵响后,府的女婢前来启门,见门外兵,吓得一抖,正要转回去禀报陆怜清,先一步被葶的女官捂住嘴,拖到门外。

    杀母,杀姊,还要抢我的孩陆怜清冷笑两声,忽而站起,颤抖的手拽住葶的衣领,她急促的呼几乎要洒在葶的面颊,一字一句都咬着牙。你这狗才,回去告诉陆重霜,我陆怜清会好好活着,活到看她遭报应的那天!

    诏书如右,请奉。葶冷冰冰重复着最末命符般的字句,,吴王殿,请吧。

    陆怜清发着抖,在眩中勉听完,心里仍是不敢信,落地便要去抢来看。葶不避,手一松,那敕旨轻飘飘落地。

    她既然已经见过圣人,想必心里有谱,又一人,一起至少比一人容易。

    咒我遭报应?陆重霜轻慢一笑。她也

    葶不理,双手展开敕旨,开始宣旨。门

    她听外隐约传来几声急促的叫喊,一秒,卧房门被砰得推开,怀中的女婴被这声响惊醒,吓得哇哇大哭。

    听来你像是在劝我一定要顺圣人的意思。弦也笑。

    说的轻松,到时候谁起奏议,又以谁的名送?某个声音低低念叨,可屋太静,再低的呢喃都能分是谁。

    敕旨已递,人也转龙武军,葶收拾队列,回去向圣人述职。陆重霜了朝,在翻奏议,见葶来,轻声叫她把孩给侍从,再让侍从送去沈怀南殿

    葶犹豫了,老实答:吴王殿命婢转告您,她会好好活着,活到看您遭报应的那天。

    是啊,又一年,李柚轻轻笑,看着变了许多,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小婢一五一十将沈念安托她带的话复述过去,屋七八位贵人同时噤了声,十来只睛彼此望了望,又落到了前的碗筷。

    快冬了。

    葶当即接令,协同龙武军,亲自带女官到吴王府给陆怜清送旨。快加鞭赶到陆怜清住,府邸大门闭,葶也不糊,径直叫人撞门。

    沈念安思索着,拿不定主意。

    果决且执着,李柚答,凡她想的事,一定会到,不中途要付多少代价。